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重生之鉴宝神瞳

2020-06-30 15:07

第五章被误解

“爸,我没有,那一百万是我卖古董赚的!”路垚慌忙解释道。

若是再不说实话,还不知道自己要被老头子打多久呢。

“放屁!!”

路封气呼呼的又是一巴掌甩在路垚的脸上。

**辣的疼,差点让路垚有暴走的冲动。

“你才多大,你会玩个屁的古董!”

古董那可都是有钱人玩的,他一个刚毕业的年轻人,先不说钱财跟不上,就是那一个古董放在他眼前,是真是假,他都不一定能分的清。

像这样的鬼话,路封压根连信都懒得信。

“爸,那些钱真的是卖古董的钱!”路垚见到路封准备再次进行爱的教育,慌忙的爬起来躲到墙角,焦急万分的解释道,“你要是不信,你可以打电话给古董街的易贞易老!”

“真的是你卖古董赚的?”

路封打量着路垚满眼坚定,有点不确定的问道。

“爸,我骗你干什么,这是易老的电话,你可以问问。”

路垚哭丧着脸,将手机中易贞的电话号码亮给路封。

后者斜眼瞥了一眼路垚,撇撇嘴不悦道,“你早拿出来,哪会有这么多的事。”

路垚:......

大哥,你给我机会了吗?

进门三分钟,就毒打两次,这是人干的事吗?

路垚揉着**辣生疼的脸和腰背,心里那是郁闷到了极点。

正在这时,路封阴沉着脸,上来就是一巴掌再次甩在路垚的脸上。

路垚:......

“爸,你怎么又打我?!”

路垚严重怀疑,眼前这个人不是自己的老爸。

哪有对自己儿子一天三顿打的,关键现在一天还没有过完呢。

“你个败家玩意,那慈禧日明珠那么值钱,你三百万就卖了,你说说你该不该打!”

慈禧日明珠,价值连城,多少的达官显贵之人想要获得这日明珠。

可路垚好,五百万就给卖了。

“我......”

路垚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天天念书,脑子都给念傻了。”

路封气呼呼的扬手就要对路垚再次进行一场别开生面的爱的教育。

“等等!”

路垚焦急喊道。

“怎么了?”路封一脸不解。

“怎么了?”

路垚冷冷一笑,慢慢挺直腰杆,双眼咄咄逼人的盯着路封,“爸,你不应该解释下那一百万是怎么回事吗?”

家里做小本买卖,就是进货存货再用钱,也不可能动用到一百万那么多。

那一百万绝对是有猫腻。

“这个......嘿嘿......儿子,饿了吧,爸给你做饭。”

路封打着哈哈,脚底抹油的就要溜走。

可是路垚怎么可能让他就这样跑掉,一把拽住后者的臂膀,威胁道,“你要是不说,我就把这事告诉我妈,再让胖头鱼过来作证!”

“别!千万别!!”

路封慌了。

这要是让自己婆娘知道,那可就不是抓花脸那么简单,甚至还可能要跟自己离婚。

“儿子,就别问了,爸给你做饭。”

当时,也是一时失足,才酿成如此大错。

见到路封还不打算如实相告,路垚鼻息发出一声冷哼,转而就要拨打母亲的电话。

“儿子,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路封无语的白了路垚一眼,转而将这一百万的前因后果从头说了一遍。

原来,路封心血来潮去赌石街溜达一圈。

一刀穷,一刀富。

再加上赌石街上时不时有人爆浆,看的路封心动不已。

一时间,路封也就着了魔,连开两个。

可是这两个下去,却是什么都没有。

气急败坏的他,头脑一热,就向着赌石店的老板借了一百万,希望一刀回本。

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直到最后一刀下去,别说是爆浆了,连一点绿都没有。

“儿子,你别告诉你妈,你知道的,你妈要是知道我输了一百万,肯定要把家拆了。”路封苦着脸,诚挚的恳求道。

此时的路封也是异常后悔。

赌石本就是风险极高的事,自己却还搭钱进去。

路垚笑笑。

“爸,走。”

“去哪?”

路封不解的看着路垚。

“赌石街!”

有个人说的好,在哪跌倒就要在哪爬起来。

“儿子,别去了,那地方水深的很,不是我们能去的。”路封摆摆手拒绝。

一百万就这么没了,这给谁心里都是难受。但是他们本就是门外汉,不懂里面门道,去那里无疑就是送钱的。

“放心,老爸,这次保证你把一百万赚回来!”路垚拍着胸脯自信道。

自己可是有系统的人。

开挂外加透视眼,这要是还搭进一百万,自己真的是白重生了。

“儿子,我......”

路封还想拒绝,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路垚拽出了家门。

两个人一到小区门外,从门口打了辆出租车,呼啸直奔赌石街。

“儿子,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路封担忧的再次说道。

这里的赌石,动辄就是上千上万,成本太高。

以他们两个只懂毛皮技术,别说是把先前的一百万赚回来,就是能保本也已经不错了。

“爸,既来之则安之。”

路垚安慰道,“爸,现在我们挑一个?”

“你挑吧,我就不挑了。”路封摆摆手拒绝了。

先前的赌石给他心里留下了巨大而又不可磨灭的阴影,现在他是碰都不敢碰。

路垚无语的笑笑,打听了一下路封先前买赌石的店铺,两个人疾步走了过去。

那店老板见到路封,两眼一亮。

“老路,挑两块,今天这毛石都是新来的,好几个都开出了绿!”

路封白了一眼,显然是不相信他的话。

上一次也是这么说的,结果自己一个没开到,反而还搭进去一百来万。

“爸,既然老板这么说了,那我们就挑一个!”

路垚笑呵呵的上前一步,挑了一块毛石出来。

毛石都是没有任何打磨,里面是宝是废也只有剖开才知道。

也因为这个,毛石的价格便宜,而又充满更高的吸引力。

“好叻,老路,你也挑一个,权当我送你。”店老板张德灿再次吆喝道。

路封经过那次,在赌石街那是一开成名。

一百万的毛石,居然连一个绿都没开出来,真是衰神附体。

也因为那一次,张德灿也是大赚一笔。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