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国民妖精:总裁超护短

2020-06-27 21:05

第5章不考虑再约一次

傍晚,华灯初上。

顾知夏处理完手上的工作,习惯性的打开手机站在医院门口等车。

“滴滴~”

响亮的鸣笛声由远及近。

顾知夏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离她预约的时间还差几分钟。

没想到这个司机师傅倒是还蛮准时的。

拉开车门,顾知夏就坐了上去,头都没抬的继续刷手机。

黑色的轿车飞快的在路上飞驰,一直在刷手机的顾知夏莫名觉得车内的氛围有些诡异。

她狐疑的瞄了一眼身侧,下一秒,魂都要吓飞了。

“你……你,你怎么在……在……”

顾知夏娇小的身子紧紧贴着身侧的车门,一脸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之前手里的手机更是远远的掉在阎司寒的身旁。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阎司寒抬了抬眼皮,对顾知夏上车后的无视,他显然很不爽。

顺手捡起顾知夏的手机,阎司寒扫了一眼,是个便签,最上面一行小字【嗡嗡不喜欢吃的食物:橘子,牛奶,白菜,柿子,辣椒……】

他眼神微变了下,将手机往旁边一丢凉凉道:“这是**。”

“**?”顾知夏白眼一翻,恨不得哼给他听。“堂堂阎家的人会**滴滴司机?谁会信?”

她摔倒的老太太不扶,就服阎司寒!

阎司寒闻言,淡淡的目光扫过顾知夏,幽幽道:“堂堂阎家的人被**做特约演员,还是床戏,谁会信?”

噗——

顾知夏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这个姓阎的**,分明是拿昨天那件事情堵她!

默默的回到座位上,顾知夏拿起手机打算继续装死,没想到阎司寒却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他单手托着下巴,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顾知夏,“顾小姐今天还约不约特约演员?”

约个毛线!

顾知夏愤愤的用指尖戳着手机屏幕,瞄了一眼车窗,内心想跳车的欲望愈发明显。

“床戏我可以打个五折。”

“……”

面对阎司寒一拨又一拨的骚操作,坐在前面当司机的叶青显然憋笑都要憋炸了。

这么骚气蓬勃的人竟然是他的Boss?

他一直以为他的Boss是个钢铁直男,才单到现在,很明显他想多了!

“叶青。”

蓦地,阎司寒清凉的嗓音飘了过来,惊得叶青一个激灵。

“是,先生。”

“开过了。”

“……”

随着一声刺耳的急刹车声,顾知夏整个身子向前撞去,好在她眼疾手快,直接扯住了坐在一旁的阎司寒才没有被甩出去。

“姓阎的你想要搞谋杀吗?!”顾知夏愤愤的瞪了阎司寒一眼,不满的冲他吼了一句。

可当她看到阎司寒身上被抓的位置,顾知夏又默默的收回了小手。

阎司寒扫了一眼被顾知夏那只小咸猪蹄抓过的位置,漆黑的眸子眯了眯,嗓音凉凉:“坐车系安全带难道不是常识?”

这下顾知夏连反驳的话都没了。

她一定要给他差评!绝对的差评!绝对一颗小星星都不会给他的!

似乎看出了顾知夏的心思,阎司寒再次开口:“我的专车只接送过顾小姐,所以记得好评。”

威胁!这绝对是**裸的威胁!

顾知夏听的白眼一翻,转身就要推门下车。

可下一秒,她的手腕再一次被阎司寒扣住。

几乎下意识的,顾知夏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小嘴。

阎司寒微微一愣,旋即唇一挑,眉眼浮现出一抹邪气。

大手一用力,顾知夏连人带手几乎要贴到阎司寒的怀里。

“顾小姐真不考虑再约一次?”阎司寒紧握着顾知夏的手腕,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再次问道。

顾知夏连连摆手,“不用,不用,真的不用!”

早知道阎司寒这么难缠,她第一次就不该拿三百块钱甩他!

现在倒好,伤了这个**的面子,他还不可劲的发江湖追杀令收拾她?

看着顾知夏唯恐避之不及的表情,阎司寒抿抿唇,眼底的精光一闪而过。

“既然如此,我不妨友情提醒一下,如果一会临时参演,我这价格可就水涨船高了。”

“这一点叔叔放心,”顾知夏俏皮的冲他眨了眨眼,“从今往后,我绝对不会再找您**!”

再找,她就是孙子!

说着,顾知夏趁机抽出小手,一溜烟跳下车跑了。

望着顾知夏娇小的身影,阎司寒眼底的笑意更浓了。

“这家伙简直就是神经病,演戏有瘾怎么不去出道……”顾知夏一面走着还不忘吐槽阎司寒。

想起他刚刚的所作所为,顾知夏莫名有些烦躁。

“哟,真是巧啊!顾知夏!”

远远的,一个熟悉而又讨厌的声音钻进了顾知夏的耳朵。

她抬眼看着远处站在阎家门口,盛装打扮的女人,嗤笑了一下。

“是真巧还是某些人别有用心,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吧?”

顾知夏说着,便上下打量起陆秋梦来。

瞧她一身露背又露胸的拖尾晚礼服,确实挺有料。

“呵呵!”陆秋梦冷笑了一声,眼底闪过一丝嘲意,“别有用心的人恐怕还不知道是谁,明明昨天刚刚悔婚,今天就急急忙忙的来阎家……”

陆秋梦微昂着下巴,高傲的围着顾知夏转了一圈,才继续轻蔑的开口:“穿的这么寒酸,还真不怕给星宇丢人!”

闻言,顾知夏扬眉对上陆秋梦的眼睛,唇畔却微扬起一抹嘲讽的笑。

“穿的再好看,阎星宇也不娶你啊。”撂下这句话,顾知夏一个转身,就走进了阎家正门,只留下陆秋梦怨恨的站在原地。

她一定会让阎星宇娶她的!一定!

陆秋梦握了握拳,提着晚礼裙的裙摆,一溜烟追了上去。

她绝对不能让顾知夏捷足先登!阎星宇是她的!

一进阎家大门,顾知夏的眉头就皱了皱。

原本以为是简单的吃饭,没想到搞得场面竟然这么大!

整个阎家前厅的绿坪都被装扮了起来,俨然一副开宴会的样子。

顾知夏不得不承认,她这身简单的装束确实寒酸了……

“知夏。”

忽的,一个熟悉的嗓音传了过来,顾知夏转头望去,迎面就对上一个中年男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