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心已死彼恨未灭_佚名

2020-05-22 18:03

孟兰雨是为了看他是不是真的痴傻,怕他忽然醒来,一切正常,那她可就是前功尽弃了。 三天三夜过去了,小世子幽幽转醒,孟兰雨看了他第一眼,就知道,此事成了! 小世子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已经没有了以往的机灵,眼神空洞。 “世子!你可醒过来了……”她将他揽在怀里,哭了一报。 已经有人去禀报王爷了,牧亭煜赶来的时候,便看见自己的儿子痴痴傻傻地看着孟兰雨,呵呵笑着:“漂亮姨姨,你怎么哭了呀…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此心已死彼恨未灭》精选章节

没错,那女人正是齐蓝沁。

当年她点燃了草屋,却在火苗烧到自己的时候骤然后悔。

她忽然想通了所有,明明她才是被伤害的那一个,凭什么是她去死?而那对狗男女却安稳生活,踩着她的尸体逍遥自在!

屋门已经被火海吞噬,她冲不出去了。

忽然迸发出极强的求生意识,她想起来小时候来庄子上玩,因为淘气所以连这个屋子的边边角角都被她翻了个遍,她自然记得这个房间的床下就有一个暗道,可以通往庄外。

于是她用尽力气掀开床铺,钻进了暗道,盖上床铺的那一刻,她仿佛听到了牧亭煜在喊她的名字。

她自嘲般笑笑,笑自己这时候还不死心,那个男人正抱着孟兰雨郎情妾意,怎么还会来到这种地方,更怎么可能会为了她冲进火海呢?

暗道很黑很长,她凭借着儿时的记忆爬了出去,却在钻出去的那一刻被人按住了肩膀。

“二小姐?”

奶姆又喊了一声,将她的记忆拽回现实。

她勾了勾唇:“王嬷嬷,是我。”

“可您这脸上……”奶姆捂住嘴巴,不可否认,二小姐这个样子,颇有话本中所写的绝代妖姬的感觉。

齐蓝沁脸上,自额角向下直至颧骨,纹了一朵极妍盛放的芍药花,随着她勾唇的动作,那芍药花更加娇艳欲滴,为她绝美的脸上更添无上芳华。

“当年牧亭煜在我脸上黥了一个‘贱’字,我偏要让他知道,我齐蓝沁的命从不下贱。”

她的眼睛在她说出这话时炯然坚定。

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奶姆“呜呜”地哭了起来,将小世子和自己遭遇的残害一一向她吐露,听得齐蓝沁眉间愠色渐浓,最后狠狠一摔手中的药箱。

小世子本来睡着了,被这个声音吓醒了,开始“哇哇”的哭。

齐蓝沁看了过去,六岁的孩子,本该像同龄人一样习字作文,此刻却只能痴痴傻傻地,只知道哭闹。

世子哭了几下,忽然开始咳嗽,齐蓝沁连忙过去给他拍了拍后背,一手拿了素帕为他掩口,待他停了咳嗽,她发现素帕上一大片血迹。

“欢儿?!这是怎么回事!”她惊叫一声,满目无措。

奶姆将世子落水的事情说了,末了恨恨道:“那时只有孟兰雨在场,老奴怀疑就是她!”

齐蓝沁颤抖着将世子揽了过来,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都是姨母不好,姨母没有看顾好欢儿……”

她哭得撕心裂肺,小世子却浑然不知,只睁着不甚清明的眼睛看她。

“蓝儿,切莫过度伤心,你是大夫,你要为他诊治,若你情绪过于激烈,会影响你的医术。”

一个温和的男声传来,奶姆循声望去才看到了旁边这个男子。方才她陷入了重逢二小姐的激动之中,没有留意别的。此时仔细打量他,眼中闪过惊艳。

俊逸的长相即使在素衣之下也难掩贵气,腰间那枚白玉珏一看便不是凡物,她也是大户人家的嬷嬷,自然不会看错,这个男人必定来头不小。

从他对二小姐说话的神态里便能看得出,他心悦于她。

齐蓝沁刚被他劝得擦干了眼泪,正准备为世子诊脉,便听得紧闭的屋门被大力踹了一脚。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