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热血不负柔情_楚洛墨林子然_津菲

2020-06-28 12:01

热血不负柔情第六章 另谋高就

自从上次和温宸相遇后,夕娴收拾起悲伤,重整旗鼓,她要见到温宸,当面问清楚。因为,她不相信对方夕娴辞职后的日子里,索性就待在家里陪伴母亲陈英,没事儿干看看书、听听音乐,偶尔帮妈妈给花花草草浇浇水、施施肥,日子也还算惬意。

真的失忆了,这期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这头,裴首一得知夕娴辞职的消息,气的把手机都给扔了。

“什么?辞职了?你们怎么办的事儿?走漏风声不说,就连职员流传风言风语也不管管吗?以后有什么合作免谈!”

裴首一松了松领带,一屁股坐在转椅上,看得出来他很生气,矫健的胸肌上下起伏,仿佛还能听到他鼻子里呼出的气息。本来夕娴对裴首一就很有成见,这下没帮到忙,反而害了她,裴首一又气又恼。思量了一会儿,西服一甩,披在肩上,噔噔噔的下楼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开车来到了夕娴家的楼下,车还没有熄火,双手握紧方向盘,能看得出来,他很紧张。裴首一抬头望向夕娴住的楼层,突然看到 夕娴在阳台上浇花,他嗖的一下把头缩了回去,由于用力过猛,闪了一下脖子,疼的他捂着脖子直哎吆。

“这还是我嘛!”

自己自言自语完后 ,鼓起勇气上楼了。

“咚咚咚……”

“来啦,谁呀?”

开门的是陈英,看见裴首一后,又看了一下他身后:“思琪没来啊?”

显然是对裴首一自己过来,有些出乎意料。

“妈,谁呀?”

夕娴闻声赶过来,手里还拿着喷壶。

“是首一!”

“哦,思琪没来么?”

同样的问题,裴首一意识到自己有些鲁莽了,可是来都来了,尴尬是无事于补了,他脑子飞速转着,想着能找个好点的理由。

“我姐她忙,所以叫我这个闲人过来了。”

“来来,坐下说,夕娴倒点水去。”

“啊,呵呵……咳咳……不用麻烦了,陈姨,说完就走。”

夕娴把杯子放到裴首一面前,端着水壶倒水,那杯子挺大的,夕娴又倒的慢,裴首一估计是不自在,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儿,就去握住杯子。

“喂!”

还没等夕娴把“热水”说出去,裴首一“哎呀”,把手缩了回去。

“哎呀,没事儿吧?你这孩子怎么倒热水呢?”

“啊,没事儿,没事儿。”

“夕娴去,去从药箱里找点烧伤膏。”

“不用,不用,还是说正事儿吧!”

夕娴也就没去拿。

“听我姐说,夕娴辞职了,她呀说让我看看能不能帮上忙,这不我爸公司正好缺人么……”

“谢谢思琪了,我想自己再找找看!”

“难得人家公司正好缺人,你去试试多好!”

“妈,我说了不去!”

裴首一转了转脖子,可能是刚才闪了一下还有些疼,也可能是面对夕娴的拒绝,自己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这孩子啊 ,真是固执!”

“那,阿姨我公司有事儿,就先回去了。”然后又扭向夕娴:“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

说罢就走了。

“唉?车钥匙……夕娴,快给送下去!”

裴首一下去后,发现把车钥匙落在了夕娴家,用手扒拉了几下头发,一转身,发现夕娴正好过来。

“你的钥匙。”

“哦,额,谢谢!”

“不客气!”

“等等……”

“嗯?还有其他事情么?”

裴首一咬了咬牙,终于把他内心已久的想法说了出来:“你是不是对我有成见?因为上次,我……”

裴首一是在暗指上次强吻夕娴那件事情。

“你在说什么?”

夕娴笑了,她很少对裴首一笑,但是笑的太过云淡风轻。

“哦,算了,我就是想说,你为什么不想去我们公司。”

“哦,没有为什么,就是不太适合我。”

“那好吧,嗯,拜拜!”

“拜。”

裴首一坐到车里,嘴角扬起一抹微笑。这恐怕是夕娴和她说的比较多的一次,虽然只是简单的几句,但还是很开心。仔细想想,他们从小就认识,说过的话却是掰着指头都能数的过来。

裴首一回想起小时候,那会儿大概还是六、七岁的样子吧。夕娴、裴思琪还有他在一起玩儿过家家,裴首一把手里的玩具递给夕娴。

“呐,这个给你!”

“不要!”

“你为什么不要!”

“蓝色不适合我!”

“切!爱要不要!”……

裴首一其实从小的时候就讨厌夕娴对他的拒绝,直到长大后,他拥有了许许多多不会拒绝他的女孩儿。人总是奇怪的,你一直讨厌的一样东西或者人,或许不知道哪天成了你夕喜欢的。这倒不是得不到原理,而是忽视原理,也就是有时候你忽视的,说不定哪天成了你重视的。

裴首一用着姐姐的名义帮着夕娴,裴思琪就当是自己间接帮助了。对于弟弟这些年的变化,她是看在眼里的,可能有些孩子的青春期就是结束的晚些吧。

清晨,裴思琪穿着一身天蓝色正装,踩着高跟鞋,神采奕奕的走进公司。

“裴姐,裴姐,你知道么?听说咱公司要搬到B座去了?”

“嗯?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搬?”

“不知道呢!小道消息……”

“你呀,又打听这些,好好干活儿去。”

“知道了啦,裴姐。”

裴思琪进到办公室,冲了杯咖啡,坐在那里还没喝几口,助理便过来通知各个部门的主管开会。

会议室,众人议论纷纷。

“咳咳……稍安勿躁啊,人到齐了,那就开始开会!”讲话的人停顿了一下,用眼扫视了一下周围,有继续讲到:“由于A座大厦被一家互联网公司收购,咱们公司决定搬到B座。”

“头儿,咱公司在这儿这么多年,这猛的搬走,会影响咱收益啊”

“商业圈儿呐还是这个商业圈儿,两座大厦距离还不到一百米,不存在影响收益。

“公司上上下下好几个部门儿,这迁移……兴师动众的。”

“这块儿公司会出一部分资金找专业的搬运公司,通知各部门儿员工收拾好自己东西就好!”

“头儿,是什么公司把咱的地盘儿抢了?”

各部门的主管一个接着一个的问。

“人家那叫收购,不是抢!你以为在菜市场呢?”

“哦哦,看我这嘴!那是什么公司把这儿收购了?”

“是一家新上市的互联网公司。”

“哦,上市公司啊……”

“还有其他疑问么?”

“头儿,具体是什么时间搬呢?” 裴思琪问到。

“说了半天,就思琪问到点儿上了,其他问题不是你们该关心的啊,这才是你们该关心的。时间定在了下周,具体流程看周计划表啊!”

“好的!”

“行了,各部门做好协调工作,散会!”

散会后,大家都四散开来继续工作。裴思琪却看到自己的员工在那里扎推说话,只见中间一女孩儿,年级轻轻,高颧骨、小嘴,眼睛倒是大的出奇。

“什么破公司,还得给别人腾地儿……”

正说着,裴思琪已经站到她身后。

“川子,别说了……”旁边的同事挤眉弄眼的提醒她,也没拦住她那张搬弄是非的嘴。

“嫌公司不好,另谋高就啊,上班期间,开什么小差!”裴思琪严厉的把川子批评了一顿,气得她直翻白眼。

到了公司搬家的那天,裴思琪抱着一个纸箱穿梭在忙碌的人群中。一男同事无事献殷勤,把自己手里的纸箱放到一边,凑到裴思琪身边:“裴姐,我帮你呗!”

“搬好你自己的吧,小心清洁阿姨一会儿给你扔了。”

那男的只好灰溜溜的搬上自己的箱子不敢说话。

走到大厦外,看到几个同事正在围着宣传栏看,其中有那个长舌妇:川子。

“主管来了,快走吧!”

“哼!”川子像是老鼠见了猫,只能干生气。等围观的人都散去后,裴思琪上前看了看,原来是一则招聘广告,正是让他们挪地儿的E时代公司。

“这明摆着是要挖走咱公司的人才啊”

谁知那个无趣男也凑过来看。裴思琪白了他一眼,他还不识趣的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没走几步 ,裴思琪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了下来。“你不是想帮我搬东西么?给!“

裴思琪一股脑儿把箱子落在那个无趣男的箱子上,压的他东倒西歪。

“那就拜托你帮我送到啊,谢谢!”

说罢掏出手机走开了。

“喂,夕娴啊,我们大厦新来了一家大公司,正在招聘呢,你要不要来试试……嗯,好的,我等你啊!”

夕娴闻声赶来。

“久等了吧?”

“快快快,来看看,你看有适合你的职位:网络营销,待遇也比你上家给的多,赶紧试试去吧!

“今天?”

“赶早不赶晚!”

“可是我这……什么也没准备啊!”

“等你准备好了,黄花菜都凉了。”

裴思琪硬是风风火火的把夕娴拉到面试的地方,外面已经排满了人。

“这家公司行啊!刚贴出招聘,就来了这么多人?”

“好啦,我自己可以啦,你快回去上班吧!”

“哎呀,不急不急,我再看看,咦?那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啊!”

夕娴顺着裴思琪指的地方看去。

“叫川子的,在我们公司是出了名儿的爱打小报告。她竟然也来应聘。”

“可能是想另谋高就呗!”

“哼!我看她是想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她是不是惹着你裴大小姐了?”

“夕娴,你怎么能帮外人说话呢?再说了我裴思琪是那种小家子气的人么?我就是看不惯她那种人品。”

“好好好,不生气,不生气啊!”……

“25号夕娴!”

“该我了!”

“加油!”

“嗯!”

进入面试的房间,主面试官是一位三十出头的男子,戴着银丝边眼镜,长相白净,看起来又斯文又绅士。

“请坐!”

声音也很有磁性。

“夕娴,请问你是哪里人?”

“我是本市的。”

“你以前做过销售么?”

“是的,有过三年的化妆品销售经验。”

“那你对网络销售有了解么?”

“嗯,了解点,可能不是很专业。”……

“嗯,好,如果让你在网络上给一款女性化妆品做广告,那会怎么做?”

夕娴想了想,起身走到那位主考官面前。把脸和他的脸放在同一水平面上。

“当一位男士的皮肤比你还细腻时,该是你拯救自己的时刻到了。”

那位主考管有些诧异,随后又露出温和的笑容。

“好,夕小姐,我们会把面试结果发到你的邮箱里。”

面试终于结束了,裴思琪也一直在外面等着。看到夕娴出来,急忙上前去问:“怎么样,怎么样?”

“等通知呗!”

“你倒是一点儿也不紧张啊!”

“我都多大了,再过几年都奔三了,有什么可紧张的啊!”

“我比你大两岁,先比你早奔两年啊!”

“那你还不快点把自己嫁出去?”

“嘿!学会关心我了哈!”

“哎呀,哎呀,别掐我……”

“哈哈哈……”

两个人又说又小的出去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