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免费读全文 误因习成小说

2020-06-30 12:02

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

推荐指数:10分

《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误因习成,是作者半世流离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穿越架空小说,已上架微小宝。​天生异瞳?被人视为不祥!看她一代药师,如何翻云覆雨。说好的嫁的是废柴!这哪里废柴,明明是最危险的那位!“女人,想逃?”某女“不逃,不逃。”正在某女认怂,准备爬墙时,却被逮个正着。某男戏谑一笑,打包带走……重振夫纲!

《异瞳庶女:四姑娘您悠着点》 贤王 免费试读

  想到这儿,误因微微蹙眉,从腰带里翻出一个小瓷瓶,趁着屋内的人不注意,弹了些瓶里的灰色粉末到颜老爷的茶盏里。

  这,就是误因的第一份小礼物,希望这不够格的‘老爹’会喜欢。

  至于颜夫人,误因暂且还看不出她是真良善还是太会伪装,等等也不迟。

  亲眼见着颜老爷将茶水喝下后,误因才又将斗笠上的轻纱放下,转而径直出了府。

  颜府的东西,除了银子,其余的她都嫌脏!

  也是老天开眼,她走了没两步,就有个病人落入眼帘。

  这人站在一座酒楼前,他身姿矫健,挺拔如松,八成是习武之人。

  但误因却看得出来,他双腿有疾,许是从前遗留下来的旧伤,没有得到根治,肯定总是复发。

  她眯了眯眼睛,双手抱胸越发细致地打量。

  这人端的倒是一副气宇轩昂的气派,难不成,这就是师父口中的尊贵人家了?

  肯定有钱!

  误因嘴唇一勾,大跨步走上前去,谁知还没近身,他就发觉了,偏头瞧了过来。

  这一瞧,让误因有些惊讶,这男人是见不得人么,怎么用铁面具遮住半张脸?

  不过,光看这露出来的右脸,就知道他极帅,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比师父还帅,活像是天上下凡的神仙。

  眉眼深邃,眸如星海,鼻梁也挺拔,脸型比师父画的那些美男图还要完美。

  “何人?”他嗓音低沉,怪好听的。

  误因清了清嗓子,道:“我是江湖游医,瞧你身体不适,想给你瞧瞧。”

  这男人目光微沉,紧盯着误因的斗笠,似乎想透过这两层薄纱看透她一般,又见她衣着朴素,身上倒还真是有些药香味儿,脸色好转了一丝。

  可他拒绝了,“不必。”

  “你放心,我不是那无甚本事还爱宰客的庸医,不会收你太多诊金的。”误因好不容易捡到一头肥羊,自然不肯轻易放过,“再说了,我虽不敢说自己有药到病除的本事,但你的双腿既然还能用,我就一定能将它们恢复个七八成,只是要多施几次针。”

  听了这话,男子眉心紧蹙,已然有些不耐,以他的身份,要什么神医找不到?

  只是心都枯了,还治这躯壳做什么?

  见他转身要走,误因连忙伸手将他拦住,“要不我白送你一回针灸,这总行了吧?”

  看上去也是个贵气逼人的公子,怎么还这般小气呢。

  “滚。”

  误因不言,只盯着这男人越发深沉的神色,忽而问道:“咦?你……是不是中毒了?”

  男子一怔,双眼如利箭般射向误因。

  误因丝毫不惧,还有层薄纱挡在面前呢,就算他眼里有刀子也伤不着她。

  可就在此时,一个年轻些的持剑侍卫冲出来,拔出利剑牢牢护在那男子身前,“你是何人?竟敢当街冒犯贤王,找死么?”

  贤王?

  误因抓了抓后脑勺,他就是贤王?自己未来的夫婿?

  真巧。

  既然是未来夫婿,怎么着也得先弄点零花钱用用。

  至于嫁不嫁的,当然两说。

  但这个侍卫……

  误因眼前一亮,斗笠上的薄纱也遮不住其中光芒,“我一介女子,他是男子,怎么冒犯他?我是见他双腿有疾,而且他双唇隐含青紫,瞳孔有浊,气息也不稳,想来是被人下了不少时日的毒,难道你就不关心吗?”

  侍卫身上的气势一泄,恨不能抓着误因的胳膊来问,“毒?爷中毒了!?”

  “究竟中了什么毒,要等我把过脉才能知道。”误因心中一喜,自己果然没猜错,这侍卫很紧张他主子的身体。

  贤王却只淡淡瞥了误因一眼,“习成,回府。”

  说完,这贤王就走向一旁的骏马,侍卫习成见状急了,忙不迭拦了过去,劝道:“爷,要不还是让这位姑娘看看吧?”

  “就是。”误因在一旁搭腔,“你看你都是个王爷了,要是年纪轻轻死于非命,多可惜呀?”

  习成脸色一沉,冲着误因喝道:“你闭嘴!做什么嘴巴上没个把门的竟敢咒咱们王爷,信不信我杀了你!”

  误因摸摸鼻子,为了赚点钱,忍了!

  贤王冷着脸翻身上马,一言不发地超前驶去。

  习成无奈,看向戴着斗笠的误因叹了一口气,他这位爷向来说一不二,就算是有个神仙站在面前要给他重塑金身,说不愿,就是不愿,谁也置喙不得。

  “哎?这就走了?”眼看着这主仆二人头也不回,误因二话不说飞身而起,一掌拍在贤王身下这马儿的马脖子上。

  贤王稳住受惊的马儿,伸手便拎住她的后衣领往前一掀,又旋身抽出习成的利剑直直刺向她的面门——

  她的腰肢软若无骨,有惊无险地避开这一剑,随后冲至贤王身侧,趁势抓住他的手腕搭脉,只短短一瞬,赶忙又退开好几步。

  误因抬眼望向贤王冷峻的双眸,忽然有些胆寒,这贤王果真杀伐果断,若不是她躲得快,现在该变成鬼了。

  眼看着这主仆又要冲上来,误因又是一退,急急道:“一言不合就开打,你可是当朝王爷,至于这么小心眼吗!?”

  贤王眼中的暴戾根本无从遮挡,仿佛下一秒就要拿去误因的小命一般。

  误因却不慌不忙得理了理身上的衣裳,十分没好气,“头痛疲乏失眠噩梦,你中了几条?视线可有受损,听力可曾弱化?瞧你武艺高强,应当还没到偶发四肢麻痹、精神紊乱的地步吧?”

  “倒有些本事。”贤王最近是觉着自己身上多有不适,但仅凭方才那短短一瞬的把脉,就能看出这许多来?

  误因笑了,锲而不舍地道:“方才并不是有心冒犯你的,可即便你将生死置之度外,也不希望多受一番折磨吧?如今你体内的毒素还能清除,若是再拖上几个月,你就该口齿不清,甚至行状疯傻、心悸痉挛而亡了。”

  贤王看了误因一会,转而将手中的利剑扔给习成,却道:“取些银两给她,回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