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你从不信我颜铭冽许知然免费全本小说你从不信我全文阅读

2020-06-29 12:03

“老爷,等等我……”宋相箭步走了出去,身后的大夫人脸上的窃喜一闪而过,转眼又是眼泪婆娑。

“娘。”眼看着爹怒气冲天走了出去,宋美珊看着大夫人就要出门,开口唤住了她。

只见在床上状虚弱的人已经支起了身子,一双美眸中带着的全部都是恨意,“我也要去。”

宋美珊不傻,她的一张脸究竟意味着什么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也就是因此她才更加的飞扬跋扈。

但是,什么时候的她,吃过这样的亏,反被人教训,还划花了脸。

如果她不在场宋云溪在像是上一次一样当场诡辩,直接脱罪的话,那么她的心这一辈子都不会平!

然而,顶着这张脸,一口咬定,再加上意义非凡,这一次,宋云溪就必须要死,所以,她不能不去。

不知道宋美珊心中的想法,但是大夫人却知道的是宋美珊对于宋云溪恨之入骨,思及此处大夫人首肯,“走,咱们一起去看你爹如何收拾这个小贱人。”

惜弱院,一捏白色的粉末嵌在宋云溪的指缝里,眸色平平,若不是此刻的环境看起来太过落魄,这样幽然的表情还真的会让人以为宋云溪正在欣赏风景。

然,听着越来越近的喧闹声,宋云溪素白的手掌无声的握紧了一些,心中暗道,来了。

“宋云溪,你给我滚出来。”相爷走来一路上风风火火的当然惜弱院的旁边,也停下了不少看热闹的脚步。

宋云溪莲步轻移,看着头顶冒青烟的相爷,冷冷的看着踹开了大门的人开口,“不知相爷是为了什么事情这样恼怒?”

淡漠的眸色,带着冷意,凝视着宋相,淡然的语气,让人简直要抓狂,站在这里的可是个做错了事情的人啊!

“云溪,扪心自问,爹待你不薄,但是,爹实在想不出来的是,你现在居然能做出来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气的下巴上的山羊胡子都在颤抖着,双目也带着通红。

好一处戏啊,这幅表情,让人看了还真是一副标准的慈父脸,但是,待她不薄?

呵呵,宋云溪冷笑,明知道对眼前的人辩驳没有任何用处。

看他的身后,密密麻麻的站了不下十个武将,那稳健的下盘,让人一看就了然是高手中的高手。

“你可有什么话说?”宋相逼视着宋云溪,身后跟随着的高手们已经蠢蠢欲动,宋云溪冷笑出声,“我说了有什么用吗?”

就算是浪费口舌,到底他听的还是宋美珊母女的话,又何必耽误时间。

“好好好,既然你这般的执迷不悟!来人,将三小姐,给我拿下!”一声令下。

仿佛是鹰隼一样,十来个身着黑衣的高手,齐刷刷的飞落在了院子中央,将宋云溪团团的给包围了起来。

四面八方都是高手,无论进退都无计可施。

“三小姐,得罪了。”宋云溪眯着眸子看着朝他拱手的人,闪电一般,双脚点地,两下的速度已经来到了宋云溪的面前。

凤眸圆睁,好快。

身形微掠,险险与带着劲风的拳头擦肩而过,不等宋云溪反应,身后猛地一脚踹上来。

反应极快的猛地一字马跳起,周围的人不在有先前的恭敬,成片的拳掌,腿脚一波波的朝着宋云溪袭来。

双拳难敌四手这句话是没错的吧,反应已经超乎常人的快,但是不能忘记的是围绕在身边一圈的人是高手之中的高手。

一遍遍的被宋云溪闪躲避过,终于有人发了狠,“啪啪。”两掌,带着闷哼,宋云溪的身子踉跄了一下。

一前一后,力道大的足以震碎身子骨,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宋云溪从腰间一摸,一把玲珑的匕首就出现在了宋云溪的手中。

她擅长的不是打架,而是杀人。

既然招招把她往死里逼,那么!

眸中尽是冷意,猛地窜起,一把勾住最近的人的脖颈,一刀下去温热的鲜血喷洒了一地。

接连着快速度前进,眨眼间的功夫,宋相派遣来的高手就倒下了四五个。

白皙的小脸上喷溅着点点嫣红的鲜血,加上那双冷意涔涔的凤眸,宋相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不论生死!你们给我联手拿下她!”

不知道的是宋云溪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本事,让人忍不住的心惊,但是这样的人却留不得。

听得出来的是宋相声音中的愤怒,他们明白的是,相爷已经没有耐心等待了。

七八个人联手,从四面八方的扑过来,那种倾尽最后一击的架势,让宋云溪意识到的是事态的紧张。

奋力抵挡,挡不住的是暗中偷袭,藏了十成内力的一掌拍在宋云溪的胸口上,“噗”的宋云溪生生吐出来了一口鲜血。

愤怒滔天,一把扣住那只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的手腕,用力的一拽,挥动匕首,瞬间喷溅着鲜血的手臂就被宋云溪给甩了出去。

看得出来宋云溪已经刚才的一掌已经开始发狂,围绕着宋云溪的人开始不动声色的缓缓移动了起来。

他们有时间磨蹭,不代表的是她宋云溪也有时间等待!

找准目标逐个击破,再次倒下身躯,连着漫在地上的鲜血,到底还是让宋相心中犯怵了、

这会儿的宋云溪看起来就仿佛不是个人一样,冷静,果决,杀人不眨眼,这样的人,不能近身。

“撤!“宋相一声令下,剩下的稀稀落落的围绕在宋云溪身边的人猛地跳起,一个个跃上了房梁。

宋相看起来可不像是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人,有阴谋!

念头刚刚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就听见宋相再次下令,“弓箭手准备。”

惜弱院的四周被密密麻麻的弓箭手包围着,一个个架起了弓箭,正对着的是宋云溪的胸口。

猛地手心冒出一层凉汗,张嘴还没有来得及在说什么,就听见一个字,“射。”

“唰唰唰”一阵箭雨的声音传来,宋云溪躲闪不及,一支箭羽瞬间穿过了宋云溪的手臂!

“嘶!”咬着牙发出的倒吸冷气的声音,骨头都被射穿了。

恨不得银牙咬断,但是现在的情况明显就是在处于下风,“你难道想让你的大女儿死!”

第二波的羽箭已经上好,一个个瞄准宋云溪,刚才没有将她一箭穿心,这一次一定要让她当场死亡!

凤眸扫了一眼周围的弓箭手,一声中气十足的话在宋相耳中炸响。

宋相顿时一惊,连忙大手对着弓箭手们一档,“且慢动手。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面色铁青,看着宋云溪,什么叫做想要美珊死?!

“咳咳。”宋云溪闷声咳嗽了两声,正瞥见宋美珊大惊失色的抬脚走进了院子,一脸受惊吓的样子。

宋云溪说这句,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快说,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也不顾的宋相在场,更不顾得众人还围在房檐上,宋美珊大惊失色冲到宋云溪的面前,揪着宋云溪的衣裳上下摇晃。

宋相铁青着脸,显然也想要知道现在宋云溪口中所说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在划伤宋美珊脸的时候,我在匕首上淬了毒,这毒无色无味,无知无觉,但是却会深入骨髓,让人直到化成一架白骨。”

宋云溪的话,让宋美珊倒吸了一口冷气,瞪圆美眸看着她,纤手带着颤抖上移碰都不敢碰触脸上的伤疤一下。

“你……”宋相听着宋云溪的话也是暗自一惊,但是却没有太大的反应。

只是眸子里带着疑惑,仿佛在思考着之前宋云溪说出来的那番话的真实性,张口刚想要询问些什么,直接就被宋云溪给打断了。

“不要怀疑,这药粉是我师傅给我的,俗世中不但无解,就算是你为她寻遍天下的名医也不会有人看出来她身中何毒。”

“甚至看不出来她中毒,到最后,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化为白骨。”

一席话,宋美珊听得腿都软了,整个人向后踉跄了好几步,显然还无法从宋云溪此刻正在说着的话中缓过神来。

听着宋云溪的这番话,宋相的眉头皱了的更高了,“我怎么才知道你说的话是真是假?”

按照她所说,不但所有的大夫不能为珊儿解毒,甚至看不出来珊儿中毒,这样的一番话是在是让人感觉有些太过于匪夷所思。

宋云溪无所谓的笑笑,“你信就是真的,不信就等着眼睁睁的看着宋美珊死吧,不论怎么样,对于我都没有丝毫的影响。”

就是这样淡然的一句话,更加提高了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想起来之前宋云溪那一套令他感到诧异的功夫,从小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什么时候会拥有这样惊人的能力。

让他想到的是,只能是来源于她那个神秘的师傅。

这么想着这件事情还真的是有极大的可能。

“那你立刻就去通知你的师傅,让他来为珊儿解毒。”

带着强制性的命令的声音传进宋云溪的耳中,宋云溪在心中有些鄙夷的翻个白眼,你以为你是天王老子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