(全本阅读)最强天医

2020-06-30 18:04

第7章

何生这话出口,那个主治医生的手顿时悬在了空中。

对方是戴着口罩的,但当那双眼睛看过来的时候,何生能见到双眼睛里充满了慌张。

“你干什么!这里是抢救室!谁让你进来的?”一个医生朝着何生跑了过来,对着何生大喊着。

抢救室外面的几人也呆了,他们也没想到,何生走到门口就踹门,而且这一脚下去,大门直接都被踹变形了。

“何生!你干什么!”秦静急忙跑到何生面前,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何生。

“你跟我出来!”秦静一把抓住何生的手,想要将何生从抢救室里拽出去。

可是何生的身体动也没动一下,任凭秦静怎么用力,就是拽不动何生的身子。

“你们进来干什么!没看到我们在做抢救吗?”那个医生推了何生一把,大声的喊着。

何生冷笑了一声:“抢救?出血性脑卒中用针灸抢救?”

面前的医生摘下了口罩,用着惊讶的眼神看着何生:“你怎么知道是出血性脑卒中?”

病人送来的时候,医生初步诊断是脑中风,但在抢救过程中才发现,病人脑部已经有血块,是更为严重的出血性脑卒中。

现在病人已经昏迷,医生也没有出来汇报情况,这人是怎么知道病人的情况的?

何生瞪着那个戴口罩的主治医生,后者却将目光闪避开了。

“别抢救了,你们抢救不过来的。”何生开口说道:“都滚出去,我来!”

说完这话,何生朝着手术床走去。

刚走出两步,一道身影就拦在了何生的面前。

“何生,你想干什么!”秦宝军的大儿子秦海,挡在了何生的身前。

“老爷子的情况很特殊,这些医生抢救不过来的,只有我能救!”何生平静的说道。

“就你?你以为你是谁?你说救就能救?鬼知道你是不是想害我爸?出去!别耽误医生的抢救!”秦海对着何生大吼着。

一旁的秦林也走了过来:“何生啊,你别闹了,快跟我们出去吧!”

“何生你发什么神经呢?”秦静也骂了一句。

何生沉默不语,看了看四周,不少人都在盯着自己。

犹豫了一下,何生直直的看着那个主治医生。

“病床的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拿命赔!”

这话说完,何生转身走出了抢救室。

站在何生面前的医生急忙说道:“你们也快出去,别耽误我们抢救!”

秦海的脸色显得很是难看,何生刚才说的那句话,让他心头狠狠的震了一下。

这小子是怎么看出来的?

而且,他那话是对高磊说的,难道说,他已经知道高磊要动手脚?

“秦先生,你也先出去吧。”面前的医生推了推秦海。

“好...”秦海定了定神,也从抢救室走出来。

一家人从抢救室里出来,而何生已经被秦静拉到了角落里。

“何生,你干什么你?你想害死我爷爷吗?”秦静大声的喊道。

何生背贴墙壁,看着眼前的秦静,后者的眼神像是要杀人一样。

“我能救你爷爷。”何生脸色平静:“他们救不了。”

“呵!”秦静冷笑了一声:“你真以为你是什么?里面那个医生,是全江都市最好的脑科医生,就你?你连给他提鞋你都不配!”

何生沉了一口气,低着头没有说话。

“我告诉你,何生!如果我爷爷没抢救过来,我饶不了你!”说完这话,秦静转身离开。

何生重重的拍了拍脑门,心头郁闷无比。

刚才在门外的时候,何生就开了天眼,他主要想看看老爷子现在是什么状态,结果却发现里面的医生居然动用了针灸。

何生隐隐觉得不对劲,所以就直接踹门了。

等看清楚那个主治医生手里拿着的毫针的时候,何生就已经认定了对方是想害老爷子的命。

但如果自己执意要救老爷子的话,恐怕只能用强。

何生觉得,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所以他沉住了气。

至于老爷子的安危,何生只能想后招了。

“喂,小影。”秦静一走,何生就拨打了小影的电话。

“老板。”

“我让你从欧洲带回来的那些东西,你带了吗?”

“带回来了,在小鱼的店里。”电话那头的小影答道。

“去拿!那些东西有一个银色的皮箱,皮箱的密码是八个一,箱子里有一个黑色的盒子,把那个盒子拿到应康医院急诊科门口等我。”何生开口说道。

“明白,老板。”

“速度快点,我有可能有急用。”何生说道。

“是!”

挂了电话后,何生去洗手间里上了个厕所,等回来的时候,抢救室的门已经开了。

之前那个呵斥何生的医生刚从抢救室里走出来。

“病人的情况很严重,高医生还在对病人进行抢救,不过你们现在可以进去了...”医生摘下口罩,脸色沉重的说道。

“什么意思?我爷爷他...”

“病人送来的时候颅内就已经有大量出血了,再加上抢救的过程中你们还闹了这么一出,所以...应该是抢救不过来了。”

“不是说就只是脑中风吗?怎么会抢救不过来?”秦静很是激动的看着这个医生。

医生叹了一口气:“我们已经尽力了,如果高医生没办法,那我们就真的没办法了...”

几个医生陆陆续续从抢救室里出来,秦林也凑上前去询问情况。

倒是大儿子秦海,抢先小跑进了抢救室里。

抢救室里就剩下那位姓高的主治医生。

“怎么样?”秦海小声的问道。

高磊看了看抢救室的大门,见到没有人进来,他小声的说道:“放心,马上就断气了。”

“刚刚那小子什么来头?”高磊问道。

秦海看了看抢救室门口,随口答道:“不用管,就一个农村里来的野小子而已!”

“可是他看穿了我的手法,我那一针除了我师父之外,没人能看得出来有猫腻!”高磊答道。

“那怎么办?我爸要是去了,能调查出来这件事是我们做的吗?”

“如果这小子报警的话,警方可能会对尸体进行尸检,万一要是查出来了...”高磊的眉头拧了起来。

“要不这样,现在你爸还没断气,这小子不是说他能治吗?让这小子进来治!然后把锅都扣他身上,到时候,他想赖账都赖不掉!”高磊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阴险的笑容。

听得这话,秦海愣了一愣,额头上冒着冷汗。

高磊又补充道:“放心吧,普通人到你爸这种程度早就断气了,你爸能吊着一口气,这已经是极限了,不出十分钟,你爸就死定了!”

“这小子就算是个神仙,也绝对不可能救得活你爸!”高磊的眼神中闪过一抹狠色。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