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筑基五千年

2020-06-27 15:04

第12章他先动手的

王玲燕的同桌莫紫附和道“是啊,被开除后,肯定会遭到胡家的报复。”

“陆少可是胡家独苗,不出意外叶欢一样惨,更别说他还打断人家陆少的手。”

胡河亲自到学校。

黄生压力甚大,如果处理得不满意,胡家人肯定也不会放过他。

坐下来想清楚其中厉害关系后,黄生脸色有些苍白。

搞不好连自己的前途都没了。

“叶欢,这件事太严重了,还是交给学校领导处理吧。”

“你趁现在打电话给你家里人,让他亲自到学校接你回家。”

“你…好自为之吧!”

叶欢倒是无所谓。

不过是顶替叶家最后一人,之前用叶心的身份也是在学校混日子。

被胡陆欺负,就当是为后人出口气吧。

训导主任办公室内!

林作栋双手撑着桌面看着对面的叶欢。

“叶欢,你知不知道你已经严重违反了校规,你要面临的不仅仅是停学处分?”

叶欢微微摇头,“不知道!”

林作栋愣了下,皱着眉头冷道“那你为什么要打架?”

“是他先动手打我,我的课桌被他打坏了。”叶欢说道。

“那也不是打架的理由,弄坏了你的桌子就应该打架了?还下那么重的手。”

“既然是他先动的手,为什么你什么事都没有?”

林作栋完全是一副凌厉严肃的表情。

吓唬别的学生还可以,但吓不了叶欢。

“跟你们说?你们肯定帮他啊,到时候我还不是吃哑巴亏?”

“至于为什么我没事......你觉得那几根番薯打得过我?”

叶欢不由地笑道。

“闭嘴!”

林作栋气得脸都红了,还没一个学生敢这样回答的。

“打了人还理直气壮?打电话通知家长,你这样的学生没法教了。”

“林主任,叶欢的母亲刚生他出来就没了,父亲在初中时期去世了。”

黄生说道。

“孤儿?孤儿就更应该好好读书,若是因为这件事被学校开除了,你以后怎么办?”

“你对得起九泉之下的父母吗?他们把你拉扯大也......”

叶家这百世以来基本是差不多的命运。

不过黄生不说,叶心绝对不清楚。

他还以为叶欢有个老父亲在世。

“训导主任,要怎么处来随你高兴吧,我不想听你说废话。”

林作栋被气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你......”

“你真是烂泥扶不上墙,知不知道胡家没那么好惹?”

“胡河还能忍,但出了校门口你也不会好过。”

“要是胡小龙来了,不死你也的掉层皮!”

叶欢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那就等掉了再说。”

林作栋当真给气得脸红脖子粗。

“原本还以为你肯悔过自新,态度能稍微改变一下,我可以帮你求求情。”

“你太让我失望了,既然如此,你自求多福吧。”

叶欢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三分钟后,训导主任办公室门口出现了个虎背熊腰的平头大汉。

这人浑身上下都是一副横练的肌肉,连脸上的肌肉也明显。

“谁是叶欢?”

声音粗犷,怒气冲天的冲办公室里的人问。

林作栋的红脸唰地变得惨白。

胡小龙杀到了。

“胡先生,叶…叶欢毕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我们会......”

整个办公室就三人,黄生和林作栋的年纪稍大。

所以胡小龙的眼光落在了叶欢的身上!

“就是这鳖孙打我侄儿的吧?老子不把他手脚打断,怎么对得起我那断了手的侄儿?”

说着,上来抓着叶欢的后脖子。

“胡…先生,这里毕竟是学校,还请您......”

林作栋根本就拦不住,胡小龙是胡家最能打的。

“哼!”胡小龙右手一紧,正想把叶欢提起来。

谁知叶欢不知何时抓住了他的中指。

手多紧,中指被弯曲就有多痛。

叶欢微微一扯,胡小龙眉头深皱。

不管他多大力,中指完全失控。

才一个中学生,竟然有这么大的气力?

“如果你也不想断手的话,我劝你最好别对我动手动脚,否则我让你去陪你侄儿!”

叶欢淡淡说道。

胡小龙是外劲强者,在外劲修炼当中算是数一数二的横练大师。

没有内劲,凭靠身体的强劲修炼。

所以气力肯定非常人所能比。

他想抽回手,可中指被叶欢死死的夹着。

“就凭你?乳臭味干的犊子......”

抽不回手,胡小龙举起左手狠狠的往叶欢砸出一拳。

砰!

叶欢举手轻松挡了下来。

咔!

同时,胡小龙右手中指被叶欢向后折,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趁松开的刹那,叶欢转身一拳砸在胡小龙的腹部。

砰的闷响,胡小龙连数倒退出办公室,滚倒在地。

“训导主任,你都看清楚了,是他先动的手,跟他侄儿一样!”

“我不可能站着被他们打死吧?”

林作栋想说什么,最终长叹了口气。

这下无可挽回了。

胡家肯定不会让叶欢在学校呆下去!

就在这时,林作栋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拿出电话连忙接了。

“喂,你好赵先生!”

“嗯,我是林作栋,不知道赵先生......”

“是是,他现在就在我办公室。”

“啊?这…不太好吧?胡先生亲自到学校......”

“好的赵先生,我明白了!”

说完挂了电话,他的眼神中充满了震惊与不可思议。

“叶欢,你先回教室吧,学校会帮你处理后续事宜。”

黄生一愣,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让人奇怪。

“那我走了。”

随便他们怎么处理,叶欢转身就走。

黄生好奇的问道“林主任,怎么回事?”

“赵传先生亲自打电话来,竭尽全力保叶欢,叶欢在学校在,叶欢走,拆学校!”

说完,林作栋的手突然抖了起来。

回想起电话那边的声音,比胡家可怕多了。

黄生的脸色变得难看,从言语中可看出,叶欢对赵家多重要。

还好刚才没有把事情做绝,否则叶欢若报复,恐怕......

后果不堪设想!

............

“我儿子手被废了,你说所有的责任不在那小子?”

胡河拍桌子站起来,怒气冲冲的对林作栋冷道。

“我们也是按校规办事,是胡陆先对叶欢动的手,责任不在叶欢!”林作栋已经冷汗淋漓。

胡河咬牙切齿,沉声冷道“然则就是有人保下那小子了?”

林作栋连忙赔笑点头,“只是保住他在校内没事,如在外面,纯属意外......”

胡河阴沉地笑了起来,仿佛想到了什么,冷道“他很快就会付出代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