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全能狂少

2020-05-22 18:03

第12章

与此同时。

“哒哒哒……”苏轩轻轻迈动脚步的声音,却如此的刺耳,宛若死神手中的镰刀拖地和地面摩擦的声音。

苏轩迈动脚步,朝着徐震翼走去。

徐震翼彻底绝望了,连求饶都不再求饶,面如死灰,只剩下迎接死亡的摇头。

然而。

眼看着苏轩都走到徐震翼的深浅,居高临下了。

突然!

“什么情况?”一道突如其来的好奇、质问声,打破了那紧张、惊恐、凝固的气氛。

大厅的门被推开了。

一个穿着打扮非常时尚甚至有些非主流味道的年轻人,左右手各自搂着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却有些风尘气息的美女,走了进来。

年轻人嘴里还叼着一根牙签,头发染成了紫色,英俊却有些酒色过度而苍白的脸上是惊讶之色,眉眼之间是一种肆无忌惮的玩味和嚣张。

于鸣。

帝城于家三公子于鸣,一个资深的纨绔公子哥。

来了。

“徐炎,怎么跪在地上啊?”于鸣松开左右手各自搂着的美女,将嘴里的牙签吐掉,朝着台上走去,微微瞪大眼睛,搞不懂情况。

“于公子,救我,救我,救我啊!!!呜呜呜呜……”台上,徐炎就像是在溺水濒死的人突然抓住了救命稻草,激动的要疯了,嘶吼着大喊大叫。

已经绝望的一个个面如死灰的徐家人,一个个脸上多了一丝生机,一丝希望。

“小子,如果我没有看错,你是在欺负我兄弟!”于鸣三步做两步,来到了舞台之上,站在了苏轩的身前,于鸣很嚣张,抬着头,嘴角挂着邪笑:“我于鸣的兄弟,你也敢动,还是在大婚之日,我很佩服你的勇气……”

明明是帝城于家的三公子,身份地位相当的高,可此刻,于鸣的表现,更像是一个小混混。

无论是谈吐举止,还是着意打扮,还是嚣张的态度等等……

台下,拐角处,陈芷晴忍不住哼了一句:“不知死活的小混混。”

徐震翼也开口了,他提醒道:“于公子,他……他……他好像是武道修者!”

现在,徐家的生死存亡,都在于鸣身上了,当然要提醒于鸣。

“什么?”于鸣脸色一变,下意识的就退后一步,虽然,他是一个纨绔,可毕竟是帝城于家人,武道修者还是知道的。

于鸣退后一步后,倒是稳了稳情绪。

认真了许多。

“武道修者?”于鸣盯着苏轩,眼神中是犹豫,他在犹豫,对方既然是武道修者,自己还要不要救徐炎?

值得吗?

“于公子,救我啊!求您了!!!救我啊!”徐炎还在哀求。

于鸣最终还是决定,救人。

如果不救人,他岂不是丢人了?

而且,徐炎这个狗腿做的非常到位,让自己很满意,深得他心,要是没了这个狗腿,还挺不习惯的。

最重要的是,跟着他于鸣混的人不少,要是不救徐炎,以后,传出去,谁还跟着他于鸣混?

“兄弟,我是于鸣,帝城于家的三公子,给个面子,今天就算了,如何?”深吸一口气,于鸣开口道,态度不算嚣张,甚至有些恳求的味道。

“若是我不给这个面子呢?”苏轩终说话了,扫了于鸣一眼。

帝城于家?

什么阿猫阿狗,没听过。

帝城他倒是在老头子的派遣下,去过几次给几个大家族的族长、嫡系之类的治过病,但,没有于家。

不客气的说,于家还没有那个资格。

“你……”于鸣的脸色一下子就涨红起来了。

这么多年,除了在帝城和魔城等少数几个城市,还真没有遇到不给他面子的人!

尤其是,苏轩还如此的直接。

于鸣赶紧自己的脸都**辣的。

火气蹭蹭的涌起。

“兄弟,就算你是武道修者,你也只是一个人,而且,世界很大,武道修者也不是无敌的,我于家也有武道修者,不下于20个武道修者!”

于鸣的语气有些威胁了:“你今天给个面子,我们交个朋友,你好我也好,若是不给这个面子,我一个电话,也许,你会后悔!!!我保证!”

“啪……”回到于鸣的是一巴掌。

苏轩一巴掌抽出,于鸣整个人倒飞出去了……

于鸣给抽的脑袋震鸣,痛的眼泪疯狂流淌,嘴角全是鲜血,半个脸都紫红肿胀了,牙齿都掉了四五个。

以苏轩的力量,这巴掌,还是随意的,否则的话,于鸣脑袋都得碎裂。

“砰……”

于鸣倒飞落在台下,重重的摔在地上,摔得半死。

“那你就你一个电话,让我后悔,如何?”苏轩扫了一眼被一巴掌抽的和死狗一样的于鸣,不屑一笑。

威胁自己?

大厅内,气氛更加的诡异了。

很多人都开始哆嗦、颤抖、倒吸凉气。

很多人料到了苏轩不会给于鸣面子!

但,完全没有料到苏轩这么狠,一巴掌把于鸣抽的半死,那是于鸣,是于家三公子啊!

帝城于家,就算不算帝城最顶尖的家族,可那也是帝城的大家族,也很强很强很强……

苏轩是不是有点太嚣张了?

“你……你等着……等着……”蜷缩在地上的于鸣,又是惊恐无比,又是疼痛无比,对苏轩恨到极点,也怕到极点,颤颤巍巍的掏手机。

这事算不了。

绝对算不了!!!

“苏轩,他真的在偷偷地打电话……”陈芷晴大声道。

于鸣偷偷摸摸的打电话,绝对是求救,弄不好就要将帝城于家这个庞然大物给招惹来了。

陈芷晴以为苏轩没有发现,所以,赶紧提醒。

“哦。”苏轩只是随意一笑,看向于鸣:“不用偷偷摸摸的搬救兵,你光明正大就可以,我给你机会,不过,提醒一句,搬救兵如果没有救得了你,我要你半条命……”

苏轩那随意的一笑,霸道。

无比的霸道。

自信。

至极的自信。

还有残忍,不把人命当人命的残忍。

那种气质,让陈芷晴都微微一愣……

“年轻人,还是年轻,有你后悔的。”倒是跪在地上满头汗水、痛苦中带着隐晦的怨毒的严守坤小心翼翼的自语,是幸灾乐祸,是等待不急。

在他看来,让于鸣随意的搬救兵,苏轩是找死。

彻头彻尾的找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