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讨厌你_楚洛墨林子然_律酱啊

2020-05-23 12:02

讨厌你第三章 坠入梦魇吧

缴费台的护士敲打着键盘,不一会儿显示屏上就打出一串三位数字的字数。

“一共五百二十六块七毛,右手边直走是药房。”

护士抬起头,神色略显疲惫,声音淡淡的没有起伏没有情绪,“先生请快一点儿,后面还有很多人排队。”

沈九城不由得咬住后牙槽,低声道一句不好意思。他把今天结的工资分出那份,交上去,接过发票和找零。

干净的病房里有三张床,一边躺着昏睡的祁遇,另一边躺着一个六岁的小女孩。

女孩身体消瘦,面颊发黄,没有同龄人那肉嘟嘟的婴儿肥,凹下去瘦得可怕。她的头发却梳洗得整齐,那双大眼睛明亮,手里的画册被她翻了一次又一次,小心翼翼的珍惜。

她叫做星星,很符合她那双好似星辰的眼眸。

星星因为屋里还有一个熟睡的祁遇而不敢发出半点声响,所以病房里特别安静,静得只能听到门外走廊时不时响起的脚步声。

所以,祁遇噩梦中的呢喃星星听得很清楚。

星星有些担心的皱眉看向祁遇,他眉心紧锁,额角冒出细密的汗珠,看得出他正被噩梦困住,被噩梦折磨。

星星犹豫又害羞的揪着被单,最后下定决心蹑手蹑脚地下床,走到祁遇的床边。

小手搓了搓,放在祁遇那苍白的脸上,稚嫩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哄着,“哥哥不要害怕,乖乖睡觉,星星替你赶走噩梦妖怪。”

说着,那小手就抬起来在空中重重抓了一把,然后侧身作势把手里的东西扔在地上。

这时,走进病房的沈九城看到这一幕,愣在门后。

“大哥哥你回来了!你快过来!”星星压低声音,却好似很兴奋的模样。

“大哥哥你知道吗,这个哥哥做噩梦了。星星的奶奶说过,只要有亲人把噩梦妖怪赶走就能睡得好。”

“你快来替哥哥赶走噩梦妖怪。”

星星又把刚才的动作做了一遍,揪着沈九城的衣袖催促他快一些。

沈九城却不说话也没动作,急坏了星星。

她有些失落,难过的说道:“为什么不肯帮他,他明明这么痛苦不是吗?”

“为什么大哥哥要和爸爸妈妈一样,宁愿看着床上的奶奶痛苦的被噩梦妖怪吓唬,却不愿意帮她把妖怪赶走……”

“大哥哥你害不害怕,床上的漂亮哥哥会像奶奶一样,一直睡觉一直睡觉,再也不会和你说话了,再也不会和你笑……”

女孩很倔强,泪水在她眼眶里打转,模糊了一片,却一直不肯落下。她咬着嘴唇,模样让人心疼。

沈九城移开视线,道:“对不起。”

我不是他什么亲人,他被噩梦魇住,关我什么事。沈九城盯着白墙,沉默不语。

突然,星星拽住了沈九城的手,用尽力气让他去触碰祁遇的脸,一边哭一边说:“不可以不可以……”

没想到她会有这个举动,沈九城猝不及防的向前踉跄,快速的抬手扶住墙,这才堪堪站稳,没有压到身下的祁遇。

星星没有想到自己这一扯会险些让他摔倒,一脸惊慌又愧疚的不停道歉。

耳边是小女孩抽泣着道歉声,身下是祁遇的呼吸声,这些让沈九城心烦。

他重重的闭上眼睛想让自己冷静一些,正准备睁开眼调整姿势起身时,身下的祁遇开口了:“给我滚下去……”

他的声音微弱,疲惫又无力,沈九城却感觉被重重斥责了一顿似的,心里一阵难言。

正准备起身脚下却趔趄一下,沈九城心里一惊,整个人重重的砸向祁遇,发出一声撞击,还有祁遇痛苦的闷哼。

“医,医生阿姨!医生阿姨!你们快点来啊!救救哥哥!救救他!”星星尖叫着跑出病房,直冲值班室。

她很害怕,她清楚记得奶奶离开时自己有多难受,胸口那处叫做心脏的位置钻心的疼,所以她觉得如果又有人离开这个世界,她还会这么难受,她害怕。

一队医生护士急匆匆一齐穿过长长的走廊,冲进病房。

之后,沈九城对医生们的解释声,星星哭泣着的道歉声,让祁遇越来越清醒。

他看着白色的天花板,觉得一会儿应该对星星说一声谢谢。

因为这是他第一次被人在意,有人会担心他的离开。至于沈九城,他一点也不想看到这个人。

天亮了,病房的采光好,整束阳光都能铺满一地,暖烘烘的。

祁遇洗漱出来就看到一对夫妇站在星星的床边,压低声音互相辱骂对方。看到祁遇出来后,这才止住声音。

星星刚睡醒,头发有些凌乱。

她面无表情的垂着头,一言不发的看着手里的画册,似乎刚才父母对于她抚养权的推脱,她毫不在意。

祁遇走过去,温柔的道:“星星,哥哥给你扎辫子。”星星这才抬起头,乖乖的笑着说谢谢哥哥。

他挽过星星因为营养不良而枯黄的、疏少的头发,动作轻柔地替她解开发圈。

“你,你是哪位?”星星的母亲臃肿肥胖,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女人,穿着廉价裙子,看来生活并不富裕,而她的父亲也是如此。

“旁边那床的病人。”

两人都疑惑的转身看向那处床位,都很奇怪为什么这个陌生人对自己的女儿这么温柔,甚至于替她梳头发。

父亲脾气很暴躁,用力夺过梳子,“别碰我女儿!你安的什么心!”

梳子一扯,星星的头发跟着被拽住,疼得她下意识捂住头却不敢吭声说疼。

她父亲并没有为此感到心疼,而是扬言让祁遇滚远一些,否则就报警了。

真可笑,就连一个陌生人都比他会照顾他的女儿,都会因为孩子头发被扯而心疼。

星星仰起头看着祁遇,祁遇也低下头看着她。

“叫你让开啊!神经病吧!”母亲用力推了一把祁遇,力气大得让祁遇一个趔趄摔在另一侧的床上。

她也没想到祁遇这么不经推,心里害怕却还厉声道:“别想讹我!”

病房的门上有一块玻璃,反射着阳光,有些刺眼。沈九城就站在门外,看着祁遇被推倒磕在床边围栏上。

沈九城昨夜失眠了,越想越后悔,昨天傍晚自己就不应该拉住祁遇,让他……下去给哥哥赔罪。

一副柔弱的样子,迷住哥哥,让哥哥为他去死,真让人恶心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