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宠明幼音叶启寒小说免费

2020-05-22 15:01

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宠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主人公是明幼音叶启寒的名称为《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宠》,是作者江星萝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十二年前,她说服父亲收养了他。十二年后,他害她家破人亡。他决然解除婚约,逼她做他见不得光的女人。她傲然离开,不为他许出的五斗米折腰。眼见她身边出现一个又一个优秀的男人,他醋海翻波,心急如焚,使出浑身解数,逼她回头。她妩媚一笑,丢下一句“我现在乱花迷人眼,回头草我看都不想看”,转身朝另一个男人走去。…………她走投无路时,被一个看似冰冷,实则温情入骨的男人所救。她原以为,他是天上粲然星辰,高高在上,触不可及。直到他单膝跪地,递上手中钻戒:“我爱你,嫁给我。”她才知道,这世上最令人惊喜的爱情,莫过于她暗恋他时,他刚好也深爱着她。

《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宠》 第1章 找死吗?滚开! 免费试读

“痛……”

明幼音自昏迷中醒来,第一个感觉就是痛。

浑身都痛。

她睁开眼,动了动,手脚都被绑着。

她因昏迷初醒而迷蒙的眼睛骤然睁大,意识瞬间回笼。

她被绑架了!

在酒店陪客人喝酒,从卫生间出来,被人敲了闷棍,昏了过去。

是谁?

想干什么?

明幼音压下心头的慌乱,用力挣扎,手脚上的绳子却纹丝不动。

开门声响起,一个秃头顶、啤酒肚的中年大胖子,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

见明幼音醒了,他淫邪的笑,走到床边,摸明幼音的小脸儿,“爷阅女无数,头一次遇到美人儿你这样的极品,爷今天运气爆表!”

“放开我,别碰我!”明幼音厌恶皱眉,躲着他的手,奋力挣扎。

她一身红色真丝短裙,修长双臂,笔直双腿,精致的锁骨全都暴露在空气之中。

妖冶的焰红色衬着她瓷白的肌肤,绝美的脸蛋儿,妖精般动人。

男人瞬间便硬了,浴火中烧,急不可耐的撕扯她的裙子,“宝贝儿,别急,让爷好好疼你,爷保证一会儿你爽到尖叫!”

“找死吗?滚开!”明幼音拼命躲着不住蹭在她身上的让她恶心的手指,挣扎着大喊救命。

“刺啦”一声,衣服被撕开,大片雪白的肌肤袒露于男人眼前,娇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

男人眼睛更亮,探手朝明幼音雪白的***抓去。

“滚开!”明幼音挣扎的手脚都被绳子勒出血来,看着朝她伸来的肥手,眼睛通红,绝望的嘶喊声如杜鹃泣血。

“砰”的一声,房门被踹开。

男人只来得及回头看了一眼,还没骂出声,就被抓住头发扔出去。

他肥硕的身子重重摔在地上,刚想起身,命根子被人踩住,脚尖一碾,他杀猪般惨叫,瞬间晕死过去,没了声息。

叶启寒厌恶的看了眼晕过去的男人,抬脚回到床边。

明幼音终于挣脱了手上的绳子,代价是双腕磨的血肉模糊。

衣服被撕烂,明幼音扯过床单盖在身上,抬眼看向叶启寒,身体微微颤抖,望着叶启寒的眼中,却透着刻骨的恨意。

叶启寒看着明幼音倔强的神情,取出一张银行卡,“医院说,没有一百万,明天就把明瀚扔到街上去。”

明幼音瞪着他,死死咬住下唇,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叶启寒将银行卡扔在明幼音手边,“这里面有一百万,陪我睡一晚,它就是你的了。”

明幼音气笑了。

叶启寒。

她的好哥哥叶启寒。

当年的街头孤儿、如今的锦城首富叶启寒。

心头恨的恨不能将叶启寒千刀万剐,她却低低的笑出声来。

她撩了撩耳边滑落的长发,眼波流转,举手投足,风情万种,说不出的魅惑妖娆,“好啊,叶少爷,一夜一百万,总比让刚刚那个胖子白睡了的好。”

叶启寒眉尖蹙了下,忽然后悔刚刚踩的那一脚太轻了些。

明幼音裹着床单起身,跪坐在床上,嫩白的食指,划过叶启寒俊秀的侧脸,眼波妖娆,“叶少爷,音音烦您稍等,总要让音音洗个澡,免的让音音的身子脏了您,您说可好?”

叶启寒微微皱眉,看着明幼音。

这样的明幼音,让他无比的陌生。

他与明幼音从小一起长大,他印象中的明幼音,干净、纯澈、明艳动人。

可此时他眼前的明幼音,脸蛋儿依然是原本那绝美的脸蛋儿,骨子里却透着一股媚惑,勾人的像个妖精。

想到刚刚那个男人,看过这样的明幼音,他忽然有种将那个男人眼珠子挖出来的冲动。

明幼音起身下地,去了浴室。

半小时后,明幼音裹着洁白的浴巾,走出浴室。

浴巾只裹住了她胸口以下,大腿根之上的位置,除此之外,一览无余。

叶启寒看着她按着胸口的浴巾,一步一步朝他走近,喉头滚动了下,身体迅速有了反应。

明幼音走到他近前,一手按着浴巾,一手搭在叶启寒肩上,按着他的肩膀,将他推坐在床上,眼波流转,笑意妖娆,“叶少……音音伺候您啊!”

她清甜的声音,软腻的叶启寒心头发颤。

隔着衣服,他都似乎能感觉到搭在他肩头的柔软小手。

曾经,他们……无数次十指紧扣……

明幼音跨坐在叶启寒双腿上,唇缓缓朝叶启寒的唇接近。

叶启寒体内像是被谁点了一把火,手猛的箍在明幼音腰上,想将明幼音撂倒在床。

“别动!”明幼音甘甜软腻的声音忽然变的冷冽。

冰冷尖锐的玻璃碎片抵在叶启寒颈动脉上。

明幼音依旧笑的妖娆,只是眼波不再勾人,只有刻骨的恨意。

尖锐的玻璃碎片抵住叶启寒的颈动脉,明幼音缓缓坐直了身子,看着叶启寒的目光,冰冷讥嘲,“想睡我?呵,轮谁都轮不到你!”

叶启寒看了一眼抵在他颈动脉上的玻璃碎片,扭头看向明幼音,“你不敢!”

“想试试看?”明幼音手上用力,玻璃碎片刺入叶启寒的肌肤,猩红的血液顺着叶启寒的脖颈滴滴答答的滑落。

血,有叶启寒的,也有明幼音的。

玻璃碎片是明幼音在浴室敲碎了一面小镜子得来,形状并不规则。

握着玻璃碎片用力,不规则的玻璃碎片,割破了叶启寒的脖子,也割破了明幼音的手指。

叶启寒扭头,看着不断滴落的鲜血,眼眸黯沉,心脏绞痛。

他可以无视自己淌血的脖子,却不能无视明幼音被割破的手指。

叶启寒的目光,顺着明幼音鲜血淋漓的手指,落在明幼音倔强紧抿的双唇上,他轻轻笑了笑,“行,这次算你赢,你走吧。”

从小一起长大,他太清楚她的倔强。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露出这样神情的明幼音,真的敢死。

而他,不敢让她死。

明幼音低低笑出声,玻璃碎片又往叶启寒的脖颈抵了抵,“麻烦叶少让人给音音买身衣服送过来,虽然音音如今烂命一条,可该有廉耻之心不能少,叶少您说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