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春熙宫_楚洛墨林子然_小米

2020-06-29 15:02

春熙宫第七章 习惯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纱,洒进屋里,照在应熙的脸上,她缓缓睁开眸子,眼底是一片清澈,“青梅……”

她习惯性地唤着青梅的名字,却无人回应,她立马慌了,自从失去至亲后,她便害怕着一直陪伴自己的青梅也离开了自己,于是她猛地坐起来,慌乱地下床,还唤着青梅的名字。

“青梅!青梅!”她一边唤着,一边从床上下来,结果因为过于匆忙,没注意脚下,便被绊倒在地上。

扑通,一声闷响,她跌坐在地上,膝盖和手掌传来疼痛的感觉,委屈又涌上心头,她忍不住哭出声来。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您怎么了?!”一个小侍女端着一盆水,跌跌撞撞地奔进来,水溅了一地。

“青梅呢?”应熙瞧见她过来,泪眼婆娑地抓住小侍女的手问道,那小侍女也比应熙大不了多少,见她流泪,有些手足无措,只好赶忙用袖子擦去一些。

“青梅姐姐在御膳房里给您准备早膳呢,皇上一早就走了,他走前吩咐奴婢们莫要扰您歇息,奴婢们便不敢进来,方才奴婢才听见了您的声音,娘娘恕罪。”小侍女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说道。

“本宫知道了,你退下吧。”

知道青梅无恙,她这才放心下来。

“可娘娘,奴婢和众位姐姐们还要伺候您沐浴更衣呢。”小侍女鼓足勇气,抬头看了一眼应熙。

而应熙原本想说,只想让青梅伺候自己,但是现在自个儿已经是皇后了,不能像以前那般,处处按自己的喜好习惯来,于是她便轻轻点了点头。

小侍女如获大赦,赶忙从地上起来,急匆匆地走到屋外,招呼那些侍女进来。

侍女们端着各式各样的东西鱼贯而入,恭恭敬敬地给应熙行礼,“皇后娘娘。”

“平身。”应熙赤着脚站在冰凉的地板上,朱红的罗裙的尾摆拖在地上,让人瞧见还以为是九天玄女落入人间。

侍女赶忙给她穿上鞋,再伺候她洗漱穿衣,侍女们有条有序地围着她,她只是低垂着美颜,任凭着她们摆布。

以前,她可不喜欢这么多人围在她身边伺候,她只要青梅一人便是。

她看了看自己脚上精致的流云绣花鞋,她以前在屋里头,向来不喜穿鞋,赤着脚踩在柔软昂贵的波斯地毯上头,也是她的习惯。

如今,通通都要将它改了去。

梳妆时,侍女将她万千青丝全高高挽起,她捧着铜镜,喃喃自语道,“为何全部挽起,本宫喜欢让后头散下一些的。”

“这……”侍女欲言又止,只有未成婚的女子才会梳这般的头发。

“罢了,那就梳上去吧,也显得本宫有精气神。”她的藕臂环着铜镜,铜镜里映着她倾国倾城的容貌,只是那精致的眉眼里,与往日少了几分活泼,添了几丝愁绪。

眉心画上花黄,侍女要为她描眉时,她伸出如葱般的纤细的手指,挡住了侍女伸过来的黛石。

“娘娘……”侍女小心翼翼地看着她。

“本宫自己来。”应熙淡淡地说着,从她手里拿过黛石。

“是。”侍女只好应着,退到一旁等待吩咐。

她深吸一口气,对着铜镜,狠狠地将自己的眉尾画得狭长,颇有凌厉而美艳的风韵,涂上深红的胭脂,她原本青涩的气息全无,身上月白色的凤袍更衬她有母仪天下之姿。

就在她梳妆完毕后,青梅匆匆忙忙地进来,对着她行了礼,然后赶忙说道,“娘娘,皇上邀您去参加先帝与先后的丧礼。”

话音刚落,应熙拿着铜镜的手一抖,镜子掉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