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贵女谋

2020-05-23 21:04

寒星低眉,轻轻哦了一声。自从她被送来服侍言锦以,她就感觉出这个女孩的不同,不像是外界传言一个刚醒的傻子,行事谋略都像极了一个人,但是看着言锦以的容貌,应该是她多想了吧!

随后跟上了言锦以。

言锦以没有武功,寒星一路施展轻功来到蒋府前,府内传来一阵阵哀嚎。府外围满了百姓。都在议论着这已经是这个月死的第四个高官了。

言锦以一愣,四个?随即苦笑,好像她也算是一个!

“想进去看看吗?”寒星问道。

言锦以眼睛亮了亮,两个人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越上一间房顶,趴在上面看着下面的情况。

“这死的并不诡异啊!”言锦以看着下面的尸体,疑惑的问道。

“另两个人不是这样死的。”寒星也不知道这个为什么会不同于寻常。

言锦以拍拍寒星的肩膀“我们下去,在蒋府周围逛逛。”

寒星点头,带着言锦以飞身下了房顶,在蒋府周围逛荡起来。

“姑娘!”寒星轻声道。

“怎么了?”言锦以赶紧凑上头去。

“这里有打斗的痕迹,有人受了伤。”寒星指着地上的小红点,显然有人将现场处理过。

言锦以看着地上的红点若有所思,要是其中一方是杀手,那打斗的一方是谁的呢?

蒋铭?

言锦以否定了,蒋铭的武功没有这么高,再说,杀手不要再把蒋铭拖回屋里。毕竟脸上比没有当时的那种神秘微笑。

那还有谁呢?

贤王......要是贤王查易昭靖,就肯定要让人跟着蒋铭,言锦以突然想到自己房间里的贤王,脸色暗了暗,看了她得想个办法缠着贤王才行。那日御书房里的人显然贤王和言御史是值得信任的。

言锦以想着,一道身影从胡同口走过。

言锦以看着那道身影,微微眯眼,轻唤了一声寒星便追了上去。

前面的人显然发现了有人跟踪,一个闪身便消失不见了。

“姑娘!”寒星惊讶的看着言锦以。

“没事!”言锦以眉目染笑。

“不知二位姑娘跟着在下做什么?”身后出现一道男音。

言锦以转身,打量着眼前人,“你竟然还回来了?你不是已经走了吗?”

男子不明所以,只是皱眉看着眼前的女子。这个女人给他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是为什么。

“千面客?”言锦以轻声问道。

男子和寒星皆是一震。千面客是有名的怪盗,同他交过手的人皆试不出他的武功,唯有两点世人皆知,千面客轻功绝顶如同御风,易容术之高超无人识得真面目。

“姑娘说的是谁?在下没我怎么听过”男子笑着挠挠头,看向言锦以的眼睛中只有憨笑。

言锦以看着他,笑的温婉,也不说话,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

眼前的男子被她看的发毛,眼看嘴角憨厚的笑容就要挂不住了。

“你还不走?”言锦以有些吃惊的看着他,竟然能让自己看这么久,有长进了?

男子古怪的眼光看了言锦以两眼,随即转身拐了个弯走了,寒星追上去,哪里还有那个男人的身影。

言锦以笑眯眯的站在后面“告诉楚航,找千面客,他可能知道蒋铭被杀的细节。另外,放出风去,鬼手神医赛阎王来建京了。”

寒星有些震惊的看着言锦以。

从胡同里转出来,就看见贤王刚从蒋府出来,从容的上了马车。言锦以细瞧着,脸上的笑意更甚,刚想缠着他,他就跑到她面前来了。难得这么心有灵犀,于是,更是以迅雷不急眼耳之势钻进了马车。追风察觉伸手想拦,在看清她的样貌之后又迅速收了手,面无表情的站在马车旁,淡定的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在场的那些人看着追风的表情,不由得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追风也没请示里面的人,淡定的让马车前行。

萧止苏皱眉看着眼前的人,不明白为什么什么时候都能遇见她,“你怎么在这里!”

“偶遇!”言锦以笑。

“这里发生了命案,你不该来这里的!”萧止苏眉头皱的更紧。

“我不怕!”言锦以笑。

“这跟你怕不怕没关系,一个女孩子应该去买买胭脂朱钗。”萧止苏揉眉。

“我不喜欢!”言锦以笑。

“不要胡闹!”萧止苏严肃的看着她。

“你让我跟着你我就不胡闹!”言锦以也严肃的看着他。

“你跟着我做什么?”萧止苏头疼。

“查易将军谋反案!我昨天反复的想了想,我觉得,我必须跟你一起查案,易将军是我最敬佩的人,我一定要亲手揪出幕后主使!”言锦以坚定道。

“不行!”萧止苏觉得头胀......

“你昨夜闯我闺房!”言锦以眼泪汪汪的看着对面的人,一双储满泪水的大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他,很是幽怨。

“......”萧止苏没了动静。

“同意吗?”言锦以盯着他看。

“......”

“你要是同意,那张软塌你随时可以上去睡!”言锦以信誓旦旦!

“......”

言锦以低头,没在说话,萧止苏好奇的望过去,一滴泪刚巧滴落,砸在她素白的小手上。也砸的萧止苏一颤。

萧止苏叹气,自己这事造的什么孽!

望着滴落的泪水越来越多,他也有点受不住,“行!但是万事听我安排!”

“好!”

言锦以猛地抬头,哭的通红的眼睛已经没了半点悲伤,满满的都是惊喜与期望。看的萧止苏也有点动容。

“你放心,你一定会对你今天的决定感到自豪!”

萧止苏挑眉。从怀里掏出一块帕子替她擦了擦哭花的小脸。

“易昭靖要是知道你的为她做了这么多肯定会非常开心。”

言锦以一愣,忽而咧开嘴笑了“她知道!”

马车缓慢的行驶着言锦以看着外面沸沸扬扬的街道不由得愣神,她是易昭靖的时候可以在这条街道上肆意,而现在只能带着面纱当做没见过的样子,重新认识已经深刻在记忆里的街道,不由苦笑。

“现在案子查多少了?”言锦以问道。

“没有头绪!蒋铭死后这件事变得更加难以入手。”萧止苏看着她,慢慢将经过和盘托出,与她知道所差无几。

两人几乎同时没了声音。

“你还记不记得前几天你训斥的说书人?”言锦以突然想起这件事,她当时觉得这个人或许是个突破口也不一定,让人跟着却没有什么发现,她总想亲自去看看。

萧止苏疑惑的看着言锦以,问道“你当时在那里?”

“嗯,二楼!”

“为什么?”萧止苏皱眉。

“直觉吧!当时公主都问的那样犀利了,说书人依旧面不改色。甚至还有点嘲讽的味道,总觉得说书人背后没有这么简单。”言锦以回想着当日的情况,越想越觉得不对。

萧止苏掀开车帘“让无影去查当日那个说书人。”

车外的追风一愣,这两位在里面合着不是风花雪月?而是刀光剑影?追风抖了抖,但还是迅速将安排传了出去。

“若是有消息你一定要告诉我一声。”言锦以紧紧盯着他。

“一定!”

得了萧止苏的肯定答案,悄悄掀开窗帘往外一瞧,差不多快要到她家了,便让他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下了车。萧止苏在车上挑眉,还以为她要当街跳车呢!

言锦以带着寒星回了诗锦园,就看见青娘在那里翻箱倒柜的找东西,不由得好奇“青姨,你在找什么?”

青娘见是言锦以回来,放下手中的东西,笑道“你忘了,太妃大寿就在眼前了,贤王是给你单独下了请柬的,我在找有什么能拿出手去的。”

言锦以听闻,想着当时看的登记册子,又看着柜子里托盘上的各种物件,心里也盘算着送什么才好。

忽而目光扫过托盘上的一个小物件,不由得笑了,素闻贤王年少时体弱多病,是太妃一心向佛,并请奏了皇上,带贤王去皇家寺庙修养才保住一命。

自此,太妃向佛之心更甚。

言锦以抚着托盘里的一串佛珠,笑了没想到这‘陀罗尼’竟然在母亲手里。

言锦以将佛珠放到桌上“就它了,包好!届时带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