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福妻临门,医女巧当家

2020-06-29 21:04

“快盛一点起来。”

不等文氏说完,叶音就把葱蒜倒入锅里迅速的拨了两下,举手无措的看着文氏,“夫人,太迟了。”

文氏本想说她两句,可见她表情甚是无辜,只好摆摆手,痛心疾首道:“算了算了,以后注意些便是。”

“唉,谢谢夫人。”

厨房里的佐料不多,寻常见的也就葱姜蒜还有醋,油炸的葱香味爆出来整个厨房都飘着香味。宋氏边烧火边望着她做饭,从头到尾看了个仔细,心里满是疑惑。毕竟是自己养大的丫头,会什么不会什么她都了如指掌。

叶音油泼了个南瓜嫩叶,来了醋溜大白菜,又给谢景言蒸了个蛋羹。叶音想煮面条,文氏想喝面糊汤,叶音有点嫌弃,擀面条吃不好吗?面糊配不上自己炒的菜!

“还是我来吧,你可能不会。”

文氏卷起了衣袖,叶音说:“不是说好今晚我煮饭吗?夫人就去厅堂休息,看看我煮的好不好吃。”

“我怕你又浪费我粮食,本来就不多……你这丫头,别推我。”

叶音将她哄了出去,宋氏指着锅里,“烧干了,你准备做什么饭?谢夫人想吃面糊,你想吃面条……不如去问问小公子想吃什么。”

叶音叹了一声,锅里加了点水,转身出去。

文氏也闲不住,拿着鸡毛掸子刷着,回头看她出去,忙喊道:“你去哪儿?”

“问问夫、夫君想吃什么。”

神特么夫君,喊出口竟如此别扭。

文氏站在门口张张嘴没出声,还想着叶音有这个心,倒也难得。把他儿子放在首位,她十分欣慰。

屋子里点了亮,谢景言身上披着棉袄,手里拿着书籍,目不转睛的看着。许是听到了脚步声,才缓缓转过头就看叶音站在门口。

“有事?”他放下书侧身道。

叶音没进去,微笑着道:“就来问问你想吃面糊还是面条?”

以往都是文氏做什么他吃什么,叶音来征求他的意见多少有些诧异。至于面糊还是面条不都是面做的吗?倒也没什么区别。

面糊吃的多,反而没吃多少面条。他说:“面条吧。”

叶音眉开眼笑,“好,那就不打扰你看书了,我去擀面。”

谢景言被她那一笑晕了眼,她笑容很暖,两颗小虎牙很可爱。他收了视线,重新拿起书,翻了一页又停在了那一页,久久没能看进去。

厨房里,文氏收拾了厅堂进去时,她正在擀面。文凑过去问:“景言要吃面条?”

“嗯。”

文氏看了面,愕然道:“怎么会是绿色?你对我家面做了什么?”

文氏跑到面袋子前抓了一把,是本来的颜色,可她擀的面怎么是绿色?

叶音轻笑道:“夫人别大惊小怪,这个色多好看。绿色代表了生命、希望、和平、友善,夫人不想以后的生活都充满希望吗?”

宋氏干笑两声,在叶音这么做的时候,她已经阻止了,就怕文氏会生气。文氏忍着怒意看了宋氏一眼,又听叶音的解释,怒意渐渐平息,但还是不满道:“煮个饭哪来这么多事?”

叶音勾了唇,继续擀面。

文氏站在她一侧,又问:“你这是怎么上的色?”

叶音道:“就是青菜叶子捣碎了出的汁儿,这面对景言来说很有营养。”

文氏睨她两眼没出声。

叶音拿刀切了面,等水烧开之后就把面条丢进去,煮了一会儿饭就好了。文氏将菜都端了出去,宋氏在盛饭,叶音洗手后就去喊谢景言。

叶音看他在发呆,礼貌的敲了门,他回过神看过去,叶音询问道:“你在这里吃,还是要去厅堂?”

谢景言动了身子,叶音见他不太方便,便说:“你还是别动了,我去给你端来。”

说完她就去盛饭了。

“小公子不过来吗?”宋氏问。

“就在那边吃吧,来回走动也不方便。娘,你和夫人先吃,我马上就来。”叶音给他夹了菜,端着蛋羹去西边屋子。

谢景言把书收起来,看到碗里那绿色面,诧异指着,“这是什么?”

“面,我新创的,什么颜色我都会,回头做个五彩面给你看看。”叶音将筷子递给他,“你尝尝看这个好不好吃,这是油泼的南瓜菜。”

谢景言盯着迟迟未动,叶音眨眨眼,盯着他,“嫌弃卖相不好?还是不想吃?没有食欲?”

谢景言摇头,轻声道:“就是有些好奇罢了。”

他夹了面放入嘴里,有些咸咸的,也有青菜的味道,他猜测问:“是青菜汁儿和的面?”

“你居然能猜到,了不起了不起。”叶音竖起拇指,“那味道怎么样?可喜欢?”

谢景言点头,“还行。”

叶音满足了,只要他吃的下去就行。她又指着那南瓜菜和蛋羹,“尝尝看合不合口味。蛋羹应该不错,应该没有蛋腥味了。”

中午她吃了谢景言给的鸡蛋羹,有些腥味。

谢景言拿起瓢羹吃了一口,她迫不及待问:“怎么样?可还有腥味?有没有夫人做好的?有没有要改进的?”

谢景言抬起眼皮看着她,冷不丁道:“你话有点多。”

叶音语塞,站直了身子,横他一眼,不等他出口直接拿了瓢羹自己吃了一口,扁扁嘴说:“还好呀,也没有腥味,那你怎么不说话?”

谢景言正盯着她手里的瓢羹,他刚刚用过的!

“啊,抱歉抱歉,我去洗一洗。”叶音尴尬极了,迅速的跑了出去,冲进了厨房将瓢羹清洗之后又拿过来放在了蛋羹碗里。

“那我就不打扰你用餐了。”

“等一下。”

叶音回头,“嗯?”

“还行。”

叶音不解,看他又吃了一口蛋羹,恍然的笑了笑,转身出去了。

文氏看她含笑进来,指着桌上饭碗,“快坐下来吃饭,都快凉了。”

叶音坐下来捧着碗对她笑笑,“谢谢夫人。”

桌子上只有筷子碰碗的声音,吃过饭后,文氏擦了嘴,看了桌子上空空的盘子,又看了叶音,犹豫了许久,才说出口。

“手艺不错。”

叶音正收了盘子,听后自豪不已,说:“谢谢夫人夸奖。”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