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独家)宠文炮灰女配重生后-宠文炮灰女配重生后免费阅读

2020-05-22 06:02

《宠文炮灰女配重生后》是作者蛋黄蛋白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叶暖秦尚。泰格文学为您带来(独家)宠文炮灰女配重生后免费阅读。与生长在温室的陆闪亮不一样,混混们对于叶暖展现出来的气势很熟悉,跟掌控他们那个片区的老大有些相像,甚至比他更甚,冷静、危险、充斥着一触即发的杀意。

《宠文炮灰女配重生后》精选章节

陆闪亮只是觉得今天的叶暖看着太冷,太陌生,一种面对危险事物的小动物的本能让他下意识的闭了嘴。

与生长在温室的陆闪亮不一样,混混们对于叶暖展现出来的气势很熟悉,跟掌控他们那个片区的老大有些相像,甚至比他更甚,冷静、危险、充斥着一触即发的杀意。

这样的气势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娇弱的闺阁女性身上,可是从叶暖刚刚展现出来的身手来看,她真的就只是一个普通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不,她更像是纯粹的捕猎者,站在食物链的顶端,沉静的注视着她的猎物,杀意迸发的瞬间便是猎物命亡的时刻。

被叶暖抵在车盖上的混混老大,手骨断裂的部分火辣辣的疼,脖子上的手术刀又带着股透心的寒气,享受冰火两重天的同时,他在心里暗暗唾骂付钱来让他们做这事儿的那个女人,并且很想打见钱眼开接下这个委托,并在看到叶暖时对她的凹凸有致跟美貌暗暗欣喜的自己,他深深的后悔,没有透过皮囊,看到大佬的本质。

然后他听到大佬问他,“说,是谁让你们来的?”

大佬的声音清清透透的很好听,但他却一点都没敢升起什么不该有的心思,连在心里感叹一声大佬的声音真特么的好听都没敢。

如今大佬问话,他也顾不上职业操守了,只想着大佬果然是大佬,知悉一切,强忍着疼痛,很狗腿的悉数道出,“是一个女人,听声音很年轻,蒙着脸戴着眼镜,浑身包裹的严严实实,看不清脸,她说你今天会在这里落单,让我们来吓吓你,给你点教训。”

叶暖轻轻一笑,“哦,那那个女人,是怎么找到你们的?”

这些人明显不是普通的混混,有一些身手跟一定的纪律性,应该隶属于某个帮派或者集会。

混混老大犹豫着没出声,叶暖用手术刀在他脸上轻轻划了道口子,一道红色的细缝显现,血流了出来,然后她用刀背轻轻拍了拍混混老大的脖子,“下次,就是这里了,放心,我不会一下子结束,会先划开表皮,然后一根一根的挑断里面的血管,经脉,然后...”

混混老大抖了抖,“是,是置老大带过来的...”

叶暖的瞳孔有瞬间的收缩,[置于],明面上是A市区地下片区的顶头老大,但其势力遍布Z国,并与海外的一些隐藏势力有深厚的关联,被圈内的人送了个[暗王]的称号,传闻说他喜好美人,男女不忌,人很讲义气,有恩必报,有仇自然也是必报的。

并且,叶暖对这位暗王并不陌生,因为前世的时候,这位暗王是胡馨的追求者之一,一路为胡馨保驾护航,看不惯一切与胡馨关系亲近的异性,跟秦尚两人为了胡馨明里暗里争斗了无数次。她的亲弟弟叶璃,也是因为与胡馨关系亲近,而遭到了置于的不喜,被设局关进牢中,郁郁而亡。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她在这里遭遇的袭击竟然是置于的手笔,更没想到的是,原来他们姐弟的噩梦,竟是出自一人之手。

而且,虽然前世的时候她就隐隐发觉,是有人故意要害她,只不过她一直以为是有人派这些混混跟踪她,等她落单,然而前世等她查到这些混混的时候,却发现这些混混已经被人灭了口,线索也就那么断了。

可今天,她从这些混混口中得知,那个要害她的人,早就知道她会在这里落单,被陆闪亮丢下车。

所以,要害她的人,难道是陆闪亮?为了替胡馨报复她?

可是,刚刚他们说,[那人]是个年轻女性。

而且,就陆家的情况,陆家这个最小的少爷是没有机会接触到有实际势力的置于的。

那么,会是谁?

熟知她行程,知道她会在今天出院的年轻女性。

并且,是能让置于出面亲自安排好一切的年轻女性。

答案呼之欲出。

没想到原来在这么早的时候,置于就已经遇见,并且喜欢上了胡馨。

她看向陆闪亮,“小六爷,让你把我丢在这里,是谁的主意?”

陆闪亮低着头,抿着唇没有说话。

叶暖轻轻皱眉,抬高了声音,“陆小六爷?”

将陆闪亮制住的三人也推了推他,“小子,她叫你呢,快回话!”

陆闪亮小声嘀咕了句,“有毛病啊,还回话,以为演古装戏呢,哼。”

然而他嘀咕归嘀咕,还是不情不愿的抬起头看了眼叶暖,切了一声,“我就是见这地儿好,想丢你就丢了。”

叶暖又笑了,眼睛里是浓的化不开的墨色,“那你可知道,如果我如你印象中的一般软弱无力,我又会遭遇什么?”

陆闪亮沉默片刻,嘴硬的嗫嚅道,“他们也说了,只是想吓吓你。”

叶暖捏紧了手上的手术刀,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她只是轻轻扫了眼制住陆闪亮的三人,淡然道,“那就劳烦三位,你们原想怎么吓我,就原封不动的用来吓吓这位陆少爷。”

三人互相对视一眼,没有动手。

叶暖眼中的墨色又浓了一分,手术刀紧贴着混混老大的脖子,她忍了忍,才没有用手术刀划开他的脖子,那混混老大吓得都快尿裤子了,忙吼道,“还愣着干什么,照她说的做啊!”

三人犹豫片刻,然后动手去扒陆闪亮的衣服跟裤子,陆闪亮挣扎反抗,“你们要干什么!住手!”

可这次,他即使挣扎不过都没有再叫叶暖帮忙。

就在陆闪亮身上的衣服都快被扒光,那三人也因为陆闪亮的挣扎而真的起了兴致,即将发生什么的时候,叶暖喊了停,她从包里拿出从医院里顺出来的输液管子,不紧不慢的将混混老大的双手双脚捆绑住,丢在了车盖上,然后一步步走到陆闪亮面前。

陆闪亮被人推趴在地上,一手撑着地,一手拉着自己的内裤,看着很是狼狈。

叶暖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陆少爷,被吓到了么?”

陆闪亮抿着被吓白的唇,没有说话。

叶暖歪着脑袋,“你说,如果更进一步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该怎么办呢?责怪你半路把我丢下?可是,陆少爷你会说是我自己赌气下的车,我活该,我风评这么差,又不会说话,不如长袖善舞的陆小六爷你,大家肯定都会相信你,我也许会被同情,但多数人会认为是我自己作死,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硬是闹情绪要下车,甚至会有人来安慰你,说无论我身上发生了什么,都是我自己作的,与陆小六爷你无关。”

叶暖每说一句话,陆闪亮的脸就白上一分,到最后,他梗着脖子不服气的道,“叶暖你够了没有,这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吗?而且就你这身手,这些人怕你都怕得要死,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叶暖用脚尖挑起陆闪亮的下巴,“如果我没有这样的身手呢?如果我连你都不如,毫无反抗之力呢?况且,就算我确实有幸得上天垂帘,有出乎你意料的身手,但如果我遇到的不是人,而是一条毒蛇呢?而且双拳终究难敌四手,寡不敌众,你将我丢下的时候可有想过我一个人最终会遭遇什么?还是说,这就是你的计策?将我丢在这里,然后安排一群人来凌辱我好为你家胡馨报仇?”

陆闪亮猛地抬头,“我没有!”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