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废婿

2020-05-23 09:04

这时张平邦突然喊住了他,眉头微蹙,将刚才无意中沾到字上墨的手放到鼻尖闻了闻,接着面色大变,狠狠瞪了云国良一眼,怒声道:“好啊,你个老云,竟然敢用个赝品来糊弄我,幸亏我对墨颇有研究,否则还真就被你蒙混过去了!”

云国良和肖庆元闻言皆都一诧,一脸迷惑,有些不明所以,这明明刚说完是真迹,怎么一转眼就变了?!

“张总,我怎么敢糊弄您啊!”

云国良急忙说道,“这确实是郑公真迹啊,这墨难道有什么问题吗?是不是时间长了,发潮了?”

“是啊,张总,这是我外公姜春杰收藏的字画,不可能有假!”

肖庆元也急忙凑上来说道。

“行啊,老云,组团骗我来了!”

张平邦冷哼一声,瞥了眼肖庆元,不屑道,“我管你是谁的外孙,就是姜春杰在这,这字也是假的,因为这幅字上的墨用的是三石墨,是民国独有的一种墨,难道郑板桥是穿越到民国写的这幅字吗?!”

听到“民国”两个字,云国良和肖庆元顿时面色一白,甚至心头掠过一丝惊恐,竟然真被张川给说中了!

“行了,老云,这次晋升你就别想了,我看你年纪大了,连真假都分不清了,也没必要在公司干下去了,你还是直接辞职吧!”

张平邦气极不已,愤恨的丢下一句话,甩手就往外走,这个云国良,真是大胆妄为,为了晋升,竟敢弄幅假字骗他,当他是傻子吗?!

云国良一听这话,后背噌的出了一层冷汗,张平邦这是要开了他啊!

他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急忙一把抓住了张平邦的衣袖,嘶声道:“张总,冤枉啊,张总,我真不知道那字是假的!我真不是故意骗您啊!”

他话虽这么说,但是心里悔的肠子都青了,痛恨自己刚才没有听张川的话,现在果然如张川所说,晋升无望不说,还他妈要把工作给丢了!

“爸!”

云羽熙见状面色一急,作势要上前扶云国良,但是被云国良一把给推开了。

云国良双手紧拽张志勇的衣服,带着哭腔不住的赔礼道歉,他好不容易熬到现在这个小领导,眼见用不了几年就退休了,自然不甘心就这么被开除。

“滚开!”

张平邦狠狠的一甩手,想要把云国良的手甩开,但是没能甩开。

“张总,误会,都是误会啊,求您放我一马吧!”

云国良双眼赤红,嘶声哀求,躬着身子卑微无比。

“赶紧给老子撒手!”

张平邦愈发愤怒,厉声喝道,“再不撒手我揍你了!”

话音一落,他见云国良仍旧不放手,神情一狞,扬起巴掌,狠狠朝云国良脸上扇去。

“啊!”

闻声从厨房跑出来的蒋丽娟见状不由尖叫一声,一旁的云羽熙也吓得身子一颤。

眼见张平邦这一巴掌就要结结实实的扇到云国良脸上,但是这时一只有力的手掌突然凌空抓来,一把抓住了张平邦落下的手腕。

张平邦本来是势大力沉要落下来的手掌被定在了半空,他抬头一看,见一个年轻人正笑眯眯的望着他,虽然满脸痤疮,但是眼睛却分外明亮,正是张川。

“爸,你没事吧?”

云羽熙见状顿时长舒一口气,连忙把父亲拉到了一边,同时眼神有些惊诧的望了张川一眼,没想到这个平常唯唯诺诺的男人竟然也有这么勇敢的时候,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感激,但是很快又被冷漠湮没。

肖庆元瞥见云羽熙眼中的异样神采,不由得恨恨的瞪了张川一眼,暗想早知道自己先出手了,平白被这个窝囊废抢了风头。

“原来是你个自己老婆都睡不到的窝囊废,撒手!”

张平邦当看清是谁抓住了他的手时,脸色阴沉下来,对于云家这个窝囊废女婿倒也有所耳闻。

话说完他手上使劲一拽,希冀能挣脱开张川的钳制,但是突然发现张川的手宛如一把铁钳,牢牢箍着他的手臂,让他动弹不得!

这样的情况不由得让张平邦面色一变,神情变得有些微微恐慌,冲张川说道:“你……你想做什么?”

“张总先请息怒,我岳父打电话让你大老远跑过来,郑公的字虽没拿到,但是却能捡一条命,其实更划算!”

张川望着张平邦笑眯眯的说道。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莫非还你敢杀人不成?!”

张平邦神色浮现惧色,望着张川颇具侵略性的眼神,竟然莫名的心头发毛。

“混账!给我把手放开!张总也是你能冒犯的?!”

云国良吓得急忙冲张川怒吼道,虽然刚才张川帮了他,但是他并不领情,因为张川此时的举动反而是火上浇油。

“你误会了,我只是想跟你做笔交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