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一生流离,倾心未改_纭若烟,温御涵(印玺)

2020-05-21 18:05
短篇古言小说《一生流离倾心未改》,主人公是纭若烟和温御涵,作者“印玺”的最新力作,目前已完结,安全入坑。主要内容是:纭若烟万万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被曾经的挚爱温御涵处死。被亲姐妹算计的纭若烟惨死于心爱的男人手下,有幸意外重生,当初那个说要想尽办法接她回去的男子却再也不属于她,更让纭若烟心生冷意的是,温御涵竟然要置她于死地……

推荐指数:10分

《一生流离倾心未改》节选片段

温御涵按着眉心,头还晕晕沉沉的,神情有些不耐。赵阮侧着身子,背对着他,应当还在睡。他没有吵醒,招手让太监拿了衣裳去侧间换上。

温御涵走了没多久,赵阮在宫女的伺候下穿戴了崭新的后服,梳发髻的时候,有宫女来报说:“卿尘殿的那位来了。”

赵阮磨磨蹭蹭地,亲手给自己戴上了后冠:“让她先候着吧。”

清晨的雨露在花瓣上凝结,纭若烟虚弱地站在树下,爱惜地抚摸着花。

未央宫守门的宫女趾高气昂,远远地冲她道:“怎么也是相府的小姐,难道不知觐见王后娘娘该有何礼数吗?”

纭若烟一愣,知道她们是冲着自己来的,声音轻缓,却还是有着往日公主的威严:“王后叫我一声三姐姐,你们是王后的奴才,我自然也算你们半个主子!王后未至,你们做奴才的就是这样待主子的!”

二人鬼祟地互看一眼,底气仍旧很足。她们这样做完全是主子的意思,如今这宫里最得宠的是王后,而她,王上对她可是避之唯恐不及!

“姑娘毒害王后的时候怎么不记得您与王后是姐妹?”

正说着,未央宫内传出了银玲般的笑声。

纭若烟盯着门看,一只绣着金凤的鞋踏过了门槛。赵阮披着玄色后服,身侧六个宫女搀扶着她走出来。 赵阮走过来,踮起脚尖,从树上摘下那朵花:“有花堪折直须折。这花啊,往往命不由己。美好的东西呢往往也是下场凄惨。三姐姐,你说是吗?”

纭若烟不答,开门见山问道:“阿兰在哪里?”

赵阮故作惊讶,手中的花落在地上:“我还以为三姐姐是来谢我救命之恩的,原来是为了阿兰那丫头。怎么,阿兰不在三姐姐身边吗?”

“你别装了,阿兰在哪,你比我更清楚!”

赵阮委屈至极:“三姐姐怎么冤枉妹妹呢。指不定是看三姐姐快死了,日后没了依靠,这才逃了!”

纭若烟从袖中取出一把刀,太阳渐渐冒出了头,照在刀刃上。

“你占着我的身体,我可以不要你还回来,但阿兰自小跟着我,你把阿兰放了,日后我不会再出现。你想要做这秦国的王后你便做,再没人会拦着你。”

赵阮唇角抽了抽,面部肌肉僵硬地颤抖着:“三姐姐你要作甚?”

恐惧的后退一步,鞋底踩在了那花上,鞋底是胭脂般的红。

纭若烟咬着牙,逼近她:“我说到做到。只要我走了,那个男人就会一直是你的。

日后秦国一统了,你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用阿兰的命换,难道不划算吗?”

赵阮微笑着:“划算,很划算!”手上的长甲单蔻已经被挠破了。

纭若烟正欲收起刀,却被赵阮身边的宫女信手一推,未归鞘的刀刃就直直地刺进了赵阮的胸膛!

正向未央宫走来的温御涵清清楚楚地看见了这一幕。

“阿阮!”温御涵一脚踹在她胸口,狠厉的眸子盯着她,“传太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