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狂飙战王

2020-05-22 21:05

秦眠雪也是行事果断之人。

在详细问过他与他家庭的基本情况后,当天下午就开车与他去了民政局。

其实之所以要这样迅速。

一是她面临的家族压力太大,必须要迅速闪婚。

二是因为她女儿很机敏,经常吵着要看结婚证。

当鲜艳的红章落下那刻,江北感觉肩上多了一份责任。

厚重。

又欣喜。

多年期盼的事。

今朝,终于实现。

剩下的,就是以后好好照顾她们母女了。

由于她公司还有事,给了江北一些钱就让他自己去购买个人所需的物品。

望着驶出去的车,他脸色又变得无比的冷毅。

但胸膛内跳动的心脏,却无比滚烫。

几辆豪车停在他身边,他迈腿就直接上了车。

望着他手中拿着的结婚证,火凰冷冰的俏脸上露出了并没掩饰的笑容。

“至尊,您多年期盼的事,今日终于实现了,属下恭喜至尊。”

他转头看了一眼火凰,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对了,至尊,还有一件事。金恒国际地产董事长庄新宁曾在我们南疆服役十年,是南疆小兵退役,他听闻您即将出任岳东省的监察使,想邀请您去参加明日金恒国际地产举办的一个投标会,您看?”

火凰低着头就恭敬的问道。

“邀请我参加那投标会,说到底还不是想与我拉拢关系为他日后谋好处,直接拒绝。另外,以后不管谁请我,都一并拒绝。”

他脸色严肃的说道。

等火凰替他选好各类生活用品后,几辆豪车就直接朝前驶去。

路上秦眠雪给他发了一条信息,说晚上她要举办宴席,并会邀请她这方的好友,让他穿的正式一些。

毕竟今天是他们扯结婚证的日子。

虽然不大办,但简单的酒席却是必要的。

当然,这么做,主要也是为了减少像今日赵艺兴那般的麻烦。

晚上八点,云峰大饭店。

秦眠雪挽着江北的手臂就朝里面走去。

此时,她身穿一身紫色的紧身长袍,将绝佳身材完美衬托而现。

靓丽无比。

而江北身穿一身笔直的西装。

身材挺拔。

俊朗帅气。

而此时他身上散发而出的气质,甚至连秦眠雪这总裁也很是不如。

走进饭店,入座。

周围人都将目光投于他们身上。

“秦大美女,你这老公看着有些面熟啊。”

同桌的一个穿着华丽的女人,望着江北就突然说道。

“他叫江北,刚从南疆服完四年兵役回来。灵珊,想必你认错人了吧。”

秦眠雪微笑着说道。

“我可能会认错,但这照片不会假吧?”

孙灵珊说着就举起了自己的手机,上面赫然是江北的照片。

“看见他,我就莫名觉得眼熟,然后我拿手机查了一下,结果还真是他。”

秦眠雪望着手机屏幕看了眼,然后当即皱了下眉头。

“大家知道眠雪的老公是谁吗?”

孙灵珊放下手机,就望着江北冷笑着说道,“他就是当初景浩国际的董事长,后因下药**自己的秘书被抓判刑。”

周围的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然后又纷纷露出嘲讽的表情。

“刚才看见他,我也觉得有些眼熟,但没想到还真是他。”

“江北,你是刚坐完牢出来吧?挺有能耐啊,一出来就把我们眠雪给蒙骗了。”

“眠雪,我听说他被抓后就一直在坐牢,怎么可能去南疆服役,你绝对被他给骗了!”

见他们认出了自己,江北脸色并没慌张。

反而很平静。

但秦眠雪却是满脸的阴沉,转头望着他就冷声问道,“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对,也不对。”

江北望着她,就脸色平静说道,“我以前的确是景浩国际的董事长,但我并未曾下药**谁。”

“另外,我也的确在南疆服役了四年,然后退役而归。”

说完,他就将自己的军官证放在桌上,然后打开。

照片上一身军装的他。

帅气。

而威严。

下方的红色印章鲜艳。

而庄重。

“外面印假证的多了,你就用这种不入流的小手段把眠雪给骗了?”

孙灵珊面露冷笑说道。

秦眠雪脸上怒意更甚。

她在怪自己,为什么之前会那么轻易相信他!

为什么不去证实一下!

显然,被众人那么一说,她此时也怀疑江北当兵的真假。

而周围的人也都是满脸的嘲讽。

都觉得秦眠雪太好骗了。

江北眼神当即变得冰冷,他盯着孙灵珊就说道,“军官证是每个军人的生命,你还不配质疑!”

“如果你们不信,也大可打我军官证上部门号码求证。”

望着他冰冷,凌厉的眼神,周围的人身体猛的一颤。

恐惧也从内心迅速蔓延。

“我来打!”

其实此时秦眠雪心中已经相信他是真的在南疆服过役。

毕竟,眼睛是最不会说谎。

此时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冰冷,而无比坚定。

所以,她相信江北没有说谎。

而她之所以还坚持打这个电话,只是为他正名!

电话拨过去,她冷眼望着周围的人就按下了免提。

一阵嘟嘟声后,电话就被接通了。

满桌的人都双眼专注的望着她手中的手机。

也都希望对方证实江北没有在南疆服过役,他军官证是假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有好戏看了。

而孙灵珊也满脸冷笑。

她敢肯定江北的这军官证是假的。

毕竟一个被抓的**犯,怎么可能会被选去当兵服役!

她也等着看江北的笑话。

“这里是南疆战区服务处,有什么事能帮你?”

冰冷的话语从手机中传出。

秦眠雪看了一眼坐在她旁边,表情平静的江北,然后就问道,“你好,我想查询一个人,他叫江北。我想知道他是否在南疆服过役?”

“请稍等。”

短暂的沉默后,对方又说话了。

“是!”

说完,电话就直接被挂断了。

秦眠雪收起手机,就望着他们问道,“都听见了吧?你们,还怀疑这军官证的真假吗?”

“哈哈,既然他真的当过兵,那自然好啊。”

“就是,眠雪,他人品没问题,我们都替你高兴。”

“眠雪,祝贺你啊。”

他们纷纷满脸尴尬的笑着说道。

“当过兵有什么了不起,景浩国际倒闭了,他现在就是个无家可归的废物,也只有你秦眠雪把他当宝。”

孙灵珊冷笑着,小声说道。

“孙灵珊,我要你给江北道歉!”

秦眠雪突然眼神冰冷的望着她说道。

他是被自己找来假结婚陪女儿的,也算是帮自己解决了一个大难题,秦眠雪也不想江北在自己这被人欺负下不来台。

“什么?”

她当即瞪大了眼睛,然后怒着脸指着江北就说道,“我为什么要向他这个**犯道歉?秦眠雪,你怕是没睡醒吧。”

江北目光一冷。

放于桌下的手,手指一动,孙灵珊就脸色痛苦的突然跪到了地上。

“我老婆就让你给我道个歉而已,也不必行如此大礼吧?”

他望着跪在地上的孙灵珊就微笑着说道。

周围的人也都笑了起来。

“就是,灵珊,你这道歉方式还真是特别。不过,我替他接受了。”

虽然不知道孙灵珊为什么会突然下跪,但秦眠雪心中却感觉特别解气。

“你……你们!”

孙灵珊满脸怨恨的瞪着江北跟秦眠雪,然后就挣扎着起身。

此时,十几辆黑色奥迪停在饭店门口。

其中一辆价值几百万的黑色法拉利,更是显示来人的显赫身份。

坐在饭店内的人都纷纷侧目看着。

“是我老公来了!”

望着从法拉利上下来的年轻男子,孙灵珊脸上当即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哼,我老公可是镇江沈家的大少爷沈易峰。废物,看见我老公的这排场,这阵势了吗?你这个废物压根就不能与他比!”

她说完,就朝外面迎了出去。

周围的人也纷纷起身,然后满脸微笑的迎了出去。

很显然,他们都想巴结那个什么沈家少爷。

“感受跟别人老公的差距了,受打击吗?”

秦眠雪转头望着他,就问道。

他笑了一下。

“毫无感觉。”

“另外,他也比不上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