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新婚哑妻宠上瘾

2020-06-29 21:04

在她的胡思乱想里,霍骞北回过头看了她一眼,直接抬脚就往前走。

走了几步发现她没跟上来,不耐烦的丢出一句:“想留下来找死?”

大概是刚才的一切让沈默思心有余悸,也或许是霍骞北天生就有让人臣服的魄力,沈默思抖了一下就快步跟了上去。

在她被堵住外的三十米处,一辆黑色的轿车低调的停在路边,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

“上车。”霍骞北坐到驾驶座,神色略有些不耐烦。

沈默思点了点头,迅速的钻到了车子里,才发现自己坐在了后座上面。

“……”沈默思抬手想要比划,却看到了霍骞北的后脑勺。

也是,他为什么要听她的解释?

再说了,他也不一定懂手语。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沈默思只觉得空气越来越稀薄,在她企图找个借口下车的时候,车子又启动了。

车速越来越快,快的沈默思下意识的抓住了自己的手,却又在她紧张到极致的时候,车子发出“吱”的一声凄厉尖叫,稳稳地停下。

居然是海边。

海面太黑了,黑的像是一团墨,那团墨里似是藏着能把人拆穿入腹的巨兽,让沈默思感到不安。

手机刚才就已经被丢了,现在连打字给霍骞北的途径都没有。

“听说你有个孩子。”霍骞北开口,醇厚的嗓音略带疏离,像是深秋的夜。

乐乐?沈默思刷的抬头盯着霍骞北的后脑勺。

他在这个时候提到乐乐,是什么意思?

“那个孩子不是姓宋的?”霍骞北终于回头。

此时沈默思面色苍白的坐在后座,看到他回头还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像只无家可归的小兽,可怜的让人心疼。

不过他是霍骞北,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

而且,他最讨厌女人在他面前装柔弱。

所以在看到沈默思露出那种表情以后,他的眉头死死地打了个结。

和他对视了一会,沈默思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又抬手摆了摆,表示她不会说话。

“哦。”霍骞北回答了一声,从兜里掏出手机丢到沈默思的腿上。

隔着布料,沈默思似乎能感觉到手机上还有霍骞北的体温,吓了她一跳。

“谢谢你救了我。”沈默思打字递到霍骞北面前。

霍骞北盯着那行字很久,慢吞吞的丢出几个字:“看你可怜而已。”

他的话,让沈默思的手无意识的捏成了拳头。

从小到大,她最讨厌别人说她可怜!

她一点也不可怜,除了不会说话以外,她比任何人都要坚强!

“对了,想复仇吗?”霍骞北脸上的表情和语气一样,漫不经心。

沈默思回晋城,就是为了复仇。

只是复仇的计划,她没有想好。

就她现在的条件,想要报复宋然和白慧心,无异于以卵击石。

所以她打算先找个律师,从新翻一遍沈氏以前的账目,一定会找出证据的。

到时候,自然会有法律制裁他们。

只是,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有自己的办法。”许久以后,沈默思打好字递到霍骞北面前。

“哦?”霍骞北的嘴角勾起,带着三分嘲讽和七分怀疑。

后来霍骞北没再说话,沈默思陪着他吹了半个多小时的海风,他才送沈默思回了孙家。

在孙家门外停下车以后,他突然塞了一张名片给沈默思。

干什么?沈默思用眼神问他。

“如果需要帮助,可以找我。”霍骞北说完,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子也迅速的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霍骞北的名片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就是一个名字加一个电话号码。

不过因为是烫金的,在路灯下显得流光溢彩。

从孙家离开以后的霍骞北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找陆子霁。

“稀客啊,找我干嘛?”陆子霁打开门,直接给了霍骞北一个大大的拥抱。

霍骞北直接推开他走了进去,在沙发上坐下。

“有心事。”陆子霁认识霍骞北这么久,他每个表情代表什么意思,他还是清楚的。

“沈默思……”霍骞北开口,却又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陆子霁兴奋的看着他,“难道那个哑女又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

哑女这个词,让霍骞北一个眼刀子丢了过去。

“口误口误。”陆子霁抬手拍了拍自己的嘴。

“还记得五年前,我被池温暖下药的那件事吗?”霍骞北起了个头,没往下说。

“当然记得,这可能是我们霍总这辈子第一次在阴沟里翻船了。”陆子霁抬手拍了拍霍骞北的肩膀,“当时你睡了个女人……”

“沈默思。”

“什么?”陆子霁惊讶的直接蹦了起来,好半晌才合上因为震惊大张的嘴,“我的天啊,居然是沈默思。”

“听说她有个孩子。”

“那肯定是姓宋的呗。”陆子霁说完发现霍骞北神色不对,犹豫了一下问:“我说骞北,你该不会觉得那个孩子是你的吧?”

对此,霍骞北沉默以对。

“咳。”陆子霁抬手挠头,“沈家和宋家在晋城都太不起眼了,我以前没关注过他们的事,你要是想知道那些事,我让人去查,保证三天以后就出结果。”

“好。”霍骞北点头。

此时的沈默思只知道要努力找工作,压根没发现自己的老底被人翻了个底朝天。

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乐乐的身份。

“思思啊,听霜霜说你最近在找工作?”孙父怜爱的看着沈默思,“正好我们部门缺个做账的,要不你去试试?”

“可我不是学会计的。”沈默思抬手比划。

“没关系,只是普通职员,保证你两个月就学会了,上面还有财务,最后才到你。”孙父是打心眼里心疼沈默思。

以前沈默思家有钱,也从没看不起他们孙家。

现在沈家落魄了,他们孙家也不能就此疏远了沈默思。

“好。”沈默思点头,“谢谢孙叔叔。”

隔天,沈默思出现在了孙父上班的公司,财务部来了个哑巴这事,在公司里还挺新奇的。

公司的同事都很好相处,沈默思也算是稳定下来了。

可……只要有人想从中作梗,好景自然不会长。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