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医妃嫁到王爷何弃疗_颜若龄、容宁贤_粉瑟

2020-05-22 12:02

考古博士意外穿越古代 成为三皇子容宁贤的王妃娘娘,然而,在颜若龄看来,这个王妃表面光鲜内里凄苦。夫君不待见她,胳膊肘往外拐。前有白月光虎视眈眈,后有绿茶心机婊挑拨离间,内忧外患。 颜若龄怒摔杯:这王妃的头衔谁要谁拿去,她不稀罕,凭她这一身医术,离了这王府还能活不下去? 偷听的容宁贤暗搓搓倒掉碗里的药:治不好本王的病,你就别想离开!

免费阅读

好嘛……这简直比二十一世纪的滤镜还神通广大。

她闭了闭眼,整理好一整套治疗方案后,刚想下意识进手环里面翻找,余光却忽而瞥到一个很碍眼的身影。

撸袖子的动作一顿,下一秒,她意味不明的笑着,眼睛直勾勾盯着眼前人。

赋云舟鸡皮疙瘩满身,只觉喘口气都不自在,默默吞了吞口水问:“王妃您有何吩咐?”

谁知颜若龄竟忽而一笑:“麻烦取了纸笔来,我要用,多谢。”

听闻此话,赋云舟不疑有他,如蒙大赦的连连道了是,逃也似的离开了这气氛诡异的房间。

听着门外脚步声渐行渐远,颜若龄也松了口气,瞧着床上那人双眼紧闭,仿佛多看自己一眼都觉得麻烦的模样,顿时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自己待会还要救他的命呢,这家伙至于如此对自己视若无睹吗?!

凝视那人半晌,也不见其有何反应和动作,颜若龄很快便也败下阵来。

她再次默默叹了口气,算了,自己这又是在和谁赌气呢?看不惯他,左不过稍后治疗完毕转身离开便是,没必要在此与自己较劲。

思至此,她伸手边去手环内寻找东西,然而瞧着眼前人,迟疑片刻,还是背过了身去,直到翻找出自己此次所需的药材以及物品,这才将之放进一个医药箱中,一并拿了出来。

整个过程中,她万分警惕,一方面细心听着门外有无脚步声,一方面注意着身后床榻之上之人有无异动,再加上拿东西时的轻手轻脚,生怕弄出响声来,这一心三用之下,倒当真是耗费了她不少的精力。

待到那医药箱被她安然拿出放在桌面上的时候,额头上竟然沁出一层薄薄的细汗,下意识伸手一抹,洇湿一片。

好在一番查看后,东西算是一个不落的取了出来。她松了口气,这才扯了扯袖子,将手环掩盖起来。

“王爷,臣妾来为您上药。”她阴阳怪调走上前,将东西放置床头处。

闻声,容宁贤也只是沉沉“嗯”了一声,便是连眼皮也未曾掀动一下,更不必说配合自己坐起身来了。

等了半晌不见人有动作,颜若龄咬牙切齿死盯着他,如果可以,这双目光此刻便能在这人身上打出一对洞来!

她将情绪压下,尽量平和道:“王爷,若您非要如此姿势服药,还烦请写一封说明信来。”

果不其然,容宁贤闻言微微睁开眼,侧头看向她,虽不发一言,但那双微眯的眼足以表明疑惑:“什么说明信?”

“自然是免于臣妾责难的信。”

颜若龄一边摆弄手中茶盏,瞧着杯中氤氲而出的热气,语气不冷不淡道:“自古常有年迈老人以及顽皮小儿仰卧饮食,若是运气好些的,左不过呛两下,咳嗽两声也就算了,但若是那严重的……”

她手中动作一顿。

容宁贤也起了兴趣,慢慢撑起半个身子,斜靠在床头处横梁上,挑了挑眉:“严重者又当如何?”

“喝茶”

颜若龄将茶杯递入他手中,在他抬手即将喝下第一口茶之时,恰如其分的来了句:“倒是也没什么,不过是呛咳而亡,如溺水状。”

“咳咳咳……”

如她所料,容宁贤闻言便是一阵咳嗽,咳到脸也红了,气息才慢慢平复下来。

再看向颜若龄时,只见她也是双颊泛红。但想也不必想,只看她那眼角眉梢得意的笑意便知,她必不是呛水,而当是憋笑才成如此模样。

思至此,他抬起头来,没好气的盯着她瞧。

她倒也不退让,好整以暇的回望回去,眨了眨佯装无辜的双眼, 仿佛方才做这件事的是另外一个人。

两人相视不知多久,恰逢有小厮来门前禀报,才将两人思绪拉扯回来。

容宁贤强忍伤痛,提高音量:“何事?”

门外小厮恭敬回:“回王爷,尚书家小姐说多日不见,请小厮来问您安。还送来一封请柬,是三日后尚书府诗会,问您是否愿意前去参加。”

颜若龄一边重新拿过茶盏倒水,一边撇了撇嘴,刚想开口讽刺两句“王爷当真桃花无限”等酸话,只听耳边冷峻声音响起:“回绝了吧。”

言简意赅,不做解释。

这倒是让她颇有些意外。

然而那小厮却像是意料之中一般,只道了声是,便领命离开。

将水重新递到对方手中,颜若龄便开始认真调配起药粉来。毕竟这玩笑也算是开过了,治病救人才是正经事,若是再拖下去,对伤情绝无好处,不论私交如何,这治病就热医家本分还是马虎不得的。

待她调配完成,准备上药之时,猛然一个转头,却见对方正注视着自己,眸色深深。

她被这眼神看的手抖了抖,上药的时候失了轻重,药粉猛然倾泻下去,在伤口上覆盖了厚厚的一层。

“嘶——”容宁贤顿时倒吸一口冷气,敷着药的手臂抖了抖。

这药性本就猛烈,再加上伤口面积大,创面深,猛然如此大量洒在伤口上,必定会引起强烈的刺痛感,这也就是为什么她方才如此小心谨慎将药拿过来的缘故。

然而还是撒了,并且还如此大面积。

颜若龄有些心虚的眨眨眼睛,连忙凑过去吹了吹,将多余的药粉吹散下去,嘴上却不服软:“这个怪不得我,谁叫王爷您那眼神太过凌厉,皇家之气哪是我这种小小女子承受的住的?”

听出对方言语当中的调侃之意,容宁贤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颇有些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面的感觉。

索性扭过头去,闭眼不看,任凭颜若龄摆弄那伤口,仿佛一只不懂反抗的木偶娃娃。

可是心性高傲的容宁贤心里却是暗暗吐槽道“等伤好了,他要让颜若龄碎尸万段,至少活不到明年”

虽然在几年后,他妥妥的打脸了,而且还希望她能活的更久。

然而颜若龄不经意的一眼,却瞥到那只摆在外侧的。

如面色般惨白的手,正被他的主人紧紧握着,手面上青筋明显凸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