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暖风随我意罗暖薇邵意鸣小说(全本)

2020-05-22 18:04

《暖风随我意》精选

罗暖薇只能硬着头皮上车……心中不是没有疑虑,只是并未多想。

坐在副驾驶座的小尚一眼便看到了正躬身进入车里的罗暖薇,忙对后驾座的邵意鸣说,“boss,是罗小姐!她上了恒泉付总的车!”

邵意鸣只是扯了扯领带,语调依旧是平淡,“走吧,不要让郑主编那里久等了!”

“可是听闻那付文威极好女色,我担心罗小姐她……”

小尚担忧地说,掉过头去却看到老板已经闭上了眼睛,正倚靠在车后座上休憩。

小尚知道自己多说无益,也不敢再说。

邵意鸣却在此刻突然开口对着司机说,“跟上前面那辆车!”小尚回头看了一眼邵意鸣,发现老板依旧没有睁开眼,但小尚还是松了一口气。

车子一路往郊北开去,罗暖薇有点不解,“付总,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自然是找个僻静点的地方啊!”付文威笑着说,那上下打量的目光让罗暖薇很是不舒服,可是现在箭在弦上,她不能放弃。

车竟是在郊北的一家私人会所前停了下来,付文威先下车之后依旧是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倒是绅士有礼,只是眼中的那种奸诈却让人反感。

会所的侍应见了付文威,很是客气,“付总!”

付文威看上去心情像是很好,悠悠说,“还是那间包间!”

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两侍应生看着她的眼神有点奇怪。

进了这所谓的“包间”罗暖薇一下子就被吓到了,这完全就是一间装修精致的日式宾馆,除了一张日式实木大床,便只有一张灰色布艺沙发。

罗暖薇不傻,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她强自镇定笑着说,“付总,我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我们改日再约吧!”

只是她刚走到门边就被重新拉回到了房间。

她惊呼了一声,便已经被付文威一把抵到了门后,付文威靠了过来,不过是三十岁出头的男人,罗暖薇却明显可以闻到刺鼻的烟酒气,她本能蹙眉用了全身力气推搡靠过来的男人。

“你放开我!放开我!”

只是男女力量悬殊,她被压的死死的,付文威在她耳边来回嗅取,陶醉的呻吟出声,“真香啊!白白送上来的大美人,你说我今天是不是艳福不浅!”

说着将头埋在了罗暖薇脖颈间,那湿漉又灼热的触感一下子就逼得罗暖薇尖叫出声。

“付总,你放开我,你这样是犯罪,我可以告你!”

“告我?”付文威起了身,双臂却将罗暖薇圈在怀中,罗暖薇无法动弹,他歪头乖戾一笑,“这么长时间了我不是好好站在这里吗?你觉得你能把我怎么样?”

付文威哈哈大笑,低头便去啃罗暖薇的唇,罗暖薇自是烈性,一口便咬在了付文威的唇上,他吃痛松开了罗暖薇,罗暖薇趁机跑了出来。

付文威在后面捂着唇谩骂,“贱人!敢咬我?”

罗暖薇带着恐慌拔脚便往外跑,看来……这里的私人会所看来应该是付文威的。

难道她今天在劫难逃?

罗暖薇回头看,眼见着付文威就要抓到她,就在她也觉得自己今天不仅签不下生意,还会赔了自己的时候,竟是生生撞到了一熟悉又健壮的怀中。

“意鸣?”她惊讶不已,来不及想为什么邵意鸣和小尚会出现在这里。

她只知道此刻邵意鸣是她唯一的救民稻草,她红着眼眶死死抓住邵意鸣的胳膊。

邵意鸣低下头看到女人发丝凌乱,衬衫领口被扯了三颗,眼中更是泛着红丝的委屈,唯有那倔强一如往常……

“原来是邵总啊!”付文威停下了脚步,扯了扯自己西装外套,笑着客套。

邵意鸣只是冷冷撇了付文威一眼,全程像是没有看到付文威一般。

“付总这是干什么?又是什么新花样?”邵意鸣面无表情的讥讽。

换成其他人早就难堪不已,但这付文威却是笑的没脸没皮,“这不是带着我的人出来玩吗?”

此话一出,小尚惊的看了一眼邵意鸣,邵意鸣眸光冷漠却带着一抹阴翳,低头看了一眼神情狼狈越发用力拉着他胳膊的罗暖薇。

“你的人?”邵意鸣轻描淡写的重复了这三个字,说着却是一把将罗暖薇拽了起来,单手搂过。

罗暖薇惊的瞪大了眼,但不可否认,邵意鸣的怀抱让她安心了许多。

付文威的笑脸瞬间就消失了,“邵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还不够明显吗?付总,你怕是认错人了,她是我的人!”这次换成邵意鸣浅笑出声。

罗暖薇心头一跳,从她的角度正好看到邵意鸣的侧脸和那棱角分明的下弧,下巴上有淡淡的青色,他难道最近休息的不好吗?

“你……你的人?邵总怕不是说笑了?”付文威有点不确定。

邵意鸣却再也没有闲扯的心,眸光一冷,语气也冷的人发怵,“付总,我可不像是会开玩笑的人,人我就带走了,若是付总心有不甘,可以回头来邵氏集团找我!”

付文威语噎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邵意鸣将罗暖薇带走,眼中有戾气闪过……

他看中的东西,总有一天还是要抢回来的!

罗暖薇被邵意鸣一路揽着带到了会所外,邵意鸣才一把松开手,罗暖薇紧了紧风衣的衣领,低头轻声说,“今天的事谢谢你!”

“我原本以为你只是不机灵,今天看来你简直是愚蠢!如果你今天运气不好,没碰到我,你打算怎么收场?吊死自己以示清白?还是打算跟那邵总拼命?”邵意鸣转身冷冷的说。

“你!”罗暖薇气急败坏,但转念想到今天的确是他帮了他,便缄口不言,只是今天本来就受了惊吓,现在还被邵意鸣这样拐弯抹角的侮辱,到底还是红了眼,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邵意鸣蹙眉,本还想骂她,但看到她那样子,到底还是忍了回去,对站在一旁的小尚说,“郑主编那边你去交代一下,交代完了就直接回公司吧!”

“是!”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