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捡狗有风险_轻心

2020-05-22 18:02

《捡狗有风险》是作者轻心写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男女主叫凌天翊于潇,小说是一部现代甜宠小说,情节全程高能,感情细腻温柔,值得阅读。

在线阅读地址

《捡狗有风险》精选章节

“妈,您别拦我!”小孟起身指向小娜鼻子唾弃,“我姐夫哪儿都好,脾气更是好得没话说,他为什么和你离婚?你心里比谁都清楚,自己啥几把德行不知道?你怎么教训姐夫我管不着,但是!你别特么给脸不要脸,对姥爷、对我大呼小叫!”

“你说什么?”气的小娜把碗往桌上大力一放,吓的安安“哇”一声哭起来,她把安安交给大姨夫,撸着袖子起身,一副要干架的节奏,“是我这个当姐的把你惯得不成样了?什么话都敢说?啊?”

小孟嗤笑:“你也别这么说,也就在家里有咱妈给你撑腰,把你惯得无法无天……到你婆家,你牛逼过几天?最后还不是让人把你踹回来,装什么装?窝里横的棒槌!”

“小孟!”大姨也站起来,拧起眉头训,“怎么跟你姐说话呢?”

“妈!”小孟一点退让意思都没有,反而嘴一撅不满道,“我说错了吗?”

大姨哑然,确实没错,小娜离婚全是她母女俩作妖作的。

“小孟说得没错。”姥爷把烟按灭,不紧不慢的说,“小娜就是脾气臭,我支持小孟,做男人就不该看女人的脸色过日子,那样就只有离婚的份。”

被当众揭伤疤,小娜鼻间一酸,失控哭出来:“你们还有没有良心?当初结婚的时候,但凡有人拦一下,也不会这样……呜呜呜……”

“怨我们做长辈的?”姥爷嘲弄道,“结婚和离婚都是经过你同意的,就算当初有人反对,也不会管用,你啥性子自个儿心里没底?”

见小娜被堵的脸色难看,哑口无言,姥爷心里爽翻天,嘴上接着作妖:“小孟命苦啊~以后娶了媳妇儿,不仅仅要伺候婆婆公公还得伺候大姑子和外甥女,唉~”

小孟像是打胜仗的将军,眉宇间染着笑,唇间忧伤感慨:“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大姨夫抱着安安微不可寻叹口气……他什么话也不敢说,这个家没有他说话的位置。

大姨好声好气对小孟说教:“你姐也能挣钱好吧?等安安长大她就去工作,不会拖累你媳妇儿的。”

“呵!”小孟抱臂,不服气的一屁股坐下,“但愿如此。”

“对啊,但愿如此。”姥爷惬意的夹块凉菜吃,嵌着笑说,“这事翻篇,你们的家庭问题关上门慢慢讨论,晾着老二老三全家可不好。”

因为离婚这事大姨总觉得有愧于小娜,小孟又是家里唯一的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最不愿看到两人吵架。经历这番唇枪舌剑,仿佛老掉十多岁,无可奈何的自言自语:“一个一个都不让我省心。”

于潇自夸这场戏无比精彩,有这出打头阵,往后的日子,小孟不得一手遮天?必会和小娜水火不容,姥爷下的一手好棋!

不过,姥爷的表演还没结束,等他吃好,小孟还稀里哗啦吃得香,他喝了口粥,趁人家夹菜,“啊~嚏——”一声,全部喷人家脸上!

小孟:“!!!”

在场人:“……”

“哎呦~”姥爷连忙捂嘴道歉,“不好意思啊小孟,刚刚姥爷没忍住。”

小娜的一肚子气正好借此发泄,拍着餐桌嘎嘎大笑:“谁让你嘴贱?活该!”

大姨夫拐她一下:“少说几句。”

“你说谁活该?”小孟接过大姨递来的纸巾胡乱擦把脸,团了团,朝着小娜脸上狠砸过去,“就因为你这张臭嘴才没男人要你!”

“你再说一遍!”小娜脾气也上来了,拿起筷子狠狠朝小孟脸上砸去,起身撸着袖子,厉声说,“大姐就不信了,还治不了你!”

“小娜!”大姨有心劝架,可惜为时已晚,小娜跟上满马力的发条似的,隔着姥爷,大胳膊一挥,冲着小孟就是一脑瓜子。

小孟在家宝贝着,在外又油头滑舌,从未被如此欺负,一时竟被打傻了。

“这是干啥啊?”姥爷佯装生气起身,用鼻孔对着小娜,“小孟是你们家唯一的男孩,打坏了,谁传宗接代?”

小孟觉得,以前真是傻B才会被小娜欺压。他结婚后会是家里的顶梁柱,没必要跟爸爸似的当个受气包。想到这里,他更加肆无忌惮作妖:“你们看她,一点做姐姐的样子都没有,跟个疯婆子似的!”

小娜怒吼:“你他妈再说一遍!”

“差不多得了!”小姨夫对任何人都是一副老好人模样,谁也不得罪的类型。觉得再吵下去,很有可能会踹桌子啥的,为了不见血,起身好声劝说,“元宵节,大家和和气气吃个饭,别斗嘴,成不成?”

于妈妈拐于爸爸一下,于爸爸也站起来说:“对啊,好好吃饭,别伤和气。”

“你俩都坐下!”姥爷可没那么好心,“老大的家事还轮不到你两插手。“

此时,一直无言的大姨夫不得不起身说几句,然而生活在食物链最低端的人本就嘴笨,愣是站起来看着大姨一个字也吐不出,憋半天,说出两字:“吃饭!”

“吃什么吃!”小娜见大姨夫不给做主,怒气直达天灵盖,“爸!你窝囊的都不是一个男人!连自己儿子都管不了!”

“小娜!”大姨虽时时压制着大姨夫,可是,容不得外人对其大呼小叫,大声呵斥,“怎么给你爸说话呢?”

安安“哇”一声,哭得更厉害了,小娜干不过大姨,索性继续对大姨夫发火:“连个孩子都看不好!”

“走吧,咱们。”大姨家二女儿推着大姨夫,抱安安回屋。

小娜目送三人回屋,绕过姥爷到小孟后面,像往常般用力点他的脑袋,恨不得一点一个洞:“要不是今天姥爷宠幸你,你敢这么造次?”

“你特么才造次!”小孟最讨厌她用这样的态度,这样的语气,点自己的头,每次被点,总觉得自己是她养的最下下等的奴隶。他怒气反手一推,小娜“哐当——”倒地上。

在场人:“!!!”

小孟俯视着她,耻笑道:“长得丑,脾气大,活该没人要!”

小娜气得白眼珠上泛起红血丝:“你再说一遍!”

小孟无所畏惧,吊儿郎当道:“说就说……”

说时迟,那时快,小娜抄起姥爷后面的圆凳子就轮过去。

小孟大腿被/轮得生疼,体内暴力因子刹那间狼烟四起,抄起身后圆凳子更猛的轮回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