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溺爱成殇:总裁索妻无度

2020-06-29 06:03

看着顾南风被送进急救室,顾白芷不安的在医院走廊里来回踱步,一会儿护士从手术室里出来,顾白芷赶紧迎上去。

“你是病人家属吗?”护士蹙着眉头问她

“不是,我是无意中看到他受伤,才….”顾白芷焦急的说道

“你在这儿没用,病人失血过多,需要输血,可是他是罕见的R-H阴性血,也就是俗称的熊猫血“护士打断白芷的话,”现在血库里这种血的库存量不够,我们需要这种血型的人,也就是病人家属来给他输血,你赶紧去找吧“

说完这些的护士转身就要进入手术室,顾白芷立马拦住她,脱口而出“我可以,我是R-H阴性血,我可以给他献血!!“

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护士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说道“那你跟我来把,验一下血,合适的话你要准备抽400cc血来救这个人“

“好的,只要能救他抽多少都没事“要不是听这个小姑娘亲口说,护士简直要以为顾白芷和里面那个人有什么关系,400cc的血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就答应了,倒是让护士佩服。

从笔记本里抬头看表已经十点多了,距离顾白芷说好的九点到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陆少钧已经没有心情再处理工作,合上笔记本便给顾白芷打电话。

没人接?顾白芷不是这么没轻没重的人,回不来至少会给自己打通电话,这是怎么回事?心急如焚的陆少钧担心白芷的安危抓起外套便亲自驱车去找顾白芷。

顾家父母此刻也是心急如焚,说要九点下飞机的顾南风此刻却没了半点音信,派去接他的司机说怎么也没有等到顾少,去查了顾南风的航班,九点已经准时落地。焦急的去保安室查了机场门口摄像头才知道顾南风被人掳走了。急匆匆的报警顺藤摸瓜才知道顾南风已经被送到了医院。

一桩事接着一桩事,平时本就没受过太大惊吓的顾家父母此刻已经快要晕厥,急忙的赶到医院急救室门前,正好看见护士扶着顾白芷从旁边的抽血室出来,赶紧拉着护士的手问里面的顾南风怎么样,刚抽完血本就虚弱的顾白芷被挤到旁边的蓝色座椅上,此刻的她脑袋发晕只想好好躺一躺。

护士稳定住顾家父母的心情,对他们说“顾南风失血过多,但是已经有人为他输血了,就是你们旁边的这个小姑娘,很快你们的儿子就会脱离危险了“

此刻的顾家父母才注意到虚弱的顾白芷,顾母本想上前去好好感谢一下这个好心的女孩儿,结果定睛一看,这个女孩儿和年轻的自己一般无二啊,容貌气质怎么看怎么像当年的自己。难道这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女儿?

顾白芷见眼前的这一位贵妇人,盯着自己看,想必就是里面那个人的家人,想礼貌的起身跟这位长辈说话,但身体是在是虚弱的很,刚想站起来又跌坐了回去。

顾母赶紧上前去扶住女孩,从讶异里恢复正常,便对着顾白芷打探起来。

“是你救了我们南风?“顾母盯着眼前的女孩儿说道

顾白芷用虚弱的声音开口“是的,恰巧路过”

“你叫什么?能告诉我吗,你救了我们顾家儿子的一条性命,我们顾家想感谢你“看着一脸真诚的女人,顾白芷还是拒绝了”不用感谢我,这件事只是恰巧被我遇到,如果被别人遇到,别人也会救他的“

真是一个善良的孩子,顾母越发的感觉顾白芷与自己投缘,说不定这就是我的亲生女儿呢,带着怀疑的心情,顾母顺势拍了拍白芷的肩膀,将她掉落的头发顺势捏在手里,自己找了二十几年的女儿,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找到女儿的机会,或许南风受伤就是老天给自己的一个机会,顾母绝不会放过。

差不多快缓过来的顾白芷见已经将近十一点了,才想起来陆少钧还在等自己回家,拿出手机看有陆少钧二十几同未接来电,又让他担心了。

赶紧给他拨过去,陆少钧几乎是立刻接通了电话,上来就是劈头盖脸的询问

“顾白芷,你在哪里?十一点了你知不知道,找不到你我快疯了你知不知道?“

顾白芷自知理亏,赶紧安慰的说道“我是要回家的,可是出现了一点状况,我救了一个人现在在医院里,你放心我没事,现在你能来接我吗?“

虽然有很多问题要问,陆少钧听到顾白芷在医院赶紧掉头不顾闯了多少个红灯,驱车便往医院赶,陆少钧赶到的时候,顾南风已经脱离了危险期,看到坐在椅子上虚弱的顾白芷便自责起来,以后绝对不会让她自己一个人了,陆少钧在心里暗暗发誓!

把顾白芷搂在怀里确认她没事只是输血了之后,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来。此刻才注意到手术室外站着几个彪形大汉,对面的椅子上坐着的竟然是顾氏集团的两位。难道里面重伤抢救的是顾南风?

“顾伯母,顾叔叔“陆少钧起身走到他们身边却被保镖喝止住。

顾母顾父抬头才看到已经多年未见的陆少钧,脸上闪出一丝惊喜“钧儿,你怎么会来,南风他…”保镖见顾氏父母认识陆少钧便也不多加阻拦,陆少钧上前一步扶住泪流不止的顾母安慰到”顾伯母,南风吉人自有天相,他一定会没事的,给南风输血的这位是我的女朋友,我是因为她才来的这里,只是没想到,受伤的竟然是南风,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顾母听到这个疑似是自己女儿的人竟然是陆少钧的女朋友,脸上浮现出震惊的表情,继而又镇定的说道“据这位小姐说,她是从你们公司仓库路过,偶然碰见绑匪劫持了南风,她听到绑匪想故意栽赃陷害给你们陆氏,还说要将南风打成植物人,幸亏这位姑娘路见不平,要不然我们南风就真的…”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顾母哽咽的说不出话来,陆少钧只好拍着她的背安慰她。

顾白芷在知道这是里面那个叫顾南风的人的父母时,顾白芷心里是有一丝隐匿的不安的,她一直在观察这个女人,好像在她的身上能看得到熟悉的影子,一个可怕的想法在顾白芷心里躁动,但是她却本能的在抗拒,不去想这件事情的可能性,应该不会的。

又陪着顾家父母在这里等了一会儿,顾南风终于从急救室里被推了出来,转入早已经定好的高级贵宾室,向医生问清楚情况,陆少钧才带着顾白芷从医院里离开。

等顾白芷和陆少钧离开,顾母便吩咐保镖将自己偷偷从顾白芷身上摘下来的头拿去和自己做DNA比对,顾母心里还在隐隐的期待,她总有一种预感,这个姑娘就是自己找了二十多年,从自己手上被弄丢的女儿。眼眶里又溢满了眼泪,命运弄人,她这辈子亏欠女儿的始终还是要偿还的。

跟着陆少钧从医院里出来的顾白芷被陆少钧塞进副驾驶,将她的安全带系好便开始他一路的兴师问罪,像是怕顾白芷会逃跑一样。

“我不管你今天救的是谁,你知道我只想要你安全就够了吗?“面对陆少钧突如其来的告白一样的话,顾白芷害羞的低下了头,嘴里小声嘟囔着”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顾白芷,我想让你知道,我不想让你冒险,你哪怕面临一丁点危险我都会发疯的,答应我,以后不要再让我找不到你了,好吗?“听着从陆少钧口中说出的话,正经严肃,是真正的在在乎自己。

“好的,我答应你,不会让你再找不到我“此时的顾白芷早已经放下各种顾虑,看着眼前担心自己的男人,心里前所未有的温暖。可自己是不是也只能止步于此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