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云小姐的不二臣_乐行春

2020-05-22 15:05

QQ1234小说为大家带来《云小姐的不二臣》是一部非常受读者欢迎的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乐行春,主要人物是云笙、顾尘修: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消毒水气味。刚做完手术不久,麻醉剂的药效还没过去,云笙睁不开眼睛。她模糊记得,昏迷前,自己还躺在疯人院那个阴暗肮脏又潮湿的小房间里……耳边突然响起男人久违的声音,一贯的淡漠清冷:“她还能撑多久?”是顾尘修?!云笙脑子里一个激灵,彻底清醒。原来不是梦,真的是顾尘修把自己从疯人院里弄出来的……可为什么??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云小姐的不二臣》精选章节

白纤楚听到这句话彻底变了脸。

“你胡说八道!!”

云笙心里升起报复的快感,慢条斯理地道:“哦,你问问顾尘修就知道我是不是胡说八道了。”

顾尘修面色铁青却没有反驳,只冷喝道:“云笙,你闭嘴!”

他这反应,无疑证明云笙说的是真的!

这个贱人,她……她居然真的把顾尘修勾上了床?!

白纤楚想起自己刚回到顾尘修身边时,跟他接吻都能感受到这个男人骨子里的抗拒……

她此刻只恨不得把云笙千刀万剐,生吞活剥了!

云笙心里痛快,只等着白纤楚发疯撒泼,可没想到那女人突然头一歪,直接晕了过去。

“楚楚!”

顾尘修迅速扶住她,将人抱上床,随后立即找来医生给白纤楚做检查。

云笙被涌进来的医生护士挤到了病房门口,她隔着幢幢人影看见顾尘修神色紧张地守在白纤楚病床前,眼里只有那朵昏迷的白莲花……

云笙心里刚才那一瞬报复的快感也荡然无存。

她输得一败涂地。

云笙转身离开。

走到电梯口的时候,顾尘修追了上来。

“云笙!”

云笙回头,她真佩服自己,居然还能笑出来。

“怎么了?顾先生是需要我去给你的宝贝女朋友输血还是下跪道歉?”

顾尘修缓步走到她面前,清寒的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落了他满身银霜,凉薄得瘆人。

他取出一张支票,利落地签字递给她。

云笙低头看了眼,一百万。

顾尘修薄凉的声音在头顶上方响起。

“我喝醉了。今天晚上的事,就当它没发生过。”

云笙心底发寒。

睡完了,给她钱。

他当她是妓女么??

“还有。”顾尘修冷漠地警告道,“以后不要出现在楚楚面前,她的身体情况禁不起刺激。”

云笙怒极冷笑,笑得胸口隐隐作疼。

她接过顾尘修的支票撕得粉碎,而后从包里拿出零零碎碎一把纸币狠狠地砸在他身上。

“顾尘修,你别搞错了!是我睡了你!”云笙终究情绪失控,揪住他衣领,在他面前毫无尊严地崩溃痛哭,“你凭什么这么羞辱我?凭什么?!我只是爱你而已,我又有什么错??”

顾尘修垂眸看着面前哭到声嘶力竭的女人,抬起的手,又克制地落了回去。

他淡漠地开口:“我不爱你,云笙。这辈子,下辈子,我都不会爱你!”

他绝对,绝对不可能对这样一个将死的女人动心!

离开医院,云笙浑浑噩噩地回到御景湾,躺在床上,缓缓合上眼睛。

她很累了,累得好像一闭眼就再也不会醒来。

那多好。

可她到底还是醒来了。

醒来时,发现枕头上留着一滩半干的鼻血。

云笙从床上坐起来,面朝着窗户发呆,看着天色由亮到黑。

她想,自己还能看几次天黑?

张妈送饭进来时,被云笙这副模样吓了一跳。

张妈把饭菜摆在云笙面前,劝她吃点。

“顾先生刚刚打电话回来,让我提醒您按时吃饭吃药呢!”

云笙终于有了点反应,她动了动眼珠,迟疑地问:“顾尘修让我吃饭,吃药?”

“是啊。顾先生还派人又送两瓶药过来。”

这算什么?

打一个巴掌给颗甜枣?

可最后,云笙还是乖乖吃完饭,又把药吃了。

药效上来的时候,她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撑不住了,给顾尘修发了条消息。

【顾尘修,我好疼……】

已读,但未回复。

接下来一连小半个月,顾尘修都没有露过面。

但云笙依然每天都会给他发消息,告诉他自己按时吃过药了。

顾尘修一个字都没回复过。

他大概还在恼她,口无遮拦地刺激白纤楚吧。

再又一次吃完药后,云笙吐了血。

她的身体好像并没有服药好转,反而似乎变得越来越虚弱。

云笙不想去怪顾尘修,他能花心思替她找来这药,已经很好了。

是她自己,这辈子注定这样悲惨结束。

云笙预感到自己不剩几天了,她处理好地上的血迹,又给顾尘修发了条信息。

【晚上回来吃饭吧,就当是最后一顿吧。我不会再骚扰你,也不会再给你发消息了。】

本以为这条信息也是石沉大海。

可没想到,十分钟后,她意外等来了顾尘修的回复。

【好】

简简单单一个字,云笙雀跃得几乎跳起来。

她立即收拾准备去超市买些顾尘修喜欢吃的菜,做一顿丰盛的晚餐。

而此时,顾尘修人在医院,清清冷冷的走廊上。

夏医生给他介绍明天手术的安排情况。

顾尘修吩咐过张妈,每天给她汇报云笙的情况,她不间断地服了这么久药,已经准备好做手术了。

而白纤楚的身体也不能再拖。

今天晚上,真的是云笙最后一顿晚餐。

过了明天,一切都会结束,回到正轨。

顾尘修本应该松一口气,可很奇怪,他心里没有半点轻松的感觉。他点开手机,几十条信息,都是云笙这段时间发给他的。

顾尘修从头到尾翻了一遍,最终点了清空。

他想,以后不会…再有下一条了。

……

另一边,云笙正提着大包小包从超市走出来。她最近身体很虚,走几步就要歇一下,但想到晚上会跟顾尘修一块吃饭,嘴角就不由自主地翘起来。

突然,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蹿出来,一把抓住了云笙的胳膊,情绪激动地喊道:“小贱人,老子可算抓住你了!!还钱!!”

云笙在新闻上看过这样的人口贩子当街拐卖妇女的,没想到会落在自己头上。

“我不认识你,放开我!”她抄起手里的东西劈头盖脸地朝着男人咋砸下去,一边猛烈挣扎,一边拼命向路过的人呼救,“救命啊!!我不认识他!救命!!帮我报警!!”

男人大为光火,凶神恶煞地骂着:“白楚楚,你个贱货!骗了老子的钱还敢反咬一口!!”

他叫她什么?!

白楚楚??

云笙愣住了,等回过神,男人一耳光已经狠狠扇了过来,她本能地侧过头闭上眼睛,但疼痛却没来临。

“你找死?”叶寒枭一把捏住了男人的手骨,眉宇间透出浓浓的暴戾。

叶寒枭担心云笙会出事,这些日子一直守在她附近,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及时出现。

男人也是在道上混的,一看来者不是善茬,自己惹不起,咬牙恨恨地扔下一句:“白楚楚,你他妈有种就找人罩你一辈子!”

说完甩开叶寒枭,转身就要跑。

“站住!”云笙扬声喝住他,箭步冲上去质问男人,“你刚刚叫我什么?”

男人只当她在装傻,啐了一口阴阴冷笑道:“白楚楚,你他妈从我这儿骗了三十多万去整容,现在跟老子装失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