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重生豪门:沈少的替身新娘

2020-06-30 15:09

明熙月冷笑着,从地上捡起明洁心的衣服,慢条斯理地掸掉灰尘,这才给她穿上。

“现在骂我卑鄙,还为时尚早。”

明熙月勾了勾唇,笑容只让明洁心觉得分外瘆人:“等明天你火了,再骂我也不迟,我也好过来凑个热闹。”

明洁心气得红唇直抖,手脚的力气虽然在逐渐恢复,但却依然没办法站起来撕了这贱货。

两人正僵持着,那边突然传来汽车的引擎声,汽车的车灯格外的亮,明熙月抬手遮住眼睛,看到那辆车在路边停了下来,一个男人下了车,朝着她们的方向走了过来。

自从明熙月把车开走之后,沈清鹤立刻调查了汽车定位,发现她把车子停在了这里之后,他驱车一路追到了这里。

才刚抵达,就看到了这一幕。

发现来者是沈清鹤时,明洁心仿佛见到了从天而降的救兵,激动得要死。

“小舅舅,你终于来了,快救救我!”

明洁心从地上爬起来,踉踉跄跄走到沈清鹤身边,挽住他的胳膊哭诉。

“明熙月她疯了,大晚上把我带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她想杀了我!小舅舅……小舅舅你一定要帮我!”

看沈清鹤的样子,应该是还不知道他们俩的事情跟她有关系,索性明洁心就装可怜到底了。

明熙月就安静地站在旁侧,晚风席卷过她额前的发丝,她冷冷盯着面前做戏的家伙,嘴角的笑意,渗出几分嗜血的味道。

沈清鹤既然都找到这里来了,还能信她这些鬼话?

果然,下一秒,沈清鹤不动声色避开明洁心的手,眉眼冷清地看着她。

“不用哭了,你做的什么事我都知道,不然我会来这种地方救你?”

他的语气和明熙月如出一辙,都带着冷冽威胁的意味。

“今晚回家就把这件事解决了,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你做的这些事情,会不会被你那位正在国外开会的老爹知道。”

此话一出,明洁心瞬间慌了。

她堂堂明家二小姐,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忌惮自己那位威慑力十足的老爸。

如果真的让他知道了,腿打断都是小事。

见明洁心不再作声,沈清鹤才满意地回头,看向明熙月:“出医院为什么不打招呼?”

明熙月收敛了思绪,对上沈清鹤清冷的一双眸子,笑得极其天真无害:“有人忙着给我找麻烦,我当然得第一时间解决了这个麻烦才行。”

“你还真的是……冲动。”

沈清鹤有些无奈,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开车撞人,还跑来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胆子未免也太大了些。

“只要能达到目的,过程都不重要。”

明熙月视线略过明洁心那张惨白的脸,微微一笑,直接上了沈清鹤的车。

明洁心跟在后面,脸上流露出一丝狠戾和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

车子停在明家门口时,明熙月热心地把明洁心送下了车,离别前,她若无其事地凑到明洁心身边,笑得无害。

“今天只是个小惩大诫,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否则,我手机里那些有料的照片,说不定就‘一不小心’泄露出去了。”

明洁心的脸色铁青:“明熙月,你别太过分!”

明熙月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等重新上了沈清鹤的车后,明熙月笑意盈盈地冲着外面的人摆手,俨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转眼间车子已经没了影,明洁心站在大宅门外,气得红唇直哆嗦。

家里养的萨摩耶听到外面的动静,跑了出来,开心地拱着明洁心,欢喜得不行。

明洁心一脚狠狠把它踹开:“滚!”

萨摩耶滑出去好远,疼得汪汪直叫,明洁心捏紧拳头,满眼阴狠。

明熙月,你这贱人!

注意到身后那个气急败坏的身影,明熙月心情极好,半倚着车窗,闭上眼睛假寐。

半晌,身畔传来沈清鹤清冷的语调:“一段时间没见,你的变化很大。”

昔日青涩得咬一口都嫌酸的小女孩,单纯软糯,一眼看去毫无心机,只让人想要好好保护着。

而如今,她好像成了一只满身是刺的刺猬。

张牙舞爪,睚眦必报。

明熙月知道他意有所指,弯了弯唇,淡淡地回应:“人哪儿有一成不变的?年龄在增长,头脑也务必变得发达。”

“否则,你真以为我继续做小白兔,在明家这样的家庭里,不会被生吞活剥了么?”

明熙月的话不无道理,沈清鹤听完,沉默片刻,才轻声地附和了一句:“如果改变能让你保护好自己,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小舅舅很高兴看到你能有所进步。”

闻言,明熙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她难得近距离看沈清鹤这张脸,侧颜沉静,棱角分明,五官都精致而立体,仿佛时上天最独具匠心的作品。

还挺耐看的。

不过……

明熙月觉得有点奇怪,是因为身体里原主残存的意识么?分明她之前从未见过沈清鹤,却有种相识已久的错觉。

沈清鹤把明熙月送回了病房,还加派了保护她的人手。

“好好养伤,不要再乱跑了。”

临走前,他再三叮嘱。

明熙月都一一点头应好,对于这个小舅舅,她是没什么坏心的。

沈清鹤回到家里时,已然深夜。

客厅里白色的灯光显得冷清,往里走两步,路过茶几,一个黑天鹅绒制的高档礼盒,赫然映入他的眼帘。

旁边是佣人留的字条,说礼盒是下午刚送来的。

沈清鹤的心口忽的一滞,盯着盒子沉默了半晌后,才缓缓打开。

慢慢的,只见一条极其璀璨耀眼的项链,材质肉眼可见的顶尖,而项链上方的吊坠,是一颗色泽晶莹剔透的钻石。

他拿起钻石,如同捧获至宝,将它紧紧地贴在心口的位置。

这是他费了很大的功夫,才叫人将她的骨灰炼成了这颗钻石,以后都会贴身藏着,是不是下半辈子,他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黑夜里,温热的眼泪落在钻石上,闪耀着点点光芒,男人孤寂的身影被灯光拉得颀长……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