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叶天星王小翠小说 叶天星王小翠目录

2021-09-29 09:00

重生1992之至尊国医

推荐指数:10分

叶天星王小翠是作者千年核桃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叶天星本是拥有绝世医术的国医至尊,却重生在上世纪90年代的一个贫穷小山村,成为了一个废物上门女婿。不甘心平凡的他立志重新崛起,却忽然发现,这己经不是那个过去的世界,国医界正在生死存亡之际......

《重生1992之至尊国医》 第1章 免费试读

“好,好!我去死,我这就去死!”

“叶三,你带着小薇走吧!不必求他们了!”

王小翠忽然抬起头来,嘴里含混不清的说着,一把扯掉脸上面纱,露出长满紫瘢分外恐怖的脸,转身不管不顾的起身夺路冲了出去。

一个年纪只有四五岁的小女孩儿,站在屋子角落里,眼神中带着惊恐,手里紧紧的抱着一个布娃娃。

一直蹲在那里看美女挂历的小伙子,空洞茫然的眼神里却突然多了一丝清明和狠厉!

一个小时前。

老式木格的窗户被风雨敲打,窗上钉的塑料布哗啦啦响着。

昏暗的电灯下,不大的屋子里,挤了王家一家子。一台熊猫牌十四寸黑白电视机,正播放着射雕英雄传。

叶三双手抱头半蹲在地上,嘴角有血,身上有不少土灰,还有一些凌乱的脚印。未婚妻王小翠则坐在炕角沿上,低头不语,两手不安地搓着衣角,她的脸上挂着纱巾,看不清面貌。

一个年纪只有四五岁的小女孩儿,站在屋子角落里。她叫小薇,是叶三和王小翠在山沟里捡来的。为了这个小丫头,一家子己经吵了好半天了。他们想先养着,但是家里不同意。王小翠的弟弟带着女朋友从镇上赶回来,说有人出五千块钱,要把小薇送走。叶三和王小翠不答应。

一番争论下,胡娟和儿子王飞动手打了女婿叶三。他们打累了,争论陷入了僵持。

“姐!”炕头上一个穿着花格衬衫,留着长头,流里流气的小青年儿开口道,神情里极不耐烦:“说了半天,这个孩子你们到底送不送人?人家还等着回信儿呢!”

“对啊,行不行你到是吱个声啊!”

炕里面,烫着***浪穿着紧身裤,抹着猩红嘴唇的年轻女人也说道。

王飞和女朋友林洁这次回来,正是听说姐姐和废物姐夫捡了一个小姑娘,恰好镇子上一个有钱人家想要出高价收个养女。他们一合计这是个发财的机会,就赶了回来,说服当家的老妈,逼叶三和王小翠交出小薇。

可是这姐姐和姐夫竟然是死心眼,说什么也不同意把孩子送人。这个窝囊姐夫,竟然还敢和老妈顶嘴。王飞就和老妈狠狠的教训了他一下,现在蹲在地上装起傻子来了。

进门正对处放着一张掉了漆的黑桌子,墙壁上方挂着一面用毛笔字写着对联的大镜子。镜子里,倒映出叶三的脸,他正呆呆地望着墙上一张香港美女挂历,眼神空洞,面色茫然。

王小翠低着头,好半天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小小的字:“不送。”

“何着这么半天,咱都白说了!”小青年顿时撑起身子,瞪大眼睛,转向椅子上大马金刀的中年妇女,“妈,你说怎么办?”

胡娟,王家真正的掌权人,三角眼大白脸的中年妇女,一脸阴郁地坐在的椅子上。王家的名义上的当家人,头发花白的王长生蹲在她的脚边,吧嗒吧嗒抽着旱烟,低头不语。

“送,必须送!吃我的,住我的,这事必须听我的!”胡娟大声说道。说完,她斜着眼看了一眼地上蹲着叶三,冷哼一声,“真是长出息了,我就没见过上门女婿敢跟丈母娘顶嘴的!还反了你了!”

“娘,”坐在炕沿上的王小翠两只脚有些不安的蹭着炕沿,“叶三你刚才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该出气了吧?!”

“出气?”胡娟眼睛一瞪,狠狠的睕了一眼地上蹲着的叶三,“就这三脚踹不出个屁来的窝囊废,整天就知道死牛瞎犟!现在还学会装死人了,我是越打越来气!”

“就是,姐,你看都把咱妈气什么样了?”王飞也跟着说道,“人家可是要出五千块钱呢!放着票子不要,愣要这个不知哪里来的野孩子!你们是不是缺心眼儿啊?”

“我看也是,五千块钱,能买个大金链子!”林洁呸的一声吐出一口瓜子皮,抹着口红的嘴唇上更鲜艳了,她笑道:“姐,反正你长着一副鬼脸子,不敢见人,这五千就给我买项链吧!”

听到“鬼脸子”这三个字,王小翠身子明显颤了一下。五年前,她在一家化工厂打工,出了事故,她的脸上和手上就长满了紫色瘢痕,从此她就一直蒙着面纱,再也不敢见人。她知道,好多人背后都称她为鬼脸子,但是像兄弟媳妇这样当面说出来,就像拿刀在捥她的心。

“还有,你们捡个孩子回来,让外人一看还是以为你们生的野种!以后我们老王家怎么在村里抬得起头来?”

胡娟越说越激动,“都说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这招婿的姑娘也不向着自己家啊!王小翠,你自己想想,我这些年管你吃,管你住,给你看病,花了多少钱?现在你到好,为了这个废物和这个野孩子,你连死鬼脸都不要了!”

“你以为叶三真的是喜欢你才来招婿的吗?他就是一个窝囊废,二流子,劁猪也学不会的废物。就你那死鬼脸模样,也就是这种废物为了咱家口饭,才会答应娶你!你倒是上心了!”

王小翠浑身颤抖,捂着脸哭起来,手臂上的纱巾滑落,露出大片触目惊心的紫瘢。

“你就少说两句吧?”

蹲在地上的王长生咳嗽了一声,劝道。

不劝还好点,他一劝之下,胡娟更加上火了,蹭一下站起来,“我少说两句?你不嫌丢人,我还要面子呢!都是你捡的好野种,现在也跟你学会捡野种了!”

其实,王小翠也不是王老汉亲生的,是在她三岁那年捡来的。后来又娶了胡娟,生了王飞。

王长生见胡娟发脾气,顿时又不说话了,只是蹲在地下默默地用草纸卷烟沫子。

“原来你姐也是个野种啊,难怪呢!这死鬼脸子不会是遗传吧?若是我生了这吓死人不偿命的死鬼脸,早就跳湾去死了!哪还有脸在这里坐着!”

林洁阴阳怪气地说道。

“她要有那跳湾死的志气就好了!爹娘也不至于再给她招婿一个废物来,白养一个窝囊废!”王飞也愤愤地道。

这时,一直蹲在那里看挂历的叶三,面无表情的收回目光,空洞茫然的眼神里却突然多了一丝清明和狠厉!

刚才他一言不发,是在结合眼前发生的事,还有这个屋子里的人,消化脑子里那些突出其来的记忆。现在终于理清楚了。

今天是1992年6月22日,他竟然重生了!

他本是国医至尊叶天星,多年来倾心研究国医的现代化,当他的研究成果正准备推向应用时,却遭到了西域医药巨头的暗杀。他带着不甘死去,醒来后就到了这里,而且脑子里多了另一个人的记忆。

这个人也叫叶天星,但是他的记忆并不完整,只有一座化工厂事故以后的事情。当年化工厂的事故中,正是王小翠救了他。四年前,他化名叶三,来到了这里。他接受王家的招婿,就是为了报答毁容的王小翠。所以,无论王家岳父母对他如何,他都忍辱负重,坚持了到现在。刚才,丈母娘胡娟和小舅子王飞把他打了一顿,王飞一脚正好踹到他的脑袋上。

野种,死鬼脸,废物,这些恶毒的字眼儿,在王小翠的脑海中回荡着,让她越发压抑,越发委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