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娇妻在上:薄少又被撩失控了_楚洛墨林子然_十二小姐

2020-05-22 12:02

娇妻在上:薄少又被撩失控了第八章 就像一个陪酒小姐

夜里穆念悠醒来,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摩挲下楼,深夜的休息室跟前厅除了偶尔走过一两个佣人,格外静谧。

“穆小姐。”

关珊从厨房里出来,手里端着一个精致的果盘。

穆念悠瞧关珊这个模样,像是要招待客人,但是穆念悠不想多问,也不想跟关珊有过多交集,当下只是点点头,便转身走向前厅。

谁知关珊却叫住她。

“穆小姐是要找薄先生吗?”关珊走到穆念悠面前,“薄先生刚回来不久,现在在小洋楼里,刚刚他吩咐送吃的过去,如果穆小姐要去找薄先生,那就麻烦穆小姐帮忙送过去,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关珊脸上的笑礼貌而端庄,穆念悠心里直纳闷,关珊一向都巴不得薄子默厌烦穆念悠,现在哪根神经搭错线,还懂事地给他们让出相处空间来?

“我没要去找他。”穆念悠直接表达了拒绝。

关珊这个女人主动找上门来的事,能躲多远躲多远。

穆念悠说完就要走,却听关珊说:“哦?是吗?奇怪了,刚刚我听薄先生跟尹淮说让您过去一趟,怎么,尹淮没有通知您吗?”

穆念悠顿下脚步。

如果薄子默真的有什么事找她,尹淮又刚好忘了通知她,回头薄子默不会怪自己的兄弟,只会怪她。

最后,穆念悠端着果盘推开了小洋楼的门。

小洋楼是上个世纪遗留下来的建筑,门打开发出特有的欧式建筑的声响,灯火通明的会客厅里,水晶吊灯下,四男三女围坐在烟雾缭绕的麻将桌前,热闹非凡。

而穆念悠开门的声音,引来了屋内众人齐齐回头。

薄子默也看到了门口的穆念悠。

清凉的夏夜里,她只穿着一件及膝的酒红色真丝吊带裙,那红色是馥郁得迷乱人眼的酒红,穿在她身上更衬得她原本白皙的肤色滑腻如丝绸。丝绸的坠感,让她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段忽隐忽现,十分撩拨人心。

重要是的她一张五官精致的脸,恍如一个夜色妖精。

他也能感受到,众人的眼睛一时流连在她身上移不开去。

而看到这么多人,穆念悠也傻了。

等回过神来,她才知道自己真的中了关珊的圈套。

也怪她自己大意,从前薄子默招待客人,都是在主楼前厅,不知为什么今天转了性子,改移到小洋楼这边。

穆念悠壮着胆子飞快瞥了薄子默一眼,瞧见他目光阴沉,面色不豫,穆念悠一颗心不由下混沌 人沉了沉。

薄子默怀里还依偎着一个娇艳的女人,韩安娜。

她是薄子默近来新宠,也并不知道穆念悠的存在,什么方式见面都好,但是这个方式,就要撕破脸了。

关珊真是导演得一出好戏,情敌见面,穆念悠现在就地晕倒装死还来得及吗?

就在穆念悠脑子闪过数百念头的时候,麻将桌前一个染着灰白发色的偏瘦男人吆喝道:

“默哥,真够意思,知道弟兄们寂寞,还叫来了妞陪咱们。”

这个时候穆念悠已经是退无可退,现在她还没有得到薄子默的心,驳了他的面子,很可能会激怒他。

穆念悠心一横,索性将错就错。

等抬起眼帘时,她已经恢复了镇定,眼里盈满笑意,款款向麻将桌走去,然后就像一个陪酒小姐一样,给在座的人分果盘和酒。

灰发男十分热络,给穆念悠一一介绍麻将桌上的人,

“那是默哥,安娜姐。默哥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但是今晚人家已经有美人作陪,看不上咱们。”

穆念悠也顺势向薄子默跟韩安娜点头微笑。

薄子默手指里夹着烟,垂着眸光把手里的牌打得噼啪响,一眼也没看穆念悠。倒是坐在他身边的韩安娜不太友好地打量穆念悠。

不知道为什么,尽管有了心里准备,但是穆念悠心中还是一阵窒息的难受。

灰发男给穆念悠介绍:

“来叫人,这位是莫爷。

这位,是许老板,中恒地产知道吧?

这个呢,是严少,南城三大家之一的严家大少。”

穆念悠叫过人,知道自己今晚不能够全身而退了,便想要寻个位置坐下去。

麻将桌上四个男人,除了那个严少,身边都陪着人,穆念悠预备到那严少身边坐下,韩安娜却开口道:“严少油盐不进,这等姿色怕是浪费了,不如你去陪陪许老板,刚才许老板一直嚷嚷着珺姐送来的姑娘不合胃口。”

许老板原本眼睛都离不开穆念悠胸口,现下这么一听,得志地嘿嘿笑起来,忙把身边的女人推到严少身边,对穆念悠道:“来来,到这里来。”

这个许老板,表面衣冠楚楚,但是一双小眼睛泛着淫光,穆念悠心里忍不住的恶心,但是这样的场面她又不能拒绝。

穆念悠下意识抬眼看一眼薄子默,他没有表态。

而这时韩安娜微微俯下身来看薄子默的牌,神态亲昵暧昧,她抹胸装里的丰盈若隐若现,几欲贴在薄子默身上。

穆念悠心里不是滋味,移开了视线,走到许老板身边。

没等坐下许老板旁边的位置,许老板一只油腻腻的大手已经伸向穆念悠,猛力将她扯倒。

穆念悠跌坐进许老板怀里,男人身上油腻的汗渍和烟酒味冲进鼻腔,一双秀眉不由皱起眉。

“你叫什么名字?可是从来没见过你,长得这么标志,身材又这么出挑,如果是珺姐那边的人,我不应该没印象。”

许老板说着,手顺势在穆念悠臀间掐了一把,最后手落在穆念悠的细腰上,又缓缓地向上移。

穆念悠忍受着屈辱,扯出一个笑,不卑不亢回答:“我叫念悠。”

许老板大笑,“嘿哟,念悠!好名字,和你的人一样美。”

他说着凑过去亲穆念悠,穆念悠脸上带笑,推开许老板,嗔道:“许老板,看牌。”

许老板也不恼,风月场上的女人多耍小花招,他当穆念悠是欲迎还拒,笑得更开怀,“看了你这么个标志的美人儿,还哪里看得见别的东西。”

这时麻将桌对面一直沉默的薄子默忽然开口:“许老板是说,我们韩小姐比不上念悠小姐?”

他这一问,桌上的谈笑蓦地停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