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冒牌太子妃小说-常乐李彻小说

2020-05-23 18:04

《冒牌太子妃》精选

“皇上!不怪我!不要砍我脑袋!”

“哈哈哈哈哈!”太子听闻,更是笑的好不得意,“你这是承认自己是冒牌才女了?”

“我……”刘玉瑶刚要开口,就被一人打断。

“皇上明鉴!请皇上皇后娘娘为我家小姐做主!”

弄影直接跪在地上,眸光含泪,看向那主位之上的二人“我家小姐自嫁入东宫开始,就备受太子贬损!甚至,甚至还让她与太监拜堂成亲!”

话音一落,小小一座偏殿之内,鸦雀无声。

此时,就连那惯会活跃气氛的七皇子李律也是低下头装起了事不关己,这种时候,谁敢捅破皇上脑门顶上的密布阴云,谁就是在找死啊!

“刘家小姐欺上瞒下,竟然是个冒牌才女,本太子让她与太监拜堂,也算是天造一对地设一双!难道你还觉得委屈了她不成?!”

刘玉瑶登时愣住了,她怎么觉得自己有点听不明白了?难道太子是意思是说,她刘玉瑶不是冒充的刘玉瑶,而是冒充的才女?

她有些惊讶的看向那位太子殿下,只见他一手支颐,也看向了她,峻拔如他,嘴角带着纨绔之笑,竟显得好不风流洒脱。

“我家小姐乃是相爷的掌上明珠,太子殿下这般羞辱我家小姐,置刘家于何地?还望皇上做主!”

弄影话音一落,就在地上重重磕了三个响头,脑门上都磕出了斑斑血迹,看的一旁刘玉瑶好不心惊肉跳。

好弄影,你受苦了,纵然她单纯无知,也可以看得出弄影在给自己解围,还很好的将话题从冒牌才女上头转移到无德太子的身上。

太子剑眉一冷,刚要开口。

就听闻座上一直没有说话的皇帝怒道:“够了!”

众人这才都急急将目光转向了这位一国之君,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谁也不知道他下一句话会说出什么,对于他长久的沉默,众人不敢肆意忖度。

“朕看你们这顿早膳也不用吃了!”皇上怒眉一横“都起来!朕一定会给太子妃,给刘家一个交代!”

弄影也不知怎么挤出一滴泪来,搀扶着刘玉瑶从地上站了起来。

后者一头雾水,这事就算过去了?那她刚才吟的诗?被太子指控冒牌的事,也都过去了?

“太子越发不驯!无德!若非看在你新近大婚的份上!朕!”皇帝一边说着,一边怒不可遏,以手指向那位神色从容,面露不屑的太子。

“皇上!”内监总管万福安急急进来禀报道:“皇上,军机处,三千里加急!”

军机处三千里加急,来自北疆,那里驻守着的沈家军则是太子最为有力的坚实后盾,也是当朝天子最为忌讳之人。

太子深深看了一眼万福安,觉得这奴才进来的倒也真够及时的,后者却低头不语。

“哼!朕改日再收拾你!”皇上一拂袍袖,转身就带着万福安大步离去。

恭送一国之君离开,偏殿的气氛终于有所缓和,只听七皇子啧啧称道:“三千里加急,边关军务!”他笃定道“难道是沈将军吃了败仗?”

“律儿!”皇后也沉下脸来,“你今天怎么这么多话?这早膳也吃的差不多了,都各自回了吧。”

“是!”

这样一个沉重的消息令气氛低迷到了极点,但最大的受益人刘玉瑶高兴的差点手舞足蹈,但她不能,她只能虚脱的擦着冷汗,被弄影扶着一步步走出去。

李律故意走在她的身边道:“太子妃嫂嫂,臣弟钦佩你的才华,日后可要多多指点指点臣弟!让臣弟也做出那‘清明过后是谷雨,谷雨来了就下雨’的诗!名噪京城!哈哈哈哈!”

刘玉瑶扯着嘴角看着这兴奋的少年,“好说好说,如果那时候我还活着的话,啊!”

被弄影暗地里拧了一把,她不敢再多说其他了,只盼着早点回东宫去,趴在床上好好睡一觉来给自己压压惊!

出了偏殿之后,太子就一言不发,他目光沉冷的极目远眺,越过两座高殿,望向了军机处的方向。

“太子殿下走好。”身边响起一个声音。

他扭头看去,却是那为人爽朗的四弟李徇。

只见李徇双手抱拳,望向面前之人笑道:“猫捉鼠,犬守门,各司其职,人无循职,不如猫犬。”

李彻回以一笑:“人非猫犬,本太子这储君做了太久了,沈家在边疆也驻守太久了,是时候让这天下变一变了。”

“哈哈哈哈!”李徇朗声一笑,抱拳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厚,君子以厚德载物,臣弟便等着太子殿下的厚积薄发!”

他说完这话,也转身告辞。

李彻眸光深邃的看着自己的这位四弟,一转头,猛的对上了刘玉瑶的目光,只见她坐在轿撵上,正一脸狐疑的看着自己。

他随即勾起嘴角,还以她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吓的后者赶紧在轿撵上坐好,一副假装看风景的模样。

轿撵在东宫一落下,刘玉瑶脚还没站稳,就听太子一声令下道:“将太子妃带过来!”

“啊?!”刘玉瑶惊的目瞪口呆“你要干什么!”

太子也不多说,径直往她的房间走去。

只见两个膀大腰圆的老嬷嬷,二话不说,直接冲了上来,一左一右扭着刘玉瑶的胳膊,拖着她跟上太子的脚步。

刘玉瑶也不是一个善茬,刚才经历了九死一生,岂会容别人摆布,胳膊一抬,单腿一扫,就将一个老嬷嬷放倒在地。

那老嬷嬷哎呦喂一声闷哼,她又想对另外一人下手,弄影见状,一个箭步窜上前去,也未看出她使了什么手法,刘玉瑶顿时就觉得胳膊僵硬酸软,难以动弹了。

“你不想活命了吗!”弄影在她耳边低声呵斥!

后者一阵委屈“那我听你的话,能活命吗?!”

“能!”

太子听到身后的骚动,忍不住转过头来,只见那胖嬷嬷哎呦喂叫唤着从地上爬起来。

不禁蹙眉道:“以后少吃点!走路还摔跟头!”

老嬷嬷顿时哑口无言,不知如何辩解,再看刘玉瑶,只见她一副小媳妇模样,我见犹怜。

内室的门一关,刘玉瑶心如擂鼓,看着面前施施然喝茶的男人,略有些尴尬的站在一旁。

“你有什么话要和本太子说的?”

“没有!”答了两个字,她干脆背转过身去,因为面对男人那一双深如涩洋的眼睛,她总觉得有点心虚。

“过来!”

小女人没有动弹,一副我没听见的模样。

“过来!我不想说第三次!”

“你让老娘过去就过去!你以为你是谁!?”

“呵,刘家长女不是才女也罢,竟还如此粗俗鄙陋!本太子不禁要怀疑,那刘三思真有一百个脑袋,莫不是找了个市井刁妇冒充自己的女儿?!”

“你胡说!我不是冒充的!”这一下,没有皇帝在场,刘玉瑶终于有了底气反驳他,指着那施施然坐在椅子上的人道:“谁说刘玉瑶不能粗俗了!谁说刘玉瑶就一定得会吟诗了!我就不会!怎么了!”

“不怎么,费了那一番功夫,娶来的太子妃和外界传闻不符,本太子心里不痛快。”

听闻他心里不痛快,刘玉瑶的心里可算是痛快了,她狡黠一笑,晃晃悠悠的走到太子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道:“给你个机会,将我休了!这样你也痛快了!我也不用受你的窝囊气了!”

男人忽的出手,一个使力将她扯进自己的怀中。

后者瞬间反应过来,劈手将要将他推开,却不想,双手反而被他反手一钳,死死控制住,无法动弹。

“你!”她明眸一瞪,焦急的看着面前之人“你干什么!”

“干什么?”太子挑眉,一手钳制着她的双手,一手在她腰间收紧“太子妃投怀送抱,本太子岂能辜负大好良辰?”

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俊颜,刘玉瑶惊慌失措道:“我告诉你!你不要欺负人!我!我告诉我爷爷去!你最好赶紧放开我,我,我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她本是权宜之计,搬出那位刘相爷,却不想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太子脸色一沉。

他微微敛了眉峰,周身散发着骇人的压迫力:“残花败柳而已,竟然还有资格和本太子讨价还价?”

残花败柳四个字恍如晴天霹雳,打在刘玉瑶的脑门上,想起洞房之夜所受屈辱,一个恍惚失神,整个人就被这太子殿下抱了起来。

她惊叫一声,双腿一剪,就要将抱他的人放倒在地,却不想后者手法迅速,点上什么穴位,顿时让她全身酸软。

可恶,不是说这位太子殿下不会武功的吗,现在怎么看也不像是不会武功的样子啊!

李彻将她一把按在床榻之上,这大红帐幔犹自绣着百子千孙,看着就让人膈应,反被男人一把扯落,散了一地。

刘玉瑶仓惶间要坐起来,却砰的一声撞上了男人的脑门,再一次摔在床上。

只见这位太子殿下,恍如地狱出来的修罗,眸光阴冷,锁定着身下之人。

“你!你休想再羞辱我!”

“怎么,洞房之夜与别人销魂一度的时候也没见你装什么贞女烈妇啊?”

兴许是恐惧,兴许是愤恨,亦或者,她也是享受的吧?

男人的嘴角缓缓勾起,毫无征兆的,一把将她外面所穿的衣衫扯开……

“这不就是你嫁入东宫的目的吗?”男人的表情有些狰狞,索性直接欺身压了下去,在她耳边一字一句说道:“这不就是你嫁入东宫的目的吗,本太子如今成全你,你躲什么!”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