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王锋赵构大结局 王锋赵构全文小说

2021-09-27 21:00

南宋崛起之雄霸天下

推荐指数:10分

王锋赵构是著名作者三羽堂主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书中的那男主王锋赵构如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那么王锋赵构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无妨,苏郎中虽有记录。等一些空闲时间,小王本来打算告诉军中的兄弟们,都是我大宋之兵,战场没有倒下,在后面更不能倒下。方才救助之术,只是临时处理,还需与药剂、膏剂、针灸等结合使用,佐以充足的饮食、休息,才能痊愈。这是一门综合性的学问,有时间和苏郎讨论。

《南宋崛起之雄霸天下》 第3章 第3章 免费试读

金兵败走,已是无虞,赵构携弓箭走下山来,和高进合兵一处。高进已是收拢了金兵的战马,倒是一匹不曾走脱。见赵构过来,高进兴冲冲急忙行一军礼,赞道:“王爷好箭法!”

赵构(王锋,为了更贴切本书,以后章节就以赵构之名相称)也是欣喜,刚才的顾虑已然全消,心里暗想:“看来传说不假,怪不得能三箭折损金国二王子完颜宗望,历史诚不欺我。”其实,现在的赵构,集现代特种兵王锋和历史上康王赵构二者大成于一身,经过刚才一战,已是完全融合,只是他尚且不知。

“高进,怎么样?有没有受伤?”赵构在高进胸前轻轻捶了一下,望着浑身披血而立的高进,关切的问道。

高进心里一热,急忙回道:“谢王爷关心,属下无碍,溅得都是金兵的血。”

两人说话间,十几个人陆续下马围了过来,齐齐揖礼道:“属下见过王爷,救驾来迟,望王爷恕罪。”

赵构虚手轻抚,道:“危急尚在,大家不必虚礼。诸位可有损伤?”

一着圆领紫袍官服模样之人上前施礼道:“王爷忽然坠马,我等都是大吃一惊。巡哨金兵大部被赵指挥使引向他处,我等诸位大人,来转路上,又忽遇敌骑,全仗诸班太尉们死战,护卫我等先行,又亲见王爷金安,继而大发神威,劲矢退敌。大宋列祖列宗护佑,有幸再见到王爷,我等皆是心安啊。”

记忆之中,此人正是副使(此次出使完颜宗望金营,赵构为大宋告和使正使,王云为副使)刑部尚书王云,其后参议官耿延禧、高世则、王府内知客修武郎韩公裔等齐齐向赵构行礼。

几个圆领蓝衫宦官模样之人围过来嘘寒问暖,唏嘘不止,赵构认出正是蓝圭、康履、黎楶、杨公恕几个康王府旧差。

赵构走到护送军将诸班直跟前,见诸人甲胄之上血迹斑斑,已是冻痂。他一个个捶胸过去,就像回到那个战火纷飞的战场,和自己的兄弟一起并肩作战。殊不知,这些军将刚刚经历过一场生死之战,最敬重的,就是敢于杀府金兵的长官。作为大宋禁军最精锐的班直,一上眼,就知道几斤几两。方才赵构三箭阻敌,箭箭穿喉,已是把金兵的士气射得荡然无存,再加上神勇无比的高进枪枪见血,金兵崩溃已成定局。出身招箭班的班直,平日里总觉得自己箭术精湛,和赵构殿下一比,方觉天外有天,没的说,人家可是射的移动靶,还是高速。都传闻九皇子殿下两膀神力,精于骑射之术,想来不外乎奉迎之词居多,今日一见,似乎比坊言传说还要精进。

迎着军将们眼里炙热的眼神,赵构自己心里也是热乎乎的。他知道,这些个厮杀汉子,已是在心里接纳认可了自己。

“当下谁在指挥?”赵构问道。

当前一将上前一步,捶胸行礼道:“殿前司副使赵子亮参见王爷。”

赵构看得仔细,见赵子亮长身阔肩,比着高进还高半头,黑甲锦袍上斑斑血迹,凤翅兜鍪下,一双朗目炯炯有神。佩弓携箭,左挎手刀,右持一长柄铁锤,长约六尺,又曰“蒜头”,看上去分量不轻,可知是一位神力之将。

“可否借将军兵刃一观?”赵构笑道。

“早闻殿下神勇,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赵子亮双手奉上手中兵器。

赵构入手便知分量不轻,感觉得有现在的二十来斤,锤柄长约五尺二寸,应是镔铁之料,八瓣蒜头如儿首,乌黑锃亮,柄端有鐏,云纹点缀。

赵构单手挽了一个锤花儿,侧身力劈,一块儿斗大青石“砰”的一声,被击个粉碎,细小石屑四下飞溅,惹得一众文官纷纷避让,而众军将们却看得眼热。

赵子亮心中一凛,康王殿下这一手,像是在坐实刚才自己之言。能单手“力劈华山”碎石,自己可做不到,浸润“蒜头”多年,闲暇之时又多和朵直的兄弟们不时切磋,一身真功夫在身,也就朵直班主,绰号“金刚”的金至刚胜他一筹。方才和金兵的遭遇战,连击金兵大小官佐二十余人,皆无一合之将。饶是如此,自忖自己在王爷手下,挺不过三招。

“王爷威武!”一干人众皆俯身称赞。

“好一件神兵利器,赵将军用它砸碎了不少金兵的脑壳吧?哈哈哈......今日一战,杀得痛快,多日里的鸟气今日终于发泄了出来,快哉!壮哉!”

“我等皆誓死追随王爷!”赵子亮接过“蒜头”,率一干众将振臂高呼。

“好,都是我大宋好男儿。不过现在我们还不能掉以轻心,金兵吃了大亏,我们还要多加防备。”

“全凭王爷调遣。”

“好!本王令——赵将军,先派哨骑前出侦缉敌情,顺便接应赵指挥使兵马回营;高进,带几名弟兄迅速打扫战场,将有用的东西收拾上来,阵亡金兵的尸体抛至山涧,别忘了把方才那员金兵的那根棍棒捡来,我瞧着怕是一件趁手的家伙;把带神臂弓的几位弟兄给我留下,你率其他弟兄,只是携带弓箭,在山脚处有一处沟坎,设置第一道防线,如有金兵来袭,百步之外不许动手,进入五十步,用弓箭招呼,先射马,不求杀敌,逼其下马步战,听令后撤上山,不许恋战;几位弩直弟兄,和我在山脊线后构筑二道防线,如有金兵转过山脚,进入百步,听令而发,每人两轮齐射。第三箭,掩护山下兄弟上山。王大人,”赵构回首招呼副使刑部尚书王云道。

“在!”王云赶紧回应道。

“你率各位大人和诸位内侍人等,收拢马匹,查探山后小路,准备不时之需。”

“遵命。”王云躬身领命。

赵构看看天色,应该是午正时分,沉重下令道:“现在吃点干粮、喝点水,一刻时后,各部按令行事,不得有误。”

“是。”诸将得令而行。

原王府都管蓝圭急忙把随身携带的干粮给赵构拿来,康王的饮食,自是丰富,计有千酥饼、五香肉筋、果脯等王府美食,赵构大手一挥,卷包走向诸位军将,曰与众军共食,引来诸军将齐声山呼,笑声不断。

山坡另一侧,西头供奉杨公恕一边吃,一边和东头供奉康履说道:“康公,我怎么感觉王爷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咱家自开府以来,就入府侍候殿下,平时王爷可不像今天这般,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康履看看仍和军士们在一起的赵构,脸色略显阴沉,道:“王爷坠***下,吓杀我等。现在看来,所幸并无大碍。王爷自小喜武,又具神力,本具神武之相,和禁军诸班直亲近,亦是自然。只是,我也觉得王爷身上有所变化,只是一时半会,也说不好。”

“是眼睛。眼为心神,心为人主。王爷刚才的眼神,高居九天,俯瞰我等,心有家国,胸有天下;又如冬日暖阳,温暖徐徐。是我大宋之福,更是我等之幸,切勿随意猜疑一二。“参议官高世则缓缓道来。

“仲贻兄(高世则,字仲贻)高见。”康王府内知客、修武郎韩公裔拱手道。

王云、耿延禧则沉默不语,有宋一朝,崇文抑武,赵构现在和军汉们走的近,,对他们文官而言,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只是心底深处有此一念,嘴上是无论如何是不敢言语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