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角宁姝卓霄小说 宁姝卓霄小说

2021-09-24 06:00

锦绣田园:猎户宠妻有点甜

推荐指数:10分

宁姝卓霄是著名作者吱吱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本文运用了比喻 、拟人等修辞方法,增强表现力。看完你就会觉得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王牌特工宁姝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幸身亡。一睁眼,竟成了猎户家二十两银子买来的傻姑娘!夫君残废,家徒四壁,偏心婆婆还要趁火打劫争家产?宁姝灵泉空间在手,一手打脸护夫,一手发家致富!她本想着这辈子都要护着猎户,却不想有一日,卓霄率领百万将士踏雪而来,宁姝揉揉眼,这还是自己那个老实巴交的相公吗?卓霄:如假包换。

《锦绣田园:猎户宠妻有点甜》 第1章 免费试读

像被罗到了一片密不透风的黑幕之中,恍惚间,耳边倏地响起一道老迈人声。

“这姑娘没大碍了,都是些皮外伤,过不了多久自己就醒了......”

话音落下,又有一道年轻的男声追上,语气难掩唏嘘:“本就是个傻姑娘,如今只要人还活着就一切都好......”

人声渐渐破碎混乱,万千意识缓慢回潮,蓦然间,宁姝剧烈地倒了一口气,猛然从黑暗中脱身。

睁开眼,却见自己正身处一见简陋的茅草屋内,屋内还挂着几张兽类皮毛,气息朴拙,像是那种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场景。

“......怎么回事?”

她明明记得自己在执行任务时惨遭队友背叛,被人匕首封喉。眼下情景,那不成是被好心人搭救了?

挨过一阵头疼后,宁姝尝试着起身,谁知一阵头重脚轻,脑袋竟直接磕在了一旁的木桩上。

刹那间天旋地转,一道不属于她的记忆瞬间涌入脑海。

宁姝这才知道,原来今日苏醒距她身死已过去三年有余,在这三年中,她像是被关在一个黑匣子里。而且意识并不清楚,依稀只知道有个傻姑娘一直和她在一起。

傻姑娘人傻,身世也苦,自幼父母双亡饥寒交迫,只得被收养在姨妈家中。然而荒年难度,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姨妈只好将她卖给人做了便宜媳妇。

谁知这人还没被领回家,半道上就出现了意外,傻子疯病发作,一头磕死在路边的乱石上。

原主身死,她才得以再获自由。

只是这自由......看起来着实有些贫穷。

她撑着胳膊艰难地从硬板床上坐了起来,仔细一瞧,“乖乖!这不会就是给我住的吧......”

眼下这间屋子周围的摆设都是破破烂烂的,一眼望去,都没个齐整些的地。

原主被买卖的时候她是有一些意识的,据说对方可是花了二十两银子。虽然她不知道二十两银子什么概念,但是她听着姨妈那天开心的很,答应的更是爽快,大概能猜到是笔不小的数目。

花这么多钱把她买回来,就把她丢在这破屋里了?

宁姝正漫无目的地出着神,忽然,门板被人“吱嘎”一声推开,风沙裹挟着一道人影堂皇而入。

男人宽肩窄腰,身量颀长,三两步间就已走至屋内。

宁姝早在门板晃动的那一刻便退到了床角,只是周身的肌肉还不太听她使唤,踉跄了一下,她才将将稳住了身形。

“你醒啦?”

来人却像是没看到床上的动静,自顾自地摘去了头上的斗笠,说话间缓缓转过身来。

宁姝这才看清男人的样貌,尽管受了风沙催折,这张脸却仍风神俊朗,眉眼深邃,鼻梁高而挺,热汗顺着鼻翼而下,正好挂落薄唇。

相貌倒是生得不错......

宁姝的视线不动声色地掠过男人的眼角眉梢,最后停在了身后饱经风霜有些破烂的箭桶上,不经意间又想到昏迷时模糊听到的买她用的二十俩纹银,不由暗自腹诽。

方才还想着买了原主的这人好歹会是个富家少爷,如今看来......原来只是个寻常的猎户。那这房子破,也是正常的了。

男人见她不答,又往她身边走了两步。

就因为走了两步,宁姝发现这人非但是个猎户,还是个跛脚的猎户。

这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宁姝不禁在心底默默地为自己点了支蜡。

男人却已从善如流地将一套干净的衣裳搁到了她的枕边,自顾自地念叨道:“方才已经找郎中替你看过了,郎中说不是什么大事,只要养一养着身子就能好了。”

他说着,见宁姝仍无动作,竟直接上前,伸手就要来拉扯她的衣裳。

男人的手上生了层茧,刮蹭过领口的皮肉的时候,擦起一阵火辣辣的疼。

宁姝见状一惊,当即向后闪避,一把挥开了眼前人的手,厉声呵斥道。

“你要做什么!?”

男人没反应过来宁姝已然不是从前那个被自己用二十俩纹银换回来的傻媳妇,见状只当她是犯了疯症,意识不清,于是上前一把按住了她不听话的手,腾出另一只手半是胁迫般将上衣上的盘扣拆了一半。

男人力气很大,撕扯间,宁姝脖颈大片雪白的皮肤暴露到了空气中,后者抬手欲拦,却对方拉过双腕按到了床板上。

挣扎闪避间,衣衫已然半褪,露出春光一片。

只听男人一边扯衣裳一边还不住碎碎念叨:“宁家给你穿的都是什么破衣裳,缝缝补补的,这哪是给新娘子穿的衣裳——”

宁姝大病初愈身体还未大好,方才一阵闪避后就让她有些晕眩,眼见着再这样下去贴身的衣都快要被扯下来了,她紧咬牙关,只觉体内的力量在一瞬间爆发。

下一刻,宁姝突然暴起,瞬息之间就已愤然起身,随后利落的一个过肩摔将男人按在了地上。

她一个锁喉制住了男人,一边单手合拢衣衫,片刻,确保自己已然占据上风后,她才在身下人惊讶的视线松开了手,掸灰似的甩了两下手指。

“你不是傻子?”

男人直起身来,却很快在宁姝的冷然的注视下停下了动作。

后者活动了一下筋骨,忽而绽出了一个危险的笑容。

“我警告你,你要是敢要动歪心思,我可不会再手下留情。”

“你还真的不是傻子!”

男人却在这时不合时宜地轻笑出声,片刻后,用视线指了指床上叠的整整齐齐的新衣裳,“我只是先前看你身上的衣裳破破烂烂的,才特地去集市上给你捎了套新的,你娘家人说你不太会料理自己,我才自作主张想帮你换身衣裳。”

闻声,宁姝也在这时才恍然意识到自己原来误会了对方。

短暂沉默后,她接过男人再次递来的新衣裳,有些尴尬地垂首摸着衣裳的粗布料子,一时竟不知道该怎样接话。

男人见状以为她不喜这衣裳,见状赶忙凑上前来,一双眼认真地瞧住了她,内里神色认真,“我知道你嫌弃我穷,但是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加倍努力,让你过上好日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