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孟长卿白沅是什么小说 异世丑妃展风华佚名

2020-06-29 18:04

异世丑妃展风华

推荐指数:10分

《异世丑妃展风华》小说主角名为孟长卿白沅,由佚名倾情著作的一部穿越小说,已上架掌中云。全书主要讲述一朝穿越,竟沦为异世家族弃子丑颜废柴女,一局死棋却因为孟长卿的这场穿越而出现转机。丑颜非丑颜,废柴非废柴。一朝逆袭,展露风华,步步封神,走上人生巅峰。

《异世丑妃展风华》 第11章 哥哥太A了 免费试读

孟长卿这么委委屈屈,一脸正经质问的样子,让人忍不住的心生疑窦。

沈玥溪和白笙的面孔双双僵硬了一下,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孟长卿歪着头,一本正经的看着他们:“姨母管理府内上下,为什么不先调查清楚?教书先生说,青天老爷断案也要讲究证据。”

纯粹的眼神和语气,仿若真的只时单纯的不解而已。

可这话也是在明晃晃的指责,沈玥溪不辨是非,无管家之才,这些话一旦传扬出去,甚至还能更深层次的扒出,她并非不懂,而是在故意刻薄。

沈玥溪面色一沉,如此锥心之话,到底是谁教给孟长卿的?

她调整了一下面色,解释的话还没说出口,身后突然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

一向温雅儒秀的孟辰此刻面沉如水,草草行了一礼:“卿儿年纪虽小,但话说的不错,凡事都要讲究证据,姨母既然查不清楚,那就只能由我代劳,府内近三日的出入单子我都带来了,请白夫人过目。”

身为孟家的嫡长子,他自是有这样的权力。

沈玥溪彷佛被人当众打了一巴掌似的,羞愤难堪至极,叠放在左手上的右手捏的紧紧的:“孟辰,你离家如此多年,竟是半点不把我这个姨母放在眼里了吗!”

孟辰毫无惧怕心虚,面不改色道:“姨母处事不公,二长老不在府内,我身为孟家未来家主,决不能任由姨母铸成大错。”

孟长卿几乎要感动的眼泪鼻涕一把了,默默拉了拉孟辰的手臂,悄悄对他眨了眨眼。

沈玥溪万万没想到,孟辰竟敢为了孟长卿当众与她翻脸,嘴唇动了动,竟找不出一句反驳的话。半晌,才气怒的一巴掌打在秋伶脸上:“欺上瞒下的东西,定然是你们怕我怪罪,不敢上报出入单子,我竟还被蒙蔽着!”

秋伶明知沈玥溪是在为找台阶下,还是乖乖捂着脸跪了下来,不停的求饶。

这番样子不仅仅是做给孟长卿孟辰看的。

白夫人也不是个无脑的,只象征性的翻了翻那册子,就交还回去,尴尬又歉意的道歉:“说来说去都是我不好,竟然相信了沅儿的满口胡言。”

推脱几句,又来假意安慰了孟长卿几句。

白沅的伤并不重,只是摔的痛了些,脖颈下出了个不到指甲深浅的小伤痕而已,大夫查看过,她动弹不得的原因是因为那处恰好是麻穴。

她冒失前来,只是想争回白家的脸面,现在打脸不成反被打脸,她自然不愿在继续丢丑。

更为重要的是,白家虽然也算得上是义渠镇的望族,但与三大世家之一的孟家相比,简直就是一个破落户,只在义渠镇的名门内站些地位而已。有理尚且可以闹一闹,无理还要闹,那绝对是自讨苦吃。

也唯有他们知道,能攀上孟家这棵大树,有多不容易。

白笙从头尴尬到了尾,她的母亲已经低头,她也只能跟着低头道歉:“卿妹妹,方才都都是我不对,是我记岔了,这才冤枉了你,改日,改日我亲手做些点心来,就当是给妹妹赔罪了。”

孟长卿直接甩开她的手,冷冷道:“见过的人白姐姐都能立刻忘记,我便只当姐姐是薄情了,若是旁人,恐怕还以为姐姐是要栽赃陷害于我呢。”

白笙尴尬的手都布置该如何安放,用力咬着下唇,眼中含泪:“卿妹妹到底还是误会我了,我真的没……”

孟长卿揉了揉太阳穴,叫住了准备离开的沈玥溪:“姨母,我看白姐姐好像不太好呢,咱们府上可没什么好大夫,还是先请白姐姐回去医治吧。”

沈玥溪只想赶快离开,闻言想也不想就答应下来:“白大小姐,你跟着你母亲回府吧,短时间别过来了,养好病要紧。”

没用的废物!

白白在她身边几年,关键时候竟连句话都说不上来,是该给她一些教训,好让她反省反省。

话说的再漂亮,也是赶人走的意思。

白夫人恶狠狠的瞪了白笙一眼,压低声音道:“只会害我丢人,且等着回府之后的。”

白笙明媚娇艳的面容顿时惨白下来,看孟长卿的目中透出几分怨恨。

该死的孟长卿!

***!

等所有人都离开蘅芜苑,孟长卿忍不住扑进自家哥哥的怀里,狠狠的抱了他一下:“哥哥,你简直太棒了!太A太帅了!”

孟辰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口中不忘奇怪道:“什么A什么帅?那是什么意思?”

孟长卿琉璃般剔透的眼眸闪了闪:“民间学到的,就是哥哥真好的意思。”

兰姨和云姨都被支走了,孟辰看着自家妹子,眯着眼道:“你果然还是出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没有啊,是兰姨他们告诉我的。”孟长卿从他的怀中退了出来,理所当然的回答,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脸上画出来的痤疮已经有一多半蹭在了孟辰的衣袍上。

孟辰看着自己雅青的长衫上面的宛若脓水似的红白颜料,嘴角控制不住的抽搐了一下。

“妹妹,你的脸,掉色了。”

孟长卿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咬着***的唇瓣抱歉的笑了笑,连忙拿了帕子来擦:“对不住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

她来这个世界不久,这个世界的药材又与前世的略有不同,她暂时没办法研制出能够不掉色且逼真的药物来维持脸上的丑妆,这些天都是用胭脂水粉画的,自然容易露馅。

孟辰按着她的肩膀,认认真真的盯着她花了的“痤疮”看了看:“你这样不是长久之计。”

孟长卿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下:“我会另想办法的。”

“你自己能有什么办法,还是我帮你想办法吧。”孟辰对自家妹妹的本事还没有认知,下忧心忡忡的将事情都揽了过来。

孟长卿红润的唇瓣撇了撇:“哥哥难道还觉得我是废物,这点事情都做不好吗?”

孟辰急忙辩解:“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孟长卿那张此刻堪称“精彩纷呈”的小脸微微扬起,眼角眉梢都飞扬着十足的自信:“那哥哥相信我就好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