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精品小说《缠婚蚀爱:总裁的逃亡罪妻》岑月蒋预寒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2020-06-28 18:02

《缠婚蚀爱:总裁的逃亡罪妻》 小说介绍

主角叫岑月蒋预寒的小说叫做《缠婚蚀爱:总裁的逃亡罪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叮叮棠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四章你是我什么人蒋预寒狠狠踢飞了脚边的一个易拉罐,扯了扯还露在外面的领带,转身上了自己的车,追着那辆银色的跑车消失在夜色中。一直追了几个路口,才又远远看见了那辆银色的跑车。他刚想超过去将车拦下,一旁...

《缠婚蚀爱:总裁的逃亡罪妻》 第四章 你是我什么人 免费试读

第四章你是我什么人

蒋预寒狠狠踢飞了脚边的一个易拉罐,扯了扯还露在外面的领带,转身上了自己的车,追着那辆银色的跑车消失在夜色中。

一直追了几个路口,才又远远看见了那辆银色的跑车。

他刚想超过去将车拦下,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

“寒哥,之前你让我查的事已经有结果了,检验室那边给出的报告说,顾舒熙的DNA和岑月父亲的完全不匹配,她们两个真的不是一个人。”

想到刚刚那声饱含深情的称呼,蒋预寒咬着后槽牙蹦出了几个字:“我不信!”

说完,他直接扔了手机,看着那辆又快消失在视野中的车,踩着油门追了过去。

半山别墅区。

蒋预寒一路跟着来到了一栋白色欧式风格的别墅门口,停车,敲门,连片刻的停顿都没有。

别墅的门铃响了几次,门内的人终于打开了门。

顾舒熙换了一身家居服,脸上的妆也卸干净了,这样一看,和岑月更像了。

她隔着一条门缝向外看,眼里带着些许惊讶,“蒋总?”

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居然跟到了这里,还有胆子敲她家的门。

“刚刚把你接走的男人是谁?”蒋预寒像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身份,说话的口吻如同抓住了正在出轨的妻子。

顾舒熙抱臂冷笑,“你是我什么人?”

从半开的门缝中,蒋预寒隐隐看见有个男人的身影一闪而过。

不待他再次发问,门内响起了一个低沉温润的男人声音,“舒熙,这么晚了,是谁来了?”

言毕,一只指节分明的大手将门拉开,露出一个穿着米色休闲服的年轻男人。

顾隽言的眼睛微微眯起,片刻后竟然笑了出来,“蒋总这是从酒吧一路追过来的?这么追着我妹妹,难不成是看上她了?”

言毕,在蒋预寒带着几分危险的神色下,顾舒熙笑出声来。

“人家蒋总对他的夫人可深情了,他可能只是觉得我的脸像他前妻,哥你就别调侃我了。”

顾舒熙十分自然地责怪顾隽言,语气里还带着浓浓的关心和撒娇,“不是让你去休息的吗,加了这么久的班,还去酒吧接我,你以为你这身体是铁打的?”

顾隽言笑容清朗温润,在蒋预寒的眼中却异常碍眼。

他从来不知道,顾舒熙这样笑中带刺的女人还能这么温柔,就算是哥哥,也太过亲密了一点。

而岑月,她以前只对他这么温柔体贴。

“如果我说是呢?”蒋预寒不知道自己是抽了什么风,但等他回过神的时候,话已经说出了口。

顾隽言的脸色微变,一只修长的手半揽住顾舒熙的肩,眼里的讥诮更重了几分。

“要说长得像,我妹妹哪有蒋总家里那位长得像?整天对着那张脸,还来惦记别人家的小姑娘做什么,我们顾家的宝贝,可不会嫁给个二婚的。”

顾舒熙半嗔半娇地瞪了顾隽言一眼,脑袋十分自然地靠在他肩上。

“蒋总可是金字塔尖的人物,在家里养个女人算什么,人家对他前妻是真爱,这不,前妻车祸刚死,就找了个和前妻一模一样的女人放在身边,这么深情的男人,我可不敢去掺和,不然别人该把我骂死了。”

她抬眸看了蒋预寒一眼,眼底一片疏离,“蒋总还是赶紧回去吧,如果被有心人知道了,解释起来也很麻烦,再说,这么晚了,您家里那位也该担心了。”

蒋预寒的拳头握紧又松,松了又紧,明明是稀松平常的话,在他听来却无比讽刺,就连她对身边男人表现出的亲近都让他喘不过气。

深深地看了两人一眼,蒋预寒转身离开。

他刚转身,身后的大门突然关起,发出巨大的声响,如同将他隔绝在外。

门刚关起,前一秒还笑语嫣然的女人突然冷了脸,退出了顾隽言的怀抱,脸色泛起了不自然的白,“顾隽言,谢谢。”

顾隽言压下心中的思绪,慌忙去找药箱,只是当他再回来的时候,顾舒熙已经惨白着脸,闭着眼睛倒在了地上......

原本,俞策和蒋预寒都以为,这几天发生的事,顾氏那边会心有不快,合同自然也没法谈了。

可让他们意外的是,之前蒋预寒做的那些偏执的事,似乎并没有影响到顾氏和蒋氏的合作,就好像,之前的那些闹剧并没有发生一样。

而且,顾氏那边安排的对接人,竟然是顾舒熙。

时隔四年,再次走进蒋氏,顾舒熙只觉得恍如隔世。

她嘴角轻轻勾起,也是,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再回到这里当然会有些不痛不痒的感慨,只是不知道,这些人做好心理准备了没有。

她以顾舒熙的身份重新活过来,可不是和他们玩陌生人游戏的。

蒋预寒垂眸看着对面正在专注地看着文件的女人,工作中的她多了几分干练和冷静,浑身散发着傲人的自信,一如她所说的身价,让云城很多女人遥不可及。

“蒋总,这里有几个细节,我们还需要再......”

话还没说完,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张若凝踩着细长的高跟鞋,在看到蒋预寒对面坐着的女人时,浑身血液瞬间倒流。

“预寒,她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个狐狸精来这里干什么?”张若凝的脸有些狰狞,直接冲过来将桌上的文件一把扫落在地,“让她走!我不要看见她!让她滚出云城!”

蒋预寒的办公室里不止两个人,还有几个蒋氏和顾氏的高管,此时几人的脸色都不太好,这个女人在两家正在谈合作的时候突然跳出来演这么一出,是打了两边人的脸。

蒋预寒微微皱眉,眼中的神色意味不明,“只是工作上的事,不要闹。”

张若凝像是没有听见他话中隐含的威胁,指着还在旁若无人地看文件的女人尖声叫道:“有什么生意是非要跟这个女人谈的?她分明就是带了别的心思!我不管!今天不是她走,就是我走!”

张若凝这是想逼蒋预寒做一个选择。

同样是和岑月十分相像,一个是刚认识没多久的女人,一个是在他身边待了好几年,还是对他有“救命之恩”的“青梅竹马”,她不信蒋预寒能不听她的!

蒋预寒强忍住怒气,幽深的眸中带着冰寒,“你先回家,新账旧账,晚上一起算算。”

张若凝的蛮横瞬间如被人掐灭的火苗一般,她想到那天在酒店门口,当时,她还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蒋预寒肯定是看到了。

一想到这里,她悻悻地转身离开,再无来时的嚣张。

蒋预寒捡起散落了一地的文件,重新整理好放在桌上,轻声道:“顾小姐,别介意。”

顾舒熙冷冷地勾唇,这个男人依旧这么冷血。

小说《缠婚蚀爱:总裁的逃亡罪妻》 第四章 你是我什么人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