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点点红梅落雪间 贺南洲祁落雪小说

2020-05-22 21:01

点点红梅落雪间

推荐指数:10分

经典美文《点点红梅落雪间 》由著名作者半糖著作的古言类型的小说,男女主角是贺南洲祁落雪,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她是个狐媚子,为他编织了一张情网,所有的蜜,背后都藏着刀。大婚当天,她用他送的枪,亲手洞穿了他的胸口。他浑身染血,却只想问一句:雪儿,你可曾有一刻,真心爱过我?

《点点红梅落雪间 》 第4章 我娶妻,你真的高兴? 免费试读

画被打开,画得颇为粗糙,却如同鸳鸯枕套,透着她对他纯粹的喜欢。

“少帅,这个会不会冒犯到您?”她怯怯地问。

“没有。”贺南洲锁住祁落雪的眸子,不辨喜怒:“我娶妻,你真的高兴?”

“嗯,高兴的,有人照顾少帅了。”祁落雪的眸子里只映着贺南洲一人的影子,她看了他几秒,忽而垂下眼睫:“今天少帅新婚,我祝少帅与夫人白头偕老!少帅您快回去吧,别让她久等了。”

说罢,她抬起眼睛,冲贺南洲嫣然一笑,只是眸底隐隐有压抑的水光。

贺南洲想起,吴嬷嬷说祁落雪有人的时候,总是笑盈盈的,可没人时候,尝尝一个人落泪。

原来美人垂泪,是这般容颜。

祁落雪见贺南洲冲着她看,她顿时局促,贝齿轻咬着下唇,绯色上落下一排细细的牙印儿,声音带了几分不舍:“少帅,很晚了,您该——”

下一秒,腰肢已经被男人揽住,唇上袭来陌生滋味,祁落雪后面的话,便再也说不出来。

贺南洲觉得自己醉了,今天喝的酒,后知后觉吞噬了他的神经。令他失了理智。

而偏偏,面前的女人软得媚骨,香甜得噬魂。

青纱帐落下,她的推拒在他的暴风雨下变得更像是邀约,细碎的哭声反而成了助兴的歌曲。

一室旖旎。

再结束时,外面的月亮已然高悬。

贺南洲意犹未尽,而怀里的祁落雪已经早已睡了过去。

贺南洲起身,点上一根雪茄。

他失态了,新婚之夜,没有去妻子房间,反而和别的女子翻云覆雨。

虽然那个所谓的妻子,不过是一场利益的交换,是其父亲贪得无厌的证据。

可他对祁落雪,始终是超出了理智。

身后床上,传来女孩细碎的哭腔,似乎在梦里也有些不太安稳。

贺南洲转眸,视线里,床单上的那抹刺红,若外面盛放的红梅。

他眸色加深,片刻后掐了烟,回到床边躺下,将柔弱的女孩拉入怀中。

许久,贺南洲阖上眼皮,呼吸渐渐绵长。

与此同时,祁落雪睁开眼睛。

视线里,是男人结实的胸膛和平整宽厚的肩。

祁落雪眸底的恨,这才一点点逸散开来。

贺南洲,他今天娶妻的时候,可曾记得,他也曾有一个妻子,却死在了两年前的一个雪天里?

那个妻子,也曾那般期待他的爱,可一杯毒酒、一张破席,成了她最后的归宿!

祁落雪摩挲着手腕上的银镯,那是她的恩人姐姐江玲婉亲自刻给她的。

江玲婉,和如今刚刚进门的少帅夫人只差一字,是同父异母的姐妹。

可江玲婉却是被卖进来的,不到半年,就无声无息死在了雪天之中!

祁落雪知道消息的时候,江玲婉骨肉早已腐朽枯烂,如花般的女子,已化为青烟不知魂归何处。

而祁落雪却记得,小时候的自己,一脸烂疮,所有人都骂她癞女,避而远之。

只有江玲婉,挡住扔向她的石头,牵着她的手,将热露露的馒头递给她,柔声细语:“小妹妹,饿了吧?”

此后多年,更是江玲婉,学了一身医术,将她的脸治好。

可惜祁落雪拆下纱布的前一天,还只是海城普通官员的江家,为了巴结贺南洲,便将养在外面的女儿送入了北城督军府。

江玲婉,始终没能见到祁落雪那倾城之姿,没见到自己照顾了十年的小乞儿如今倾城模样。

想到这里,祁落雪的眸光落在了贺南洲搭在椅子边的大衣口袋上。

那里,半截手枪露了出来,发出森冷的光。

祁落雪深吸一口气,缓缓从贺南洲怀里出来,一点点靠近那把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