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第一婚宠:偏执总裁宠妻无度》顾青栀薄则琰完结版免费试读

2020-05-23 15:02

《第一婚宠:偏执总裁宠妻无度》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顾青栀薄则琰的小说叫《第一婚宠:偏执总裁宠妻无度》,它的作者是文茵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九章争执万丈碧蓝,微风习习。顾青栀被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叫醒,她慵懒的下床去开门。侯在门外的是岑叔。“顾小姐,怎么样,昨晚睡得还好吗。”“舒服极了,好久没有睡过这样的觉了。”“顾小姐收拾一下来餐厅吃早点...

《第一婚宠:偏执总裁宠妻无度》 第九章 争执 免费试读

第九章争执

万丈碧蓝,微风习习。

顾青栀被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叫醒,她慵懒的下床去开门。

侯在门外的是岑叔。

“顾小姐,怎么样,昨晚睡得还好吗。”

“舒服极了,好久没有睡过这样的觉了。”

“顾小姐收拾一下来餐厅吃早点,吃完后随薄老爷一起去商场挑几件体面的衣服,尤其是今晚家宴要穿的。”

“好的,我随后就来。”

“好,那我先去了。”话音刚落,岑叔刚要回头之时。

“薄则琰起来了吗?”顾青栀小声问道。

“少爷已经起来了。”岑叔答道。

“他也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吗?”

“并不,我每天早上都会给少爷送过来一份单独的。”

“哦”顾青栀简短的回答上透露着一丝丝小失望。

不过顾青栀转念一想,这样才符合他薄则琰的性格。

告别了岑叔后,顾青栀简单的收拾了下,便向餐厅走去。

从房间出来的时候除了看到薄则琰的房门时虚掩着意外并没有看到薄则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顾青栀疑惑的摇了摇头,便向餐厅走去。

到了餐厅除了准备早餐的女佣以外,桌子上只有薄老爷子和岑叔两个人。

“薄老,岑叔早上好”顾青栀礼貌的打招呼道。

“顾小姐,快来吃饭吧。”岑叔说。

顾青栀上桌后,女佣递来了她的碗筷。

“谢谢”顾青栀向女佣说道。

女佣笑了一下。

“昨晚看起来睡得还不错。”薄老平静的对顾青栀说。

“承蒙薄老的照顾,终于睡了个安稳觉。”

薄老爷子并没有太多的表情,但明显能看到对比刚才冰冷些的面容缓了不少。

“多吃点,吃完去挑些体面的衣服。”

“好的”顾青栀正经的答道。

吃过早点后,薄老带着一个女佣与顾青栀便一起出了门。

“少爷,早点给您送来了,您快吃吧。”

“辛苦了,岑叔,放那吧,我一会儿就吃了。”薄则琰对岑叔说道。

突然,两个人的对话被外面的一阵引擎轰鸣声打断了。

薄则琰眉头紧锁,知道是不速之客来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薄家长子和二女,薄霄和薄月。

这对兄妹感情甚好,飞扬跋扈,嚣张是他们最常见的标签。有些时候俨然一副地痞流氓的样子。

薄则琰知道他这早饭是没法吃了,就怕是吃了也会恶心的吐掉。

“岑叔,推我去书房吧。”薄则琰严肃的说道。

“少爷,要不......”

“没事,推我去就可以了。”

岑叔没有办法,只能推着薄则琰去书房。

“你看这老头,每天都弄一些字啊画啊什么的,一堆废纸有什么用。”

“像你这样的土鳖懂什么?”薄月戏谑的对薄霄说道。

“行行行,这都是你们文化人玩的,我可玩不来。”薄霄头大的说道。

“老头人呢,老头人去哪了。”

“老也出门了,一会儿回来。”岑叔平静的说道。

此时岑叔推着薄则琰已经到了书房的门口。

“哟,这是谁啊?”薄月假惺惺的问道薄霄。

“废物薄风的残废儿子。叫什么薄什么琰吧,哎呀,这年纪大了,记性都不好了。”薄霄像个绘声绘色的演员一样一边手舞足蹈一边假模假样的说道。

薄则琰额头青筋暴起,他很愤怒。并不是因为这两位所谓的薄家长辈对他的诋毁和侮辱,而是对他父亲的侮辱,也就是薄老爷子最爱的儿子薄风。

薄风对于薄则琰来说是一位非常好的父亲,他并不像所有父亲一样只是符合严父这样的设定。对于薄则琰来说,他的父亲和他更像是朋友,伙伴一样。在他的眼里,父亲不仅温柔,知性,爱自己的母亲,爱自己,还对爷爷孝顺,对所有的人都很礼貌。

可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在他十几岁的那一天突然永远的离开了他以及母亲的失踪,对薄则琰来说是个天大的打击。而他也出了意外导致自己的双腿残疾,从此后性情大变,狂躁易怒。

尤其是父亲的死对薄则琰来说至关重要,他发誓一定要查出事情的真相,为父亲报仇。

“你说什么,你有本事再说一遍。”薄则琰瞪着薄霄说道。

“哦?怎么,你还想打我不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等薄霄说完,薄月倒是笑乐起来,随后说道:“阿琰啊,你还是省省吧,自己像个废人一样,不,本来就是个废人,还想着对我们怎么样呢?薄霄没说错,不仅你是废物,你爹薄风也是个废物,要不是薄老爷子护着你们爷俩,你们还能有今天。”

“少爷,要不我看咱们还是先......”

没等岑叔说完,薄则琰抬手示意,打断了岑叔的话。

虽然薄则琰非常愤怒,但此时他知道即便他在生气,也暂时没有什么办法,激怒他们对自己来说并不是一件划算的事情。

薄则琰突然开始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薄霄和薄月异口同声的问道。

“我笑你们可悲,活到这么个年纪,满眼贪婪与肮脏。”薄则琰一边大笑一边说道。

听到来自一个他们口中废物的嘲讽,这两位长辈有些按捺不住了。觉得自己不仅仅是被侮辱和嘲讽了,更像是人格与尊严的被践踏。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不要以为你小,我就不敢收拾你。你要知道,只要我想,我动动手指头,分分钟让你像蚂蚁一样死在我的脚下。”

“我倒是要看看是谁的口气这么大。”

没等薄则琰接过话茬,薄雪抢先说了话。

薄雪在薄家排行老三,虽不是什么尖酸刻薄之人,但城府极深。眼睛像是锋利的刀子一样,划过别人的时候,仿佛能将人看穿。

“哟,这不是三妹吗。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啊”

薄月一脸挑衅的问道。

“我听到有人在这里狗仗人势,特意来打抱不平的。”薄雪用着和薄月一样的表情说道。

“你说谁呢?”薄月特意将嗓门提高了几个分贝。

“说谁谁心里应该有数吧。”

“你不要在这阴阳怪气的。”薄霄没有好脸色的对薄雪说道。

岑叔突然将音量提高了些

“老爷回来了”

小说《第一婚宠:偏执总裁宠妻无度》 第九章 争执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