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重生狂妃:殿下,造反吗

2020-05-23 18:04

云翡儿见她没有继续问,便松了一口气,连忙道:“臣女担忧公主的身子,让厨房做了些补身子的汤,还望公主莫要嫌弃。”

说罢,云翡儿的丫鬟诗雁端着一口白色的汤盅和白瓷碗放在了桌上。

宋玥婉看了一眼汤盅,还冒着白雾,淡淡的香气溢出,云翡儿舀了一碗,推到她的面前。

“瞧着味道不错。”宋玥婉柔柔一笑,用白勺搅拌,并没有喝。

见宋玥婉装傻,云翡儿憋了火,过两日就是三皇子慕宸澜的生辰,若不是她身份太低,收不到邀请,怎会在这儿让她羞辱。

倘若去了这次宴会,以她的才情与相貌,定然会让三皇子注意到她,即便没被三皇子瞧上,还有其他皇子在,甚至还有太子。

说不定还能被太子看上,即便做不了太子妃,做太子侧妃也是不错的。待日后太子登基,她便是皇贵妃了!

想到这,茶盏下的唇角微微掀起,颇有几分美梦成真之态。

“倘若没有什么其他事,二姐姐便回去吧。”

当下,宋玥婉开始送客,云翡儿顿时脸色变了变,放下茶盏,有些着急的看着宋玥婉,讨好的笑道:“过两日便是三殿下生辰,公主可是选好了参加宴会衣裳?”

宋玥婉一愣,生辰?

原来如此,怪不得又是送慰问,又是送汤的,想是攀附三皇子啊……

不过,这正好是接近宋玥微和五皇子慕宸佑的好机会。

“前几日朝阳公主赠了本宫一套杏红色金丝莲花广袖襦裙,本宫瞧着不错,二姐姐穿着去参加三殿下的生辰再合适不过了。”

宋玥婉遣霜露将衣裳拿了出来,云翡儿却没想云矜离竟如此好心,不仅同意还赠她衣裳,心中顿时得意了起来。

公主又如何,还不是得讨好我,稳固在云家的地位。

她跪在地上拜谢,让诗雁接过,“臣女很喜欢,多谢公主。”

云矜离没有错过她眼底一闪而过的轻蔑,心中顿时冷笑。

“听闻,你同宋家大小姐宋玥微情同姐妹。”宋玥婉不紧不慢的开口。

云翡儿闻言一愣,抬头望着宋玥婉,顿时有些不安,正要开口,云矜离便道:“那便一块邀请吧。”

话落,云翡儿脸色一白,她怎么可能和宋玥微情同姐妹,她最厌恶的人除了云矜离,便是她了。

“臣女……臣女……”云翡儿欲要找借口推辞,而宋玥婉已经朝着冬至和霜露抬手示意。

她道:“给宋家下帖子,邀请宋家大小姐参加三殿下生辰。”

霜露与冬至福了福身子,转身离去,云翡儿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只见宋玥婉悠悠的抿了口茶,道:“人多热闹,三殿下也定然这么想,二姐姐你说,本宫说的对不对?”

她当然知道云翡儿与宋玥微不对付,两人美貌和才气旗鼓相当。

前世宋玥微与云翡儿为夺京城第一才女的称号,两人明着看姐妹情深,但背地里相互使绊子,这事儿在贵女圈里可是心照不宣的。

本想私下邀请便罢了,可偏偏云翡儿让她不舒坦了。

云翡儿心中再多怨怼,也不敢与公主作对,只是强作欢笑,附和道:“公主所言极是。”

得到她的应允,云翡儿没有多留,匆匆告别,领着婢女离开了院子。

宋玥婉从嘴角含笑到目光逐渐冰冷,端着白色汤盅走到院内,将汤倒在花圃中。

上辈子隐忍退让得不了好,这辈子不需要瞧人眼色,自然要活的比谁都骄傲!

从今日起,她不再是宋玥婉,她是嘉苑公主云矜离,前世所有的血债,今世她都要向他们一一讨回来!

翌日清晨。

云矜离悠悠转醒,她揉着头缓缓坐起,脑袋感到很是沉重,紧闭的窗户被轻轻敲响,云矜离撩开床幔,下床走到窗前轻轻的推开窗,轻声道:“莲鱼。”

莲鱼是云矜离的父母亲的心腹,和莲鱼一起的还有莫罗,莫罗是云矜离父亲的心腹,两人还一起抚养过云矜离一段时日,总归更依赖一些,重生在云矜离的身上,虽不是云矜离,但下意识的也对莲鱼和莫罗两人产生了强烈的信任。

“公主,昨日您要属下拿安神茶的药渣去药铺查证,果真如您所说,里面参杂了少量的香合。”莲鱼道。

云矜离微微皱眉,她喝安神茶有半个月了,毒素是一点一点积攒的,云家二房也是个心狠手辣的。

此时,秋实和霜露轻轻的推门而进,莲鱼快速闪身离去。

秋实和霜露两人瞧见云矜离穿着一件单薄的中衣站在窗前发愣。

霜露放下手里的盥洗盆,秋实拿起一件外衫走到云矜离的身后,有些小心翼翼的说道:“公主,清晨露水重,您穿的如此单薄,容易感染风寒。”

说完,秋实将外衫轻轻的披在云矜离的肩上,云矜离转过身,走到梳妆台前坐下,吩咐道:“今日本宫要去玲珑阁给三殿下买生辰礼,秋实和冬至在家看着,霜露同本宫一块去。”

“是。”

定京的街道十分繁华,来来往往的人,小摊贩绵绵不绝的叫卖声,好不热闹。

云矜离坐在马车里,静静的望着某处出神,霜露小心翼翼的为她斟茶,车中只有倒茶声,十分安静,马车外熙熙攘攘的人群声,与其形成鲜明的对比。

霜露时不时抬眸瞧一眼云矜离,心中疑惑,这几日来,公主好似变了一人,性子不仅变的安静了,连带对她们这些贴身服侍的丫鬟都温和了许多。

“公主,到了。”

马车停了下来,云矜离微微侧身,伸手撩起马车的帘子,探出头,一个巨大的金色的牌匾上写着玲珑阁三个字。

玲珑阁乃是定京城内有名的藏宝阁,里面有五层楼,一楼有各种各样的珠宝,二楼是画家名手的古董字画,三楼是名匠打造的兵器,四楼是奇珍异兽的兽皮和上好的锦缎和刺绣,五楼则是各式各样的奇珍异宝。

这里面每样东西价值千金,甚至有些珍宝从来都是有市无价的。

霜露将云矜离扶下马车,云矜离站在玲珑阁的门口,望着那块牌匾。

今日她一身妃色的襦裙,淡黄色云纹宽袖上襦,勾着象牙色印花的黄色披帛。挽了一个垂云髻,别了两朵粉色的海棠珠钗。

她肌肤白皙,一双桃花眸盈盈微光,额间描了一朵粉色桃花钿,衬得肌肤如雪。

街上许多百姓目光纷纷投向她,有甚者还打听是那家千金,不仅容貌国色天香,而气质更是端庄娴雅。

可没人想到,此人就是他们口中嚣张跋扈的京城废物,嘉苑公主。

“公主,玲珑阁的东西纵然是好,只是……”霜露看着装修的十分精致华丽的玲珑阁,再看了看云矜离,欲言又止。

向来那些皇家人是看不上公主的东西的,每年公主赠的生辰礼,再昂贵的东西他们都弃之如敝屐。

如此,何必又浪费银子。

“三殿下乃天潢贵胄,这礼自然要送的贵重些。”

霜露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见云矜离如此,便止了声。

“走吧,进去看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