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顾先生的念念不忘

2020-06-27 15:05

十岁的余念拥有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庭,一个疼她爱她的母亲和一个成功的父亲。

可也是在十岁那年,一夕之间她变得一无所有。

那天早上,余念还清楚的记得,她一大早就被他爸爸给叫起来了。

还没睡醒的她并没有发现爸爸的异常。

爸爸像平常一样给她做了一份早餐,因为妈妈待产,所以现在还呆在医院。

早餐还是和以前一样,三明治和牛奶。

余念不喜欢吃鸡蛋,可每次爸爸都是连哄带骗的让余念吃下去。

余念盯着自己眼前的三明治,犹豫了几秒还是乖乖的把三明治吃干净了,爸爸也像往常一样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头。

倏然,一道手机**响起来,爸爸拿起手机按接听键。

说道一半,爸爸突然急暴起来,他边说边往外走,余念被吓得愣了愣。

骤然,余念听见楼下传来了警笛声,余念跳下椅子,踩在阳台上,想楼下看了一眼,正好也看见了她爸爸走了出来。

警车停在她爸爸的面前,穿着制服的警察从车上走了下来,走到她爸爸跟前……

一抹不安油然而生,余念跳下阳台,没穿鞋子直接跑出去。

可让余念记忆如新的是她一推开门就看到爸爸疯狂的跑出马路上,对面迎来的黑色轿车,直直把他撞飞出几十米。

那时余念才十岁,她亲眼目睹她的爸爸在在血泊之中……

不知是谁告诉了妈妈,妈妈一时情绪奔溃引来了早产,余念坐在手术室的外,异常安静的坐在长椅上,那双眸子没有任何光彩。

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灯暗下来,医生走出来,“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余念虽然年纪小,但是她隐隐约约的明白医生的话。

护士推着她妈妈出来,余念看着被蒙上脸的妈妈,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来,余念不甘心的拉着医生的手,“医生叔叔,我妈妈还会醒的,对不对?”医生看着余念,没有说话。

余念在十岁那年,就认识到了灰暗。

一夕之间什么都变了,她变得没人疼,没人爱的孤儿。

余念经常去看在保温箱里的弟弟,透过玻璃窗。

知道弟弟是先天性心脏病,余念去找她的叔叔伯伯,可是每一个都是冷嘲热讽。

可余念没有放弃,她去大排档刷碗。

可尽管余念很努力很拼命,可她还只是个十岁女孩。

有一次余念饿倒在医院的门口。

醒来时就看见了她的小叔红着眼睛看着她说,叔叔带你和弟弟走,好不好?

那次是余念第一次在失去父母后感觉到的一点点人间温暖,她憋不住情绪,抱着她小叔大哭起来,仿佛是在哭诉着什么不公的事。

叔叔带着余念姐弟俩回美国。

叔叔家有两比她大的堂姐,叔叔和堂姐都很疼她和余夏,堂姐有的,余念不会少,甚至还会比堂姐的更好,叔叔家很有钱,漂亮的橱窗里华丽的衣服,漂亮的芭比娃娃,叔叔都会给余念买。可尽管是这样余念始终觉得在这个家,他们姐弟两始终是个局外人的亲人。

余念一直以为她的青春年少就是这样平淡无奇的延续下去,可,直到遇见他。

那天,正好是平安夜。

余念像往年那样,拿着一个苹果,站在一棵巨大的圣诞树下。

圣诞树很大也很高,树下堆满了礼物,广场放着圣诞歌,处处洋溢着浓浓的圣诞气氛。

雪花飘飘纷纷扬扬,落在她的头发上,在钟声敲醒的那一刻,余念大口的咬了口苹果,然后闭上眼睛许愿。

过了十几秒,余念才慢慢的睁开眼睛,可这次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少年。

他就站在她的正前方不远,他的皮肤很白,五官就像是被上帝精心雕刻一样,那时他一袭白衣黑裤,雪花纷纷扬扬的落在他的头发上,肩膀上……

余念呼吸一顿,心跳猛的漏了一个节拍。

那时余念就觉得他像是一个从天而降的王子,一个很漂亮的王子!

可是她忘了!

她没有漂亮的王冠,她不是公主。

没有梦幻的水晶鞋,她也不是灰姑娘。

余念以为那只是一场美好的缘分,没有故事的缘分。

可后来才知道她想错了。

余念初中毕业后,她就跟小叔说想回川城读书。

她的成绩十分优异,叔叔知道她要回国念书也十分支持她,而她小叔不知道的是余念其实是打着回国念书的理由暗地里悄悄去查她爸爸当年的事情。

……

九月是个开学季。

川城的黎川高中,校门口十分热闹。

余念一头乌黑柔软的长发乖顺的披在肩头上,小脸素净,眉眼如画,一双灵气逼人的眼睛澄澈而明亮,漂亮至极。

她一袭法式复古少女的法国小众桔梗裙白色蕾丝连衣裙,收身显瘦,尽显她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

只不过少女的神情恍惚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知是谁撞了她一下,余念重心不稳的往倒去……

倏然,手臂被大力的一拉,还没等余念站稳,一个俏丽的少女就站在她面前。

“嘿,你还好吗?”

余念抬头一看,少女穿着校裙,胸前的校徽是黎川高中的标志,她长着很漂亮,长发微卷,一张脸蛋很精致,清纯也楚楚动人就像青春电影里那个长发飘飘的校花。

余念摇了摇头,刚回国她还没得及适应,张口下意识说出一口流利,标准的英文。

在余念说完后,少女明显愣了一下,转而扬唇一笑。

余念勾了勾唇角,低下眉眼绕过她向校园走去。

余念去报道的时候遇上了白薇儿,然后也遇见了那个在雪地里的那个男生。

白薇儿似乎和他挺熟的,熟络的跟他打了个招呼,他也只是很冷淡的点了点头,什么都不说,最后还是白薇儿告诉她,他叫顾时。

高一是按中考成绩分班。而像余念这种特殊的只能**普通班。

余念是属于那种慢热型,不过正好和白薇儿同班。

白薇儿跟余念介绍顾暖时,余念才知道原来早上那个少女是顾时的妹妹。

余念很从小到大就没什么朋友,当白薇儿和顾暖向她伸手说做朋友时,她突然感觉到很奇妙。

因为余念不想寄宿,小叔就在学校附近的锦绣园买了一套房子给她住。

晚上,回到家的时候。

余念随手翻出一个本子,她趴在桌子上涂涂写写。

脑海里倏然掠过第一次遇见顾时时的情景。

顾时……余念情不自禁的在本子上一笔一划,规规矩矩地写下了这个两个字。

-

因为顾暖是顾时的妹妹,所以余念见顾时的次数也逐渐越来越多,她对他的注意也越来越深,每次一个人的时候,想他的次数也逐渐频繁。

余念只以为自己得病了,可有一天顾暖突然问她,她是不是喜欢她哥时,她才发现,原来她早就喜欢上了那个男孩。

顾暖问她,什么时候喜欢他的?

余念想了想,可能是开学那天开始,也可能是在每次看见他的时候,也许更早就是在那次圣诞夜的时候,那匆匆的一眼。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