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情深时光逝最新更新 季沫单熙辰小说

2021-09-27 12:00

情深时光逝

推荐指数:10分

火爆新书《情深时光逝》是来自君曦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季沫单熙辰,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三年前,闺蜜的离开,给了她一个机会,让她如愿成为众人瞩目的单太太!婚后三年,他的绯闻女友日日换,而她恪守本分,一心一意奢望着他的回头……可是,季氏被并购的消息传来的那一天,她也看见他床上那个像极了寒微微的女人,她所有的坚持在那瞬间土崩瓦解!她彻底绝望,他却不肯放手,“季沫,当初是你逼走了微微,处心积虑成为单太太。现在,你想离婚,除非你死!”

《情深时光逝》 第4章 一日夫妻百日仇 免费试读

拿起行李准备离开时,手机响起,是季家老宅打来的电话。

“喂!”

“呜呜……呜呜……”

电话那端小男孩的哭声一阵接一阵,哭的季沫心都提到嗓子眼,打电话的人是6岁的弟弟。

养父养母当年无法生育,所以收养了她,后来科技发达,做了试管婴儿,生下了弟弟季浩泽。

“浩浩,你怎么了,你别哭,告诉姐姐发生什么事了。”季沫虽然心中焦急,但语气却格外的柔和。

“姐姐,有好多坏人到家里来了,你快回来,浩浩好怕。”季浩泽边哭边说。

“这是我家,我凭什么搬走,你们给我出去。”季沫隐隐约约听到养母和别人争吵的声音,一种不好的预感弥漫上心头。

“浩浩,姐姐现在就回去,你别怕。”挂掉电话,季沫冲出南山别墅叫了一辆出租车,一路上心急如焚。

回到季家别墅已经没有外人,家里一片狼藉,养母抱着弟弟掩面哭泣,弟弟更是哭的撕心裂肺,整个季家可以用悲惨两个字来形容。

“姐姐!”

季浩泽看到季沫的出现挣脱林珊的怀抱,冲过来扑到在她的怀里,看到季沫心疼不已。

“浩浩,别怕,姐姐在这里了,姐姐会保护你的。”

林珊走过来从季沫怀里将儿子抱过去,怒骂道,“你来这里干什么?你给我出去。”

“妈,刚刚那些人是谁,为什么要来家里闹事。”季沫并不在意林珊的怒火,焦急的问道。

“我们的事用不着你这个白眼狼操心,马上在我眼前消失,我这辈子再也不想看到你。”

林珊一直将季沫往外推,眼睛布满了红血丝,季浩泽被母亲吓的更是哭大了声,“妈妈,不要赶姐姐走,我要姐姐!”

“妈,不管你认不认我,我都是季家人,即使你拿刀捅我,我也不会走。”季沫一脸的坚定。

她知道林珊只是一时接受不了养父的死,恨她也是应该的,连她都恨她自己。

林珊悲伤的情绪再次上涌,掩面哭着冲进了房间。

“大小姐,你可算回来了,刚刚真是太恐怖了。”吴妈递上来一杯水给季沫,一脸的惊恐,显然还没有从刚刚的惊吓中缓过神。

“吴妈,他们到底是谁,我们季家好像没得罪什么人吧。”季沫皱着眉头一边思索一边问道。

季家一向与人为善,虽然在商场上,但却从不与人树敌,就算因为季家破产墙倒众人推,也没有人有理由跑到季家来闹事啊!

“我也不知道,我只听到他们口中说什么这栋别墅已经做了资产抵押,现在是单氏的产业,让太太搬走。”

季沫感觉自己大脑的弦都断裂了,又是单熙辰,他就这么想对季家赶尽杀绝吗?

“吴妈,帮我照顾好我妈和弟弟,这件事我会解决的。”说完季沫起身往别墅外走去,她必须去找单熙辰。

养父临终前交代她撑起这个家,她必须担负起这个责任。

“姐姐,你去哪?你不要走。”

季浩泽见季沫要走赶紧抱住她的腿不撒手。

“浩浩乖,姐姐去抓坏人,让他们再也不敢欺负你。”季沫心疼的替季浩泽擦干眼泪。

吸了吸鼻子,季浩泽糯糯道,“我想爸爸,姐姐带我去找爸爸好不好。”

季沫在听到爸爸这个词的时候鼻子也是一酸,眼泪要夺眶而出之际迅速被她收住,她努力挤出笑容说道,“爸爸现在在另外一个世界打怪兽,等怪兽打完了就会回来找浩浩了。”

“好,浩浩会一直等爸爸的。”

季沫心酸的抱住弟弟,一行清泪流下,他还这么小却经历这么大的变故,她该如何保护他。

安抚好了弟弟后,季沫便再次来到单氏集团。

单熙辰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脚步匆匆的女人,嘴角浮现一抹玩味的笑容。

季沫一路直接上到顶楼,但她还没有接近单熙辰的办公室,便被秘书拦住了去路,“单太太,单总现在在开会,他吩咐了任何人都不能进去。”

开会?

季沫嗤笑了一下,恐怕他是跟哪个女人单独开暧昧的会。

她不顾秘书的阻拦,直接冲了进去。

“单……”

季沫正准备质问单熙辰,却看到办公室坐了好几个人,一时间有些尴尬。

“今天就到这里,你们先出去。”

季沫自动退到一边给那几人让道,拳头紧紧的拽在一起,脸上的怒气却丝毫未消。

“怎么,才三个小时,你就迫不及待的想见我,看来离婚还真是你的欲擒故纵啊!”

单熙辰慵懒的靠着真皮座椅上双手交叉,一派的矜贵高冷。

“你为什么要派人去季家闹事。”季沫握紧拳头站在单熙辰的面前。

“闹事了吗?现在季家别墅本来就属于单氏的资产,收回来天经地义。”单熙辰嘴角的弧度冰冷。

“我爸爸现在尸骨未寒,你非要这么冷血吗?”

季沫怔怔的望着单熙辰深邃的眼眸,带有深深的痛心。

人常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可她和单熙辰却悄悄相反,他们是一日夫妻百日仇,三年,一千多个日夜,其中堆积起来的仇恨早就说不清了。

单熙辰轻蔑的笑了一下,从抽屉里拿出那份离婚协议书,冷冷道:“这只是给你的一个警告,让你知道谁才是那个可以做决定的人。”

季沫身体一阵战栗,他的话很明白,他才是主导她一切的王,而她只能老老实实的臣服在他的脚下,他要她生便生,要她死便死。

“好,只要你肯放过我妈和我弟弟,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单熙辰将离婚协议书推到季沫面前,淡淡道,“撕了它,以后不准在我面前提离婚两个字。”

“你不是恨我吗?离婚后你就可以不用再见到我这张讨厌的脸了,不好吗?”季沫酸涩的自嘲着。

单熙辰从座位上站起来,慢慢的走近季沫,眼里的寒光直接射穿她的瞳孔,幽冷的低哑着,如地狱般恶魔的声音。

“你把我推向了黑暗,你也别想见到光明,我说过痛苦是我们两个人的,你以为你逃的掉吗?”

季沫用手支撑着桌子,她感觉身体有些无力,她将离婚协议书拿起然后一页一页的撕碎,也如同她对他的爱也撕碎成渣,然后丢在垃圾桶,焚烧的不留痕迹。

“晚上回去做好饭,我今晚回家吃饭。”单熙辰满意的走到办公桌前拿出文件开始处理公务。

季沫从单氏集团出来后先回了趟季宅,宽慰了一下养母和弟弟,让她们安心的住着,以后再也没有人来闹事了。

她本想在季宅多呆一会,但天色越来越晚,单熙辰说过晚上要回家吃饭,她必须赶回去做饭。

安抚好了哭闹的弟弟,季沫匆匆赶回了南山别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