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妻主在上:夫君快免礼张烁林芊芊by白白的白

2021-09-23 21:01

妻主在上:夫君快免礼

推荐指数:10分

热门好书《妻主在上:夫君快免礼》由知名作者白白的白所编写的重生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张烁林芊芊,书中主要塑造的女主形象也深得人心,全文主要讲述她乃是央国女帝,神功盖世实数天下五绝之一,却遭心爱之人暗算枉死重生,重生后为大明国公国府的小孙女儿,有着痴傻一名。一切,重头来过。

《妻主在上:夫君快免礼》 第5章 免费试读

“这块玉佩就先借予你,记住,谨慎小心,切莫给家族招来祸害!”

“祖父您放心,我这次去光明正大。绝不会让陛下疑心林家!”

“祖父,妹妹青云小比之事——”

老侯爷摆摆手。

“我已经说过要为她设宴庆贺,这话自然作数。她既已开蒙,那就按照林家的规矩,该领多少份例就领多少。至于她能修炼到何种地步,就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明面上看不出来什么,祖父仿佛还是那个公正不阿的祖父。林东放下心,立即出门进宫。

倒是老侯爷,将自己的贴身长随叫进来。

“如何?”

“人已经处理干净,这件事不会传出去。”

老侯爷轻哼一声。

“你今日看她可是真的好了?”

“这奴才看不出来。毕竟芊芊小姐才五岁,且之前一直痴傻,本性究竟如何,没人能说得清楚。”

老侯爷点头。

“需要派人保护芊芊小姐吗?”

老侯爷哼笑一声。

“她痴傻这么多年,一朝清醒,也该知道知道人间险恶!”

林芊芊清醒的诡异,又闯了这么大的祸。

老侯爷虽然面子上维系林家的威严,但查清楚后,还是将很大一部分原因怪罪在林芊芊身上。

而此刻,林芊芊十分嫌弃地看着自己寝卧内浮夸的装饰。

作为女帝,她上辈子吃的穿的都是贡品。

她忍到晚膳时分,等来的不是山珍海味,而是发黄的青菜叶和馒头。

把她当畜生养?连丫鬟吃的都比她好。

好在两个丫鬟忠心,拿自己的饭食给林芊芊。

“日后定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你二人叫什么?”

“回小姐的话,奴婢没有姓名。”

一般丫鬟都是主子赐名,但因为林芊芊痴傻,二人又不受重视,没有名字实属正常。

“你们二人觉得梅馨、梅翡如何?”

两个丫鬟不疑有他,领了名字还互相商量谁叫‘没心’,谁叫‘没肺’。

最后个头高一点的叫梅馨,矮一点的叫梅翡。

林芊芊很满意,她转过身,看了眼面前跟她差不多一样高的桌子。

“给我掀了!让他们都知道知道,本小姐今时不同往日!”

不消片刻,桌子上摆满了色香味俱全的饭食。

林芊芊兴致勃勃的尝一口,结果吐了出来。

这味道,跟她前世的御厨相比完全没法比。

林芊芊算是认清自己目前的处境,她把饭菜赏给梅馨梅翡,自己回房间打坐修炼。

夜里,皇宫大内。

三皇***殿外,林东忧心忡忡的来回徘徊。

他怎么也想不到,三皇子回宫后就陷入了昏迷!

虽说心头血对人体来说十分重要,可只取了一滴,怎会如此严重?

尽管三皇子昏迷前下令不允许将他今日失了心头血一事传出去。

但皇帝还是知道了。

皇帝身后跟着容妃,并一大群宫女浩浩荡荡的赶了过来。

“你是何人?”

皇帝陛下已然是高阶召唤师,浑身的威压连带着常年久居上位的气势,差点让林东腿软过去。

“陛下万岁,草民乃是林安侯的长子林东。”

皇帝正着急元崇的情况,无心知道林东是谁。闻言没过脑子,嗯了一声便抬脚进去看望元崇。

却不想,在元崇寝间门前被拦下了。

拦住皇帝陛下的不是别人,正是元崇自己。

他一个人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还在里面上了一把锁。

推都推不开。

荣妃心疼着急儿子,急切间就要去推门。

皇帝随意捏了一个小法诀,整扇门应声而开。

“皇儿!你到底如何了!朕听说你为宰相独子取一滴心头血。”

话音刚落,皇帝整个人就安静了下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元崇。

此刻的元崇,正背对着门站在窗前。

皇帝觉得诡异,试探唤了一声。

“元崇?”

元崇迟疑着转过身来。

“父皇?母妃?”

这一声出口,皇帝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了下来。

“你站在窗口做什么?既然虚弱,就该多补补。”

元崇顿了顿,没有像往日那样过来见礼,反而比平日多了几分沉稳。

“是,父皇。”

皇帝觉得有点怪异,等元崇走过来,他不由分明抓起元崇脉搏。

元崇疑惑地看向自己的手腕处。

良久,皇帝这才舒了一口气。

“没有大碍,就是气血紊乱。吩咐御膳房多备一些补气血的药膳便是。”

“多谢父皇!孩儿已经无大碍了。”

不知为什么,皇帝总觉得自己儿子仿佛变得不一样了,眼睛里好像多了一些他看不懂的东西。

皇帝想到外面等着的林东,便顺口提了一嘴。

“你殿外还候着一个叫林东的人,天色太晚,别让他打扰到你休息。”

元崇点点头。

气氛沉寂下来,皇帝也觉出怪异,不过他只当是元崇病了一遭,性子变沉稳了。

眼见元崇平安无事,皇帝便想起问责他。

“你为了宰相家的独子,取自己的心头血。你可知道,那个张烁是臣,你是皇子!不必给他那么大的脸!也算宰相识趣,将此事连夜上报。否则朕还不知道,今年的青云小比竟发生这等事!”

元崇一顿。

“父皇,皇儿拿心头血救人自有一番思量。”

皇帝来了兴趣,同时发现自己这个皇儿变得让他更喜欢。

“你且说出个理由。”

元崇条理清晰道。

“其一,当时的情况是张烁濒死,只有皇家真龙血脉才能救人。如果儿臣不挺身而出,只怕宰相会闯宫求见父皇。”

“其二,先前并未说明需要心头血,儿臣逼出指尖血半点作用也不起。先前便说只要是真龙血脉就有效用,如此一来岂不是在打儿臣的脸面?”

这话题太敏感,皇帝看了荣妃一眼,这一眼本是无意,却把荣妃给吓个半死,连忙跪下求饶。

“您瞧,您一个眼神便能将母妃吓成这样。”

皇帝被说得不好意思,轻咳一声。

“朕没有疑心你。”

“第三,此番之举,也是想帮林家一个忙。”

“林候与社稷无用,但他的三个儿子却一个比一个厉害。儿臣此番卖一个人情给他们,父皇也不必多加苛责,定然就能让林候对皇家感恩戴德。日后林氏三兄弟自然为我皇家效力!”

皇帝想起一事。

“真是林芊芊胜了张烁?那张烁实力不弱,就这么被一个废柴打败!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元崇抬眸看向皇帝,眼眸安静沉稳。

“林芊芊不是废柴。宰相一家大约用了秘术,强行提升张烁的修为。林芊芊对上张烁,结果张烁的召唤兽反而挣脱契约认了林芊芊为主。”

皇帝很是震惊。

“林芊芊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元崇的眸子里忽然闪过一丝极淡极快的冷意。

皇帝没注意到,荣妃却清清楚楚的看到了。

她战战兢兢想到,难道自家儿子看上林芊芊了?可林芊芊才五岁啊!

皇帝一琢磨,迟疑道。

“林芊芊,难道不傻了?”

“若是傻子,不会让召唤兽甘心认主。”

元崇淡淡说了一句。

皇帝起了好奇心。

“如此,有机会的话,朕倒是想见见这个林芊芊。”

元崇没有接话。

见元崇累了,皇帝便带着荣妃浩浩荡荡的离开。

元崇,不,此时应该说是元华,他的记忆已经全部恢复。

前世他在女帝死后,替她斩杀了那名男宠,随后便跟她同下黄泉。

可他很快就托生到这位元崇皇子身上。

只是因为太虚弱,一直沉睡至今。

今天他被取出一滴心头血,神魂遭受到莫大的刺激,强行清醒,随即他感受到一丝非常熟悉的气息。

元崇正想着,便有太监来报,说是殿外还候着林东。

“让他进来。”

林东进来后先是行礼,随后大着胆子看向元崇。

却不由得一愣,三皇子整个人的气度好像变得哪里不一样了!

元崇坐在桌边,目光幽邃,手指在桌面上轻轻一叩。

“林东。”

林东慌忙见礼。

“殿下,您的身体可安好了?”

“尚好。”

林东总算是松了口气,是他提议用皇家血脉,万一真出了什么事,他难辞其咎。

当时那种情况,他如果不提出来,只怕芊芊难逃此劫。

林东正想到林芊芊,冷不防就听座上的元崇问道。

“跟张烁对战的是谁?”

林东很是奇怪,三皇子不是已经见过芊芊?

“回殿下的话,是家妹林芊芊。”

元崇似乎一愣,将林芊芊这三个字在唇齿间轻轻研磨。

“听闻侯府要为嫡小姐设宴庆贺?”

“是。”

元崇像是有心事,半晌后才开口。

“本殿届时会去。”

听到这话,林东瞳孔蓦地一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