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我在三国当大佬

2020-06-28 15:05

第十七章窝囊太守

此时,林阳寄居篱下,处处依靠袁绍撑腰,前思后想,不能明目张胆和桥瑁吵翻,诸侯的脸上都不好看,所以语气平和劝诫。

桥瑁心说:诛杀董卓功劳最后落在你们袁家头上,与老子两不相干,何必出苦力?仍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道:“能否诛杀董卓,功过是非在于盟主,在于整个联军,岂能由乔某一人担负?”

闻言,林阳已是怒从心头起:“好你个桥瑁,铁了心跟我唱反调!”

“锵!”

话音未落,杀意寒光掠起,短暂的铮鸣声过后,桥瑁咽喉处多了一柄长刀,浅浅划过脆弱的皮肤,渗出丝丝鲜血,忽明忽暗的通道中血色格外刺目。

“小子,你要做什么?”离死亡极为接近,桥瑁吓得六神无主,但好歹是一方诸侯,扯着嗓子质问道。

不多时,通道中响起稀里哗啦的脚步声,桥瑁的部下闻声赶来,见自家主公性命受到威胁,立刻围了过来。

“放了我家主公,如敢放肆,就算你是祁乡候也保不了你!”

近些日子林阳声名鹊起,很多人都知道袁绍有位勇略过人的公子,但还是有人视若无睹。

“呵呵......”

桥瑁的部下步步紧逼,林阳反而洒脱一笑:“你们看清楚了,现在主动权在我手中,如果不想他没命,就滚回去,如果手不小心发抖......”

林阳字字句句透着威胁,眼睛只盯着桥瑁一人,轻声道:“太守,我并非以性命相要挟,只想看到通道尽快打通,希望你好自为之。”

“大言不惭!”有了部下壮胆,桥瑁有恃无恐,讥笑道:“袁本初都得给我三分颜面,何况你一黄口小儿,居然教训起我来了!”

林阳并不打算放过他,似乎在闲话家常,无意间提起往事:“您真是年岁大了,记性不如从前,可记得张邈?”

怎么可能忘记,曾亲眼目睹张邈的人头,至今历历在目,正是死在面前的少年手里,干净利落,连眼皮都没眨一下。

“记得......当然记得!”桥瑁脸上冷汗直流,担心说的不够清楚,加重语气重复一遍。

“嗯”

林阳点头微笑,相信有了前车之鉴,桥瑁应该会看清现实。

“看来记性不差......忘记告诉你了,最近手痒难耐,想杀人解闷,你有没有好的建议?”

威胁!**裸的威胁!

话说得如此露骨,就是在告诉桥瑁,别人不敢杀的人,我敢!袁绍做事瞻前顾后,我不动则已,动则要命!

“贤侄......”桥瑁始终不相信,林阳敢当着自己部下的面动手,但内心开始动摇,眼前的少年年岁不大,杀机毕露,但真下狠心,林阳不一定有事,他铁定归西。

在尊严和性命之间抉择,久经宦海风云的桥瑁更倾向后者,若是翘辫子了,报了仇有什么用,活着才能享受荣华富贵不是?

“小子,我劝你适可而止,这都是我们的人,杀了我们主公,你也走不出去!”林阳不肯放人,桥瑁的部下逐渐缩小了范围,眼神不怀好意。

“谁敢动我家公子一根指头!”

随着一阵战马嘶鸣声,两边墙壁“稀里哗啦”的滚落土块,洞外人影绰绰,上百名甲士冲进来,为首的正是朱武、曹文诏等人。

林阳暗自松口气,援兵及时赶来,压力瞬间减轻,否则单独对付几十人,真有些吃力。

形势逆转,桥瑁感到手足无措,碰上这么个杀人不眨眼的少年,不禁欲哭无泪,先前依仗手下硬气一阵,现在对头的人也不少,只好乖乖服软。

“嘿嘿,兄弟们别冲动,我和贤侄闹着玩呢!”

“主公,我们......”士卒大眼瞪小眼,有些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紧绷的氛围逐渐缓和。

“滚,都滚去干活!”桥瑁把气发泄到手下身上,却对林阳和颜悦色:“贤侄,叔父保证一天之内打通隧道,你觉得如何?”

“记住你说的话!”说完,林阳转身潇洒离去,留下浑身瘫软桥瑁呢喃自语:“老子真窝囊,以后绝不招惹那个疯子!”

“嘻嘻......”

“笑什么!老子脑袋没了,先拿你们垫棺材!”看到手下私下底指指点点,桥瑁歇斯底里的怒吼道。

“哈哈......公子就是公子,把那个什么太守吓得一声不吭!”

回去的路上,将士不断重复林阳的精彩事迹,津津有味,好像发生在他们身上一样。

“公子,相信你的警告能起到作用。”朱武拱手道,之前林阳处变不惊的表现令他吃惊不小。

林阳轻咳一声:“告诉士兵这两天好好休息,西凉军的战斗力不容轻视,做好万全准备!”

“诺!”

果然,响鼓需用重锤,接下来一天,桥瑁督促部下尽快赶工,地下多条暗道通向函谷关内,只等夜深人静,即刻展开袭击。

“哈哈......桥太守劳苦功高,功成之后定要记上一笔!”

营帐内,听说十二条暗道悉数打通,袁绍喜形于色,口头嘉奖一番。

“父亲,孩儿想带一队人马抢先攻入城内,为联军开辟道路。”林阳站出来请求,首先攻入函谷关的功劳,他可不想失之交臂。

袁绍却摇头道:“熙儿,今夜事成,算你献策有功,就跟在为父身边带领大队人马支援吧,不必冒险。”

林阳坚持己见,苦口婆心的劝说下,袁绍勉强同意,看着消瘦的背影被月光抻的颀长,微微叹气:“这孩子......”

午夜时分,天空飘来了大片乌云,遮住了星辰,也遮住了皓月光辉,函谷关上烛火通明,西凉军士松了口气,不见联军来搅闹,可以休息下了。

“或许,他们想退兵了吧?”大部分人心中揣测。

黑云压城城欲摧,暴风雨前的时光总是安宁平和的,身心疲乏的士兵嗅着空气中的血腥气味安然入睡。

徐荣坐在府内研究对策,忽然听不到厮杀声,顿时觉察出情况反常,对门外喊道:“亲兵,随我去城上看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