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还好告白不算晚_楚洛墨林子然_萌萌

2020-05-29 12:02

第22章

“哥,小叔去哪了?一直没有消息吗?”萌萌突然想到,一直都没见过戚远河,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戚海明也并不清楚戚远河的去向,萌萌借着慕氏的力量逼迫戚远河下台之后,戚远河拿了一笔钱离开戚家,没听到任何消息。

“这不太清楚,他向来独来独往的。”努了努嘴,“我早上看新闻,有个人好像小叔,但是名字不一样,我也不敢确定。”

戚海明没在意,“是吗?”

“长得蛮像的,涉嫌非法集资,我有点担心会是他。不然哥你查查看。”萌萌搜索着早晨看到的新闻,越看越觉得像戚远河。

“我一会儿就看。”戚海明赶着有事,回来便把这事儿忘了。

所谓祸害遗千年。

一早早起慕洛城与萌萌在小区里遛狗散步——堂堂还是十分听他俩的话,尤其是萌萌。

两人试验过,萌萌装作被慕洛城欺负,叫堂堂去咬他,堂堂还算聪明没上嘴,不过对着慕洛城凶凶地狂吠,那意思想在说:“你怎么能欺负她?再欺负她你就是坏人。”

而萌萌跟慕洛城耍无赖恶作剧时,堂堂就趴在一旁默默看着,不声不响安静的要命。

慕洛城当即感慨过,连宠物都这么有眼力,他以后地位可想而知。

萌萌凑在他跟前撒娇,他是家里老大,她什么都听他的。

突然有记者冲了出来,慕洛城下意识地将萌萌搂进怀里,护住她的脑袋不让他们见到她的脸。

萌萌牵在手中的绳子瞬间滑落,堂堂对着记者猛叫不止,记者真是够拼,还问慕洛城:“慕先生,有人说你跟慕洛阳的妻子相恋是真的吗?”

“当初戚小姐净身离开慕家是为了跟你在一起吗?”

“你们真的有过不合伦理的关系吗?你不会觉得愧对于自己弟弟吗?”

“慕先生,请问这是戚小姐吗?你们在一起多久了?盛传慕先生婚姻不睦,是否考虑离婚呢?”

……

一连串的问题像机关枪一样,突突突突不停扫射。

慕洛城只是护住萌萌不被他们看见,并没有回答一句。记者们碍着堂堂不敢太靠近,有个不怕死的上前了一步,堂堂顿时扑了上去,大家吓了不轻,慕洛城冷眼看着,终于在堂堂要发飙之前制止了它:“堂堂!回来!”

愤愤瞪着那几个记者,堂堂绕着他们踱了一圈,才乖乖回到慕洛城身边。

那记者吓了个不轻,虽然堂堂还没长成英俊的成年大白熊,不过现在也让人无力招架了。

“这些问题皆是私人家事,无可奉告。关于不实消息难道媒体没有自行判断的能力吗?若有恶意中伤的报道,我相信不仅慕家,戚家也一并会追究到底!”

慕洛城冷声做了回应,萌萌紧贴着他的胸口打了个寒噤。他怕她会想起什么,无心追究记者的责任,就想带着萌萌赶紧回去。

小区安保把记者们赶出了小区,又对两人表示抱歉,按说小区的安全工作做的已很好,外来人员必须经过户主认定才会允许进入,不知这几人怎么混了进来。以后一定会更加严格防范,保证给住户们宁静舒适的居住环境。

萌萌一直没有说话,像在努力追忆什么。慕洛城无暇再耽误下去,拉着她回了家里。

“洛城,那些人问的问题,都是什么啊?”萌萌没想着把自己往这些问题上对号入座,慕洛城去院子里把堂堂安顿好,揉揉它的脑袋,“堂堂表现很好,以后也要这么保护萌萌,知道吗?”

堂堂欢快地摇了摇尾巴,慕洛城进了屋去,萌萌在楼上换衣服,他注视着她,酝酿着该如何开口。

他也不想骗她。

“洛城,你不想说?那我就不问了。”萌萌扁嘴在他脸颊留下个浅吻,洛城搂过她的腰,“没什么不能说,只是,萌萌,你听了,要谅解我。”

萌萌认真地答应,“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啊。”

他抱她去了窗台上坐着,自己站在她身前,静静凝视着她背着光的精致五官,犹疑着说:“我该从哪里和你说呢?”

轻松一笑,“想到哪里,就从哪儿说吧。”

“嗯。”慕洛城的脸在阳光下显得温暖而柔和,萌萌抬头抚着他的发,安静地听他陈述着过去的事情。

“洛阳从小心脏不好,他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包括他要娶她的时候,我怕他们是为了洛阳的财产,不过也都由了他。洛阳爱她呵护她,两人也有一段美好的时光,可惜洛阳走得太快,才不过半年。”

萌萌听着,心里有什么东西堵着,有些憋闷。

每次都替洛阳哥感到可惜,总觉得听哥形容的那么优秀儒雅的人,给人带来那么多的温暖,不该这么快离开才是。

“我见她在洛阳离开后,每日多了许多应酬。多是喝得大醉,她那么漂亮又不谙于事,外面的男人对她怎么会没有想法。我恼她对不起洛阳,又不肯爽快离开,不过是想羞辱她令她自己提出离开慕家的事。是我先对她动了心。”

萌萌手一抖,怔了半晌,“后来呢?”

“我控制不了自己,可她念念不忘着洛阳。我甚至问过她,要她嫁给我。”

“她没答应?”萌萌心有点说不出的疼痛,他苍白一笑,“是啊。”

“后来呢?”

“安排了一场闹剧,她明知是我做的,还是接受了。”慕洛城叹息,萌萌恍然,这便是琳琳姐说的“他得不到她,便毁了她”?

“可她怎么会死呢?”萌萌还是不解,“琳琳姐说,她做了令人无法原谅的事,难道她逼她去死?”

慕洛城打了个冷战,萌萌一惊,忙握住他的手。他极不愿想起那些事,“她怀着我的孩子,宋琳想借此要我对她好些。不过宋琳被人设计,骗她出来以后,就被人带走了。她是死了,连带着孩子一起。”

希望如今的萌萌,能够有一个崭新的生命吧。

“洛城……”萌萌想要安慰他几句,他没让她说出口,“其实她离开慕家时看我的陌生的眼神就已让我后悔了。我只想她平安地把孩子生下来,总有一天能求她原谅。没想到,就那么失去她了。”

他埋头在她胸口,“我极不敢想过去的事。我倒宁愿活在假想里,假想如果她一早不是嫁给了洛阳而是我是怎样?如果我早听了洛阳的话,相信她并好好照顾她又是怎样?如果我大胆承认爱上了她,是不是不会害她到那一步。”

萌萌轻轻拍着他的背,“都是过去的事了,别再想了。你现在不是有我吗?我会好好陪着你的,有什么话都毫不遮掩保留地告诉你,好不好?”

洛阳临终前对洛城说:“哥,要是你喜欢萌萌多好。我可以放心把她托付给你,有你照顾她,她就不用改嫁了。有你照顾她,比谁都放心。”

如果洛阳知道,也会怨他没有照顾好她吧。

如今他将按着洛阳说的,“我会好好照顾你,一辈子不让你觉得委屈。”

“萌萌,你能在我身边,已是我最值得庆幸的事了。”

“我也是。”她抿起嘴,心底却好奇着,极想见见那个女人。

“什么事。”慕洛城向来知道戚海明对他怀有芥蒂,自合并以来仅到过安扬大楼一次而已,这又亲自来找戚海明,肯定是有什么要紧事。

隔着长桌对视,慕洛城思索了一番,“戚远河遇上难处了吧,向媒体卖消息换钱。”

戚海明这才想起萌萌说的新闻,非法集资的嫌犯,长得与戚远河颇为相像。

“怎么说?”

“今早被一群记者追问关于萌萌的事,我并不怕什么。反正我在媒体渲染之下生活本就糜烂,只怕萌萌见了,会勾起什么来。”

淡静开口,戚海明皱眉,“确定是小叔说出去?可他怎么知道你和萌萌……”

“洛阳死后,他和温兰都极力推崇萌萌和我在一起,同是希望萌萌能从我这里拿到慕家的命脉。”平静的叙述似乎与己无关。

“你这么清楚?”不敢相信,慕洛城微抿了嘴,“只要他们想了,有何怕别人会不知道?不经意间,难免会流露的。”

戚海明认同地点了下头,又问:“小叔说了什么?我该做什么?”

“我看了下,网上关于萌萌的照片是查不到,你当时费了那么大力气抹去萌萌和慕家关联的消息还是有些用处。现在媒体暂未找到萌萌的照片,加上慕家的律师团体严阵以待,且不会闹出什么风浪。”

“时间久了可就难说,毕竟已影印的旧报纸和杂志上还是有萌萌与洛阳的报道。又有一个小叔,谁晓得他急疯了会编出什么瞎话来。”

慕洛城同意了戚海明的说法,“先把戚远河解决掉,不能忘了还有一个温兰。”

“他现在阮北羁押,解决他能有什么办法?”戚海明思虑了一番,“他想要戚氏企业是不可能,现今一定要我保他。终归是有血缘的人,我做不出什么狠毒的事来。”

慕洛城看了看戚海明,“能用钱解决的事便好办。你先找律师把他保出来,剩下的我来做。”

微蹙起眉头,“你打算怎么做?”

略勾了唇角,“你放不开手的事。”

“毕竟也是萌萌的叔叔,你不要太不留情面。”忖度思虑了片刻,戚海明还是决定该给戚远河些教训。

慕洛城对戚海明缓缓而笑,“起码有一点我们是在统一战线。”

不解,“我和你有什么共同之处?”

“都尽己所能让萌萌远离伤害。”

戚海明内心还是抵触了他,“那你呢?让萌萌变成这样的,不就是你吗?”

是啊。慕洛城默默在心中一叹,轻声问道:“这样不好吗?她见着我不会像过去那么畏惧,心里不再抗拒纠结。她忘记了洛阳,可以重新开始她的生活。”

稍停了会儿,“你作为她的哥哥,当真愿意她为了洛阳,耽搁一辈子?”

戚海明被什么重物狠击了一下似的,“你是洛阳的哥哥,他对我说你是待他最好的人,更是他最信任和羡慕的人。我从不曾想过你会那样对待萌萌,完全不在乎洛阳的心情。要按洛阳的个性,他一定希望萌萌过得好,无论身边是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