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红烛烫罗帐暖苏黎陆宴北苏知微小说阅读红烛烫罗帐暖文本免费阅读

2020-05-22 18:03

身后的嬷嬷听了,不由嗤笑一声:“皇后娘娘的意思是让宋氏罪妇来赎罪的,您还是快些跪完,奴婢也好早点回去交差。”

皇后一心针对宋家,却不知为何。

宋知霜没有理会嬷嬷的讽刺,起身走了两步又跪下来叩头,依旧道:“望佛祖保佑姐姐逢凶化吉。”

午时刚过,她才跪到了半山腰不到。

膝盖已经被碎石瓦砾硌出了血,身后的山路,已经星星点点的逶迤出一条长长的血痕。

天沉得发暗,眼前天边劈出一道闪电,好一会儿才听见雷声轰隆砸下。

紧接着暴雨倾盆而下,霎时将人淋了个透。

宋知霜缓缓起身,浑身已经凉透,她脚步沉重地往上走,一下脚底就滑了,整个人便重重地摔在地上。

一旁的嬷嬷撑了伞,见到这一幕置知不理,眼中还隐隐有些不耐烦:“照你这般速度,何时才能爬得上去,皇后娘娘还等着奴婢回去复命呢!”

宋知霜咬了咬牙,虽浑身狼狈,但眼中坚毅:“我如何,还轮不到你一个奴婢来说教!”

嬷嬷满脸愤恨地闭了嘴,身后却突然听得有人急促的脚步声,宋知霜忙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背后的鞭伤经过这番折腾,又裂开了,雨一淋,血水顺着背部欢欢流下,将一身青素的衣服瞬时染得鲜红。

“霜儿!”一个白袍男子疾步追上前,虽已经浑身湿透,但仍掩不住周身明朗之气,他见到宋知霜才急急将手中的伞撑开举在她头顶。

宋知霜抬头看去,对上一双温柔眼眸。

她勉强咧出一个笑:“云铮,你怎么来了?”

云铮一手扶住她,一手为她撑着伞,心痛道:“别跪了!我带你回去!”

宋知霜却摇了摇头,一把抓住云铮:“别!宋家如今处境艰难,沈岸如今抓着我替姐代嫁的把柄威胁,我断不能再给兄长添麻烦!他要我跪上这万佛寺,我便跪上去!难不成我宋家儿女,会因此怯了步?”

云铮眉头紧锁,却也明白她的难处。

他立在原地,只是温声道:“我陪着你。”就如小时候他曾陪着她走过星河漫漫,长风万里。

云铮解下自己的披风给她披上,她往前走一步,他便静静跟上,为她撑着伞。面上看去还算冷静,可暗地里,手中的拳头都攥出了血色。

一旁的嬷嬷正欲开口说些什么,云铮狠厉地瞪了一眼,那嬷嬷立刻就闭了嘴,恭敬地跟在身后,不再多言。

毕竟这云老王爷的孙子,她还惹不起。

前路还长,眼前大雨滂沱。宋知霜一言不发,默默跪叩前进。

血混着雨水染红石阶。满路的经筒竹板伴着风发出清脆的声响,她伸手便能触到经筒的红绸,似是在为她指路。

万佛寺顶,沈岸的身影孤单地立在雨中,那般看下去,只能看到绵长的山道。

他红着眼,终于在雨里才敢流出一滴热泪……

强撑着一口硬气,宋知霜勉强跪到山顶。

大致她最后是晕了过去,被云铮带回去了。

可醒来,却发现自己仍是躺在宁王府她自住的院子里。

她是被女子轻微的啜泣声吵醒的,待她睁眼,却是挽月跪在床边,眼睛已经哭得红肿。

宋知霜的声音虚弱又嘶哑:“挽月,你哭什么?我还在呢。”

挽月见她醒了,又惊又喜,忙给她倒了一杯热水递上前:“小姐,您可算是醒了!您要是再不醒,挽月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宁王将小姐您囚在这院子里,还不许让太医来看,也不许让人给您上药,您的伤口一直渗着血,身子冷得跟冰块一般,真要吓死我了!”

说着说着,挽月就止不住的拉住她的手痛哭起来。

宋知霜的眼里也闪了泪光,她如今这般光景,若是没有大夫来看,也没有药医,她怕是熬不过这深秋了。

沈岸,这是要她的命啊!

哪怕心中早已对他失望至极,可到现在,她仍是忍不住的心痛……

深夜,好在挽月放了好几个暖袋在被子里,宋知霜勉强能好受一些,只是周身仍旧疼得厉害,而双腿已经没了知觉,大概是已经废了吧。

她心中苦笑一声,一滴眼泪从眼角缓缓滑出。

恍然间,屋里飘来一阵异香,她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最后完全失去了意识。

小说《红烛烫罗帐暖》 第6章 沈岸,这是要她的命啊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