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宠妻至上封太太一起拼四胎_流浪花猫

2020-06-30 18:02

现代言情小说《宠妻至上封太太一起拼四胎小说》正在连载中,由言情小说作家流浪花猫倾心创作而成的,对于主人公封九枭云卿卿之间的错乱复杂的感情描写的尤为深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在线阅读地址

《宠妻至上封太太一起拼四胎》精选章节

云卿卿没想到李院长的办事效率竟然这么快。

他已经帮自己办好了入职手续。

白崇到底有些心高气傲,冷冷道:

“云医生,院长临走前交代了,如果你对这间办公室不满意,可以去他的办公室。”

云卿卿看着这间用来储放模型的屋子,点头道:

“我看挺好的,帮我谢谢李院长。”

她空降到这家医院,享受副院长的待遇,恐怕早就引起了其他员工的不满。

如果再用院长的办公室,必然成为众矢之的。

“院长说您可以一星期坐诊一天,日期你来定。”

“院长还说什么了?”

白崇有些不甘心道:“他让我给你打下手。”

云卿卿笑了笑。

原来是觉得憋屈啊。

要知道以前在国外的时候多少名医大佬挤破头皮都想给她打下手呢。

看到她笑,白崇更觉得恼火,冷冷道:

“十点左右有一单预约,云医生准备一下。”

嚯,这么快就有病号找上门了。

云卿卿看了看时间,现在还来得及,她要去看看两个宝宝。

还未推开门,她便听到了糖宝的声音。

“哥哥,疼不疼,糖宝帮你呼呼。”

“一点也不疼。”

“那哥哥现在是不是身上充满了能量?”

“是啊,过不了多久,我就可以成为小超人了。”

“会像爹地一样守护地球吗?”

“会啊,也会守护糖宝跟妈咪。”

“可是糖宝不想让哥哥去守护地球,糖宝怕有一天哥哥会跟爹地一样再也不回来了。”

“糖宝,超人的责任很大喔,如果有一天哥哥真的回不来了,你一定要替我守护妈咪。”

他虽然在昏睡,可是有些话却迷迷糊糊的听了进去。

他已经病入膏肓了,随时都可能再也醒不过来。

“鱿宝不会的,妈妈一定会把你留在身边,让你健健康康的长大。”

云卿卿疾步走过去抱住了鱿宝。

这孩子太乖,乖得让她心疼。

“妈咪......”

“不许胡思乱想,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相信妈咪。”

鱿宝点了点头。

云卿卿牵住糖宝的手嘱咐道:“哥哥刚刚冲完能量,会有些累,糖宝就坐在这里乖乖的守着哥哥,好不好?”

“嗯,糖宝知道了。”

糖宝为鱿宝盖了盖毯子,看着兄妹俩和谐的画面,云卿卿的心里满是温暖。

这份温暖曾经照亮她黑暗的世界,指引着她踟蹰前行。

无论如何,她都会守住这份光。

看来那件事情必须尽快的提上日程。

一想到封九枭,云卿卿顿时觉得脑壳发胀。

她揉着太阳穴朝着办公室走去,却被人重重撞了一下。

“云卿卿,你怎么在这里?”

云卿卿抬眸望去,啧,真是冤家路窄啊,她在这里都能遇到云梦柔。

“关你屁事。”

她正要离开时,却被云梦柔攥住了手腕。

“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知道九哥要来医院,故意想在这里跟他制造偶遇?贱人,你少在这里白日做梦,从始至终,九哥爱的人只有我,就算你恢复了容颜又怎样?他根本对你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

“云梦柔,如果你有臆想症我建议你去看神经科。”

“你恐怕不知道吧,九哥一直对你厌恶至极,如果他知道了你的身份,恐怕会把你驱逐出境!”

看着云梦柔狰狞的面容,云卿卿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你就这么怕我留在炎都?还是说,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云梦柔的脸上露出一丝慌乱:“呵!我怎么可能怕你,我只是觉得你恶心。”

“既然我们相看两厌,那就离彼此远点。”

云卿卿无视她的聒噪,走进办公室。

云梦柔看了看办公室新挂的牌,又看了看手中的单子。

难道云卿卿就是那个神医圣手?

嗤,怎么可能?

虽然她知道云卿卿在乡下跟着她那个做赤脚医生的姥姥学了点小把戏,但绝不可能有这么高的医学造诣。

她恐怕是这里的护工,或者临时医护人员。

“嗤,你还有脸进这间办公室,同样是姓云的,怎么差别这么大?”

“你说什么?”

“看来你还不知道这间办公室的主人是神医圣手云淡,我听说她跟你差不多的年纪,啧......人比人吓死人啊。”

办公室里的两个小护士像是看智障的眼神欣赏着云梦柔。

这人眼瞎啊,神医圣手云淡医生就站在她面前啊。

云卿卿笑得恣意:“你是说,你预约的医生是云淡?”

云梦柔高傲的抬起下巴:“当然,我可是花十万块买下了这个预约号,据说是云淡医生在洛城的第一单生意。”

嘶......难怪李老头给她的待遇那么好,一个单号就十万,够黑心的。

不过对付云梦柔这种黑心货就该狠一点。

“喔......听你的语气,你好像对云淡医生很崇拜?”

“当然,她可是医学界的神医圣手,像你这种人恐怕只有仰望的份了。”

此时封九枭赶来,云梦柔立刻收敛,变成一副乖巧的模样。

云卿卿微微皱眉:“他就是今天的病人?”

云梦柔白了她一眼:

“这种事情不是你该问的,最好现在就把云淡医生请来,我们九哥可是分分钟进账数亿,怎能把时间浪费在一个小喽啰的身上。”

“我坐诊时,不希望有第三个人在场。”

小护士们意领神会,立刻架着云梦柔出去。

“喂,你们干什么,我们预约的人是云淡医生!”

“女士,请您不要无理取闹了,云淡医生正在为您朋友问诊。”

云梦柔一脸懵:“你们什么意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