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神豪归来恭睿齐雨梨小说免费试读

2020-06-29 15:00

神豪归来

推荐指数:10分

《神豪归来》是一本非常经典的都市小说,作者是佚名,小说人物名叫恭睿齐雨梨,书中重点讲述了父亲惨死,遁逃六年,终于,身怀无可估量的财富,他回到了这座城市……

《神豪归来》 第1章 归乡 免费试读

登沪市内,林家别墅前张灯结彩,人头攒动。

今天,是林家家主林见山七十大寿,同时也是大少爷林昌铭订婚,可谓双喜临门。

这几年,林家发展迅速,从原本的三线商家一路高歌猛进,一跃成为登沪市内第一梯队的集团,整个登沪城中,鲜少有人还没听过林家的名字。

别墅门口,一辆超跑停在了一个显眼的位置。

“这辆炮斯是什么款?没见过这个配色啊。”

“真没见识,这是限量款的如梦似幻,全球一共就三辆。”

“林家可真厉害,已经请了这么多达官显贵,居然还有这种级别的客人。”

“我可没听说国内有如梦似幻,不是听说三辆都在欧洲吗?”

在众人的瞩目下,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走下车来,他长得非常平凡,是放在人堆里都找不到的类型,可他的眼神和气质却又完全不像是同龄人会有的,很令人印象深刻。

所有人看了又看,却没人认得他。

男人身后还跟着两个随从,一个精瘦,如猎豹一般,一个高大,像头黑熊。

门口负责迎宾的是个老管家模样的人,按理来说,他需要检查每个人的邀请函,但见来人贵气非凡,处事圆滑的他只是迎了上去,道:“这位贵客,小的眼拙,敢问大名。”

男人看了他一眼,冷声说:“你不认识我?林见山和林昌铭应该认识我才对。”

“啊……那……那就请进吧……”老管家碰了个钉子,但也不敢有任何抱怨,只能勉强一笑,请男人入内。

别墅大厅,林见山正在亲自招呼客人,林昌铭也刚从楼上下来。

见儿子来了,时间也正好,林见山便来到大厅中间,高声道:“各位贵客,各位贵客请稍安,容老朽说上两句。”

客人们非常给面子,见林见山要讲话,就都静了下来。

刚巧这时,一声巨响,大厅的门被那黑熊般的男人一脚踹断半块,吱吱呀呀的晃悠着。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循声望去,就见那三人快步走来。

进了门,带头的男人一边随意的搓着手,一边道:“不好意思,你家的门太窄,我走着不方便。”

林见山皱了皱眉,他认真的打量了那男人一番,只觉得眼熟,却认不出。

这也难怪,这男人离开登沪城的那一年,他只是个普通工人的儿子,大学刚刚毕业,还很青涩,如今的他已经拥有无法计算的财富,生父枉死的人生巨变,也让他完全不像是普通的同龄人那样积极热血。

“阁下何人?”林昌铭一贯的先敬罗衣后敬人,虽然他现在非常愤怒,但也没有立刻爆发,纯粹是给对方这一身行头面子。

“主人家莫怪,我来,是有件急事必须通知你们林家。”男人一脸微笑。

“哦?”林见山明知来者不善,但为了面子,还是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故作大方的说,“愿闻其详。”

“你们林家破产了。”男人说,“有人收买了你们集团所有高管,以你们的名义借贷,买入许多不良资产,现在已经全都是呆坏账了,今天之内,你们两父子就会因为负债,被写上失信人员名单。”

“你这个故事实在不怎么有趣,凭你一个人空口白牙,就想唬住我们?”林见山微微一笑,“难道你当在场所有人都是傻子吗?”

林见山话音刚落,周围就传来一些手机铃声,开始只是一两个,后来几乎所有人都开始低头接电话或是看短信,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明白,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我听说你们林家还推了一款信托基金是吗?”男人道,“现在给你们投资的那些人也已经全都血本无归了,你不用来质疑我,先想想怎么跟他们解释吧,就怕你们连进监狱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这些人杀了。”

男人话音刚落,已经有一个接完电话的人疯狂的冲到林见山身边,拉着林见山喊着:“我的投资经理说我的钱全都没有了!为什么!姓林的!你赶快给我说清楚!”

“放手!”林见山老当益壮,随手就推开了那人。

那人还想上前,却被林昌铭一脚踢翻在地,就听林昌铭还说:“发什么疯!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一时间,刚要变得混乱的局面又恢复了短暂的平静。

林见山看着男人,问道:“年轻人,你似乎很清楚个中缘由啊?这件事是谁做的?你说出来,林某人绝对不会亏待你。”

“那我给你点提示。”男人点了点头,“那人是来报仇的,他父亲原本只是个普通工人,老实厚道了一辈子,却被你们父子俩害死,这样的人你们还记得吗?”

“这种人谁会记得?”林昌铭哼的一笑,插嘴道,“无权无势无财无名的人,不就是活该被人羞辱践踏的吗?你看起来也颇有家资,怎么连这么一点见识都没有?”

“见识……”男人笑了起来,哈哈大笑,甚至都有些收不住,笑了好一阵子才停下。

而后,男人脸上的表情完全消失了,他缓缓开口:“我来之前还有一点点担心,担心这几年你们弃恶从善,已经有所改变,那样一来我可能真的会心软,让你们倾家荡产也就算了,可没想到,你们两父子还真是不忘初心,六年了,你们真就没有一丁点悔悟啊。”

“六年?”林见山听到了一个关键字,随后开始回想,终于,他记起了这男人的脸,道,“你是那个建筑工的儿子!叫什么……叫什么来着?”他思索半天,还是想不起这男人或是他父亲的名字,在他看来,这男人和他的父亲始终都是如蝼蚁一般的小人物,即使死在自己手上,也不配有个名字。

“我当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原来就是个臭民工的儿子!”林昌铭经过父亲的提醒,也记起了这男人的脸,“当年你连你老爹的葬礼都没参加就夹着尾巴跑了,今天还有脸回来耀武扬威?我要是你,就直接跳海死了算了!”

那男人自己听了林昌铭的嘲讽并不生气,因为他早有准备,可是他身旁的两个随从却听不下去。

只听猎豹般的那人嘴角迸出两个字:“该死!”随后一个起落便来到林昌铭身旁。

没等林昌铭做出任何反应,猎豹一击鞭腿已经踢在林昌铭膝盖侧边,随着一声脆响,林昌铭双腿一软,已经瘫在地上。

林昌铭本人甚至第一时间都没立刻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倒在地上之后才感到膝盖传来剧痛,疼得哇哇大叫。

“阿猫!”男人立刻出声叫住了那猎豹,猎豹本想继续动手,听到男人的喊声,随即闪身回到了男人的身边。

男人看了看时间,又对林见山道:“我今天不过是来打个招呼,我们之间的事才刚刚开始,如果你想先解决我,我近期都会留在登沪,随时欢迎你找上门来。”说完,男人转身便走,两个随从也快步跟上,只留下林家别墅里满地鸡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