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苏乐颜徐陆怀免费章节最新 农门喜事:糙汉福妻翻天了by风轻灵

2021-09-25 12:01

农门喜事:糙汉福妻翻天了

推荐指数:10分

精选热书《农门喜事:糙汉福妻翻天了》是来自作者风轻灵最新创作的古言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苏乐颜徐陆怀,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一觉醒来就成了古代农家被后娘毒打致死的丧门星。苏乐颜愤而反击,大杀四方。一身伤的她被新出炉的丈夫领回家,丧门星霉神组合,人人嫌弃。却不想小两口日子越过越红火,不仅打脸无数,还掀翻了整个京城。“相公,你对前赴后继的爱慕者有什么想法?”“我只有娘子,也只要娘子。”某男将她来了个壁咚,声音沙哑:“娘子就不要胡思乱想了。”

《农门喜事:糙汉福妻翻天了》 第4章 免费试读

整个村子,最有资格说何后娘的也是徐潘氏,后娘难为,但像何后娘这样恶毒行为,不就是坏了后娘的名声吗。

围观的人听了徐潘氏的话,不禁点头,毕竟傍晚何大丫那样子谁不知道,怎么可能有还打的了何大宝和何二丫甚至何婆子和何后娘。

而且何大丫躺在柴房里动弹不得,又怎么弄来火点着柴房,说不定是何家人看不惯何大丫,要拿火去烧死何大丫,然后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何后娘气的差点爆血管,万万没有想到大家竟然不信她,信了这丧门星。

“徐鲁氏,何大丫已经定给你家老三了,你让你家老三抬走吧,我们何家不要,她是死是活,与我们何家无关。”

人群里看热闹的徐鲁氏不悦极了,“你们家也真是的,这都要断气了,还想丢给我们家,我们家可不要。”

虽然徐鲁氏恨不得把这丧门星跟老三凑一对,但大伙面前,徐鲁氏还是要脸的,只觉得何家婆媳蠢笨的很,这个时候了还折腾人,把人折腾死了,两担粗粮就没有了。

不过现在徐鲁氏已经不愿意给两担粗粮了,而何后娘也不计较了,只想快点把苏乐颜这个丧门星赶出何家。

“大宝娘,你这不止不如徐潘氏,比徐鲁氏都差远了。霉神虽然不是徐鲁氏的亲儿子,但徐鲁氏也没像你这样作践人。”

徐鲁氏被人拿着何后娘对比,就算是夸她,她也不悦。

天知道,她要是可以早就想弄死徐老三这个孽种,这会徐鲁氏在人群里扫了一眼,见到了眼中钉肉中刺的徐老三,当下喊道:

“老三,何大丫是我定给你的媳妇,你过来把她抬回去请你伯公医治。天可怜见的,这要是没了,你就是第四回克妻了。”

众人看向阴影处的徐老三,有人低咕一声,“丧门星配霉神,绝配啊。”

“徐鲁氏是个好的,徐老三若不娶何大丫,以后也找不到媳妇,谁家愿意把女儿嫁给徐老三这个克妻的霉神。”

“徐老三真白长了一张俊脸了,我每次看到这样的脸长在徐老三的身上,都觉得可惜的很。”

“可不是么,若不是怕沾了徐老三的晦气,把女儿嫁过去其实也不错的。”

“断绝关系书拿来,我立即带她走。”徐老三的声音从阴影处传来。

一身狼狈痛苦的何大宝立马扬声道:“我即刻写。”

亲身体会到了苏乐颜的凶残,死不要命的架式,何大宝也有些吓怕了,内心里滋生出对苏乐颜的恐惧。

现在他只想把苏乐颜扫地出门,断绝关系,一星半点也不想和苏乐颜那个煞星、丧门星,灾星沾上关系了。

何后娘拿笔墨纸砚给何大宝,何大宝当场写下断绝关系书,又给何后娘和何婆子还有何二丫按了手印,村长和何氏族长也签了字。

这会苏乐颜已经晕死过去了,意识陷入黑暗的时候,她心里生出期待,也许一睁开,她就回到末世了。

可苏乐颜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目光落到床边桌子上的两根正燃的红蜡烛,再看到屋里简陋的土坯房,心一沉。

她还在古代农家,不过这里也不像是何家。

苏乐颜动动身子,闻到了草药香气,感觉到身上竟然没那么疼痛了。正想着,就见门吱呀一声开来,一位身材高大威猛,肌肉鼓实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看到他的脸,苏乐颜惊呆了。

我的天啊,这是怎么样的一副神仙俊颜,鼻梁高挺,剑眉星目,长眉入鬓,嘴唇薄厚适中,五官棱角分明,真的好英俊,好帅气。

苏乐颜词穷了,也不知道要用什么词赞美才好。

她见过的俊男美女海了去,就是她从前也貌美过人,但到底被她为了生存养残了。

这会看着这张得天独厚的脸,再配上高大修长的身材,厚实的胸膛,那隔着单衣的肌肉,苏乐颜忍不住觉得口干舌燥。

她想开口,却感觉嘴巴苦的不行,嗓子干哑的生疼,嘴唇爆裂。

但苏乐颜却感觉到了丹田处的一抹异样,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她不由有些欢喜。

“你醒了。”

男人声音低沉醇厚,坐到床边,手上捧着一碗水,手里拿着勺子沾着水滋润着苏乐颜有些干裂的唇。

好渴好想喝水,苏乐颜唇微张,若是能动弹都恨不得一把抢过碗,一口灌进喉咙里去。

“别动,你身上伤的很重。”

男人按住了苏乐颜,扶她坐起来垫着枕头靠到床头,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喂水给苏乐颜。

苏乐颜闻着男人干净清爽的雄性荷尔蒙,强烈的气息让她微不自在感,半晌她终于找回了声音,“你是谁?我怎么在这里?”

有何大丫的记忆,她能听懂这里的方言,就开口的时候还是很不自然的。

“徐家老三,徐陆怀,何家和大娘已经把你许给我了,今晚是我们的婚礼,这是何家写的断绝关系书。”

徐陆怀把碗放一边,便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纸打开递到苏乐颜的眼前。

苏乐颜眼睛瞪圆,她不认识这上面的字,这不是她所知的简体字,也不是繁体字。

完了,她成了古代文盲了。

“你不识字,我念给你听。”当下徐陆怀便念了出来。

苏乐颜只觉得耳朵都要怀孕了,丝毫不夸张,她想着怎么有男人的声音这么好听,恨不得手中有本书让男人念。

“不,不用拜堂吗?”

苏乐颜对于这个新出炉的丈夫好奇多过排斥,可能因为徐陆怀的颜值正好长在她的审美上。

而且徐陆怀给她的第一印象很好,又这么细心照顾她,再加上自己现在是个伤患,所以苏乐颜没有什么抵触情绪。

至于何家人的死活,苏乐颜完全不在意,不过断绝关系倒是意外之喜。

“待你身子养好了,我们再补办。”

徐陆怀说到这里,就听到苏乐颜肚子里传出咕噜咕噜声响,当下站了起来,拿着碗道:“我去给你盛粥食来。”

苏乐颜看着徐陆怀离去,早不知道脸红为何物的她,难得的双脸发热,尴尬的很。

看到那份断绝关系书,她费力地抬手,拿了起来,根据徐陆怀刚刚念的断绝关系书,艰难的辩认着上面的字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