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初吻的前奏_楚洛墨林子然_梨笑笑

2020-06-30 12:02

初吻的前奏第7章

  时间尚早,她没有乘坐交通工具,也没有去什么名胜古迹,只是跟着导航,在酒店附近转了转。长相怪异的建筑,随处可见的小餐馆,形色匆匆的异国男女,处处在她眼中都是风景。

  她看着地图,找到超市,买了些日用品,去到酒店前台推荐的披萨店。

  她看着无图菜单犯了难,很多词在手机字典上根本查不到,只好求助店员:“有什么推荐的吗?”

  尽管她意大利语说得磕磕巴巴,可仍坚持要说,她觉得只有这样,店员才会高看她一眼,把地道的好东西推荐给她。

  店员很热情,嘟噜嘟噜地说了一大串。小沐专心地听着,不住点头,可事实上,她根本没听懂。课堂上学的意大利语和店员说的意大利语,好像根本不是一国语言。

  “OK,”她忍不住说了英语,马上又换成意大利语,“我要一张你最喜欢的披萨。”

  “真的吗?”店员惊讶得叫道,表情有些夸张,“希望你能喜欢。”

  这个表情有点奇怪啊,小沐心里犯了嘀咕,怎么看起来有点惊讶呢,她喜欢的披萨是什么味道的?她忍不住又问了一句。店员拼命地介绍,反反复复地强调披萨的馅料,制作工艺和使用的酱料,可小沐只听懂了pomodoro(西红柿)这一个词。

  她只得点头,“对,我就要这个,打包带走。”

  为了避免出师不利,小沐在回去的路上,又去了另一家披萨店,这家店的披萨都放在橱窗里,可以按块卖,她挑了几种不同味道的,每样一块。

  随处可见的冰淇淋店和甜品店吸引了她的目光,可她没有停留,她担心披萨凉了会影响口感,便一路小跑着回了酒店。

  进了房间,她去厨房拿了碗盘刀叉,将披萨放到盘子中,餐具餐巾摆好后,她才敲了昊贤的房门,叫他出来吃饭。

  昊贤身上还穿着白绒睡衣,看着一桌子的披萨,眼睛睁得大了些。“买了这么多?”

  “怕踩雷,多买几种,总有一款适合你。”

  昊贤看着桌上的餐具,疑惑地说:“吃披萨需要刀叉吗?”

  “不需要也得摆着,好看。”

  “多此一举。”

  你懂什么,这叫仪式感。小沐心中暗道,仪式感是最容易种下记忆点的方法,记忆点多,回忆就多,我们毕生追求的,不就是留在他人的回忆里嘛。

  昊贤用手撕了一块店员最爱披萨,吃了一口,看了一眼手上的披萨,又吃了一口。

  他吃披萨的样子真是性感啊,小沐心中感概着,长得好看的人真是干什么都好看。那抓着披萨的修长手指,那渐渐张开的红润嘴唇,就连咀嚼食物的样子也像油画一样美。

  可是她从他的脸上读不出任何情绪的信息,只得问道:“怎么样?好吃吗?”

  “还行,有点怪。”

  “怪?”小沐切下一块,塞进嘴里,口中顿时充满了番茄味。

  味道不一样的番茄,酸的,甜的,脆的,软的,太阳晒干的,制成蜜饯的,加上浓郁的番茄酱混合在一起,好像番茄们在打战,随着咀嚼,一会儿甜的胜过酸的,一会儿晒干的又赢了酱香的。全是番茄,却吃出了不同的旋律。

  她从没吃过这种味道的食物,这新奇感带来的冲击,让她终于意识此时正身处异国他乡,旅行中的美好正是由这些点滴意外组成的。

  她这时才明白,为什么店员说了那么多遍pomodoro,想来这张披萨的名字大概就是番茄胜会。

  “你要是吃不惯,再尝尝别的。”她递给昊贤一块绿油油的披萨,她记得这张的标注是芦笋。

  昊贤咬了一口,仍是面无表情。

  小沐问:“好吃吗?”

  “更怪。”

  “我这个还不错,有茄子、奶酪,很浓的橄榄味,还挺香的,要不你吃我这个。”

  小沐把盘子推过去。

  “有肉吗?”

  “你想吃带肉的吗?”小沐扫了一眼剩下的几块披萨,貌似都没有肉,她嘟囔道,“这边的披萨真奇怪,怎么都没有肉呢,难道披萨不是默认有肉的嘛。下次我一定买带肉的回来。”

  昊贤闷声吃着披萨,小沐又说:“也不能天天吃披萨,明天要是收工早,咱们去吃炸牛肚吧。那家店不光有炸牛肚,还有马肉刺身配西瓜。”

  昊贤皱着眉回道:“不吃。”

  “听着是有点奇怪,但越是奇怪的,我就越想尝尝,过了这村没这店儿啊,血淋淋的马肉配冰凉的西瓜,红对红,多有意思的组合啊。”

  “我回房了。”

  “刚吃饱就睡觉吗?出去晃晃吧。”

  昊贤没再回话,进了房间,关上门。

  又睡觉了吗?小沐看了一眼桌子,披萨还剩下很多,昊贤只吃了两块。她也没了胃口,把剩下的全部包好,扔进垃圾箱。虽然浪费食物让她心痛,可总不能让昊贤晚上吃剩菜吧。

  收拾好餐盘,她打开经纪人发来的资料,在房间里做功课。

  助理的工作并不复杂,说白了就是跟班,明星走到哪,助理跟到哪,需要做的是和合作方随时保持沟通,协助明星保质保量地完成工作。

  她一边看资料,一边标出上面有疑问的地方,看完又给合作方打了电话,明确这些问题。之后,她做了个表格,发到昊贤的微信上。

  她看看时间,换了衣服,戴上狐狸面具,坐到电脑前,虽然在异国他乡,直播还要继续。一天不直播,粉丝就会把你忘了,这是所有主播的宿命。

  小沐很早之前就已认定,和人生一样,只要坚持直播,任何主播都会得到关注,别管直播的内容是什么。只要坚持,总会剩下点什么,放弃则一无所有。

  提问:“男朋友劈腿,我要怎么报复他?”

  这样的问题,小沐实在不想回答,可这位粉丝连续刷屏,她又不能假装没看见,只好说:“活好你自己,就是对他最好的报复。赶紧分手,换下一个。”

  “可我不想分手,我咽不下这口气。”

  小沐说:“逞一时之气,伤害的是自己。人生很长,不要浪费时间。”

  提问:“我是男的,我喜欢一个男生,我们现在是很好的朋友,可我不确定他是不是喜欢我,我想告诉他,但下不了决心。大师,我该不该去表白?”

  “不要表白,不要表白,千万不要表白。你喜欢的人只要不是傻子,肯定能看出来,暗恋不被发现这种事只存在在影视剧里,现实生活中的人没有真傻的,只有装傻的。他肯定知道你喜欢他,不需要表白,爱不是靠说的,是靠做的,用你的行动证明你爱他。”

  小沐说得太投入,没听到敲门声,昊贤却听到了房里的动静,以为是她答应了,便推开门,走了进来。

  小沐激情四射地回答着粉丝的提问,完全没留意昊贤已经走到电脑前。他看着屏幕问道:“你在干什么呢?”

  昊贤的脸出现在了视频里,小沐这时才发现他。她想关掉摄像头,可已经来不及,留言区里的消息一波接一波地涌了出来,刷新之快,根本来不及看。

  “啊啊啊,是昊贤吗?”

  “天哪,昊贤怎么在这?”

  “这是彩蛋吗?”

  “你们是什么关系?”

  ……

  糟糕,小沐关了直播软件,抬头看着昊贤,“我在直播,你出镜了,怎么办?”

  昊贤倒是颇为冷静,“继续直播,说我是你请的嘉宾。”

  “可以吗?”

  “不然怎么办?”

  只能按他说的做了,小沐重新连线,“昊贤是我今天请到的嘉宾,你们有没有什么问题想问他的?”

  留言区再次炸了,小沐只得不停地摁住屏幕,以便能够看清留言。她挑了几个她感兴趣的问题,读了出来:“昊贤,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

  “都可以。”

  说了等于没说,小沐翻了个白眼,又说:“很多人问,你的初恋是什么时候?还记得吗?”

  “没有。”

  “没有?没有初恋吗?”

  “没有。”

  “难道你没谈过恋爱吗?怎么可能呢?”

  昊贤冷冷地说:“没有。”

  “天哪,我们的男神居然没谈过恋爱?你长得这么帅,不谈恋爱,不是暴殄天物嘛。”

  “还有什么问题吗?”

  “嗯~你爱吃什么?”

  这是小沐提的问题,她对食物有执念。

  昊贤想了想,回道:“姥姥做的菜。”

  小沐想起以前的访谈节目中,昊贤也提到过姥姥,却从来不谈及父母,主持人也有意避开和父母有关的问题。

  小沐继续问道:“你是和姥姥一起长大的吗?”

  “嗯。”

  “最后一个问题,还是关于爱情的,有没有遇到过让你动心的人?”

  “没有。”

  小沐庆幸自己带着面具,失望的表情不会被昊贤看到。她淡定地说:“那我们就一起祝福昊贤,希望他能早日体验到刻骨铭心的爱情。今天时间差不多了,我给最后一个提问的机会,我数到三,开始提问。1,2,3。”

  提问:“我暗恋了一位女士六十年,我可以向她求婚吗?”

  昊贤和小沐对望一眼,都倍感惊讶。六十年,暗恋六十年,这是什么概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