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南雪唐锦年哪里可以看 南雪唐锦年第4章

2021-09-22 21:01

缘来是你:我的小娇妻

推荐指数:10分

南雪唐锦年是著名作者芦花短笛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原来的她是十八线小模特,一直不起眼,直到遇到了他。“喂!你这个人要不要脸!居然进女厕所!变态!”可转眼却发现这个变态却是这场走秀的评委。再转眼,自己就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压轴......这究竟是一见钟情,还是别有用心?遍体鳞伤,却还是放不下。再度回归,南雪已是大牌模特,两人又会迸发出怎样的火花?

《缘来是你:我的小娇妻》 第4章 免费试读

劳伦斯不动声色地上下打量着南雪,不愧是模特出身,身材纤瘦高挑,而且虽然不够火辣,但是该有的都有,看起来的确会是唐总裁会喜欢的那一款。

——毕竟,唐总裁虽然在海外待久了,但难免也会想念家乡的美人风味嘛。

劳伦斯拉着南雪东拉西扯了一番,南雪累了一整天,早就昏昏欲睡了,回答得有些心不在焉的,只想赶紧回去洗澡睡觉。

就在这时,劳伦斯笑了笑,身边的助手立刻上前,给他们两人各倒了一杯酒:”小姐,干了这一杯,我们就算交个朋友,以后继续合作。“

“好。”南雪虽然不耐烦,但是听见劳伦斯说的”继续合作“,眼前就亮了亮。

她接过果汁一饮而尽,随后跟劳伦斯握了握手,便转身离开了。

呼,终于能回去好好地睡一觉了。

这是南雪的最后一个念头。

她眼前一黑,失去了所有知觉。

劳伦斯身边那个高壮的白人助手,上前接住了南雪。

“把她送到那位先生的房间里去,一切都安排好。“劳伦斯搓了搓手,看了眼昏睡的南雪。

这个东方瓷娃娃闭着眼沉睡着,睡颜美好而毫无防备,纯净得像个新生的婴儿,对自己即将遭遇的命运浑然不觉。

劳伦斯砸了砸嘴,要怪只能怪她自己长得太招人了。

想到讨好了那位大人物之后,自己将拥有的美好前途,似乎就在眼前了。

南雪是被一阵温柔的抚摸给弄醒的,脸颊上痒痒的,有谁呼吸的热气喷洒在她的脸颊上,还带着淡淡的男士香水味,强势得令她无法忽视。

“好热......”南雪抱怨似地摇了摇头,却发现自己根本出不了声,眼前一片漆黑。

怎么这么黑?南雪抬手想要开灯,手却被什么东西捆住了,稍稍一动就发出一阵细碎声响,似乎被什么拷住了。!!!!!

南雪顿时睁大了眼睛,一阵恐惧紧紧地摄住了她的心神。

那点儿困意被恐惧所驱散,南雪这才发现,她的眼睛似乎被人蒙上了,嘴巴也被牢牢地堵住,而且四肢都被手铐之类的东西,分开拷住了,令她的手脚只能在很小的范围内活动,根本就挣扎不开。

她身下软绵绵的,似乎躺在床上。

各种社会新闻和电影里的恐怖情节瞬间冒出她的脑海,把南雪吓得心脏狂跳。

她努力地平复着呼吸企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回想着自己在昏睡之前的情景。

劳伦斯那张老奸巨猾的脸,还有那杯橙汁浮现在她的眼前。

难道是那个老色鬼?

南雪正想着,就察觉到了一只手贴上了她的脸颊。

那只手宽大而温暖,掌心带着薄薄的茧,抚摸过她柔嫩的脸颊时,只觉得泛起了一阵淡淡的酥麻。

只要一想到劳伦斯那张老脸,还有沉甸甸的肚腩,南雪就觉得胃里一阵翻涌。

要她被那个老色鬼侵犯,她还不如咬舌自尽算了!

南雪剧烈地挣扎起来,嘴里被布条堵着,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可是整个人都挣扎得跟案板上的活鱼一样,她的剧烈反应让男人的手无法继续抚摸下去。

身边的床垫忽然沉了下去,似乎有人坐在了她的身边,一股淡淡的男士香水味传入南雪的鼻子里,混合着年轻男人身上健康清爽的味道,倒是不难闻。

南雪一直奋力地叫着,双手也在不断地挣扎,手铐敲击得床头叮当乱响。

这幅样子实在是烈得很。

南雪感觉到一道炽热地视线落在她的身上,仿佛想要把她吞吃下去一般,令南雪本能地瑟缩了一下。

就在这时,她眼睛上的布条忽然被人拆开了,因为长时间处于黑暗中的眼睛一时间难以适应刺眼的光线,南雪条件反射地立刻紧紧地闭上了。

过了一会儿,南雪听到头顶上传来一声低笑,她努力地眨眨眼睛,眼角带着被光线刺激而冒出的泪花,睁眼看向了坐在身边的男人。

男人有一双深黑色的瞳孔,那颜色十分纯净,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

而他的脸,眼窝深陷,脸庞轮廓深刻而立体,却有着东方人特有的俊秀与精致。

总而言之,是一个极英俊又强势的男人。

“唔唔唔唔唔唔唔!”居然是你这个混蛋!南雪顿时大叫起来,可惜因为被布条捂着嘴巴,仍旧发不出声音来。

“还是看着你的眼睛好一些。”男人伸手抚摸着南雪的脸颊,自言自语地道,随后便解开了她嘴上的布条。

“混蛋!”南雪的嘴巴一获得自由,就立刻破口大骂起来,神态十分的愤怒:“快点放开我!你这样是犯法的!我会报警!”

“小美人儿,这里是我的地盘,你报警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男人慵懒地一笑,像是抚摸只小宠物般,轻轻顺着南雪丝缎般的长发。

“你......我知道你是什么集团的总裁,我真的会报警的!你快放开我!”南雪的脑子里混乱成了一锅粥,厉声呵斥着。

“那些人说得没错,你果然玩得很入戏啊。”男人翘起唇角笑了,似乎觉得很新奇似地打量着南雪的脸:“没想到你长得这么清纯,却喜欢玩这种游戏。”

“......”这个男人都在自说自话着什么?眼看着这个男人的动作

南雪尖叫了起来。

“救命啊!救命......唔......”南雪没能叫几声,嘴唇就被那个男人给堵上了。

这个瓷娃娃的嘴唇柔软得出乎意料,还带着点橙汁的甜味,男人噙着她的唇肆意地亲吻着。

长长的一吻过后,南雪连话都不会说了,脸颊潮红眼神湿润,只能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这个男人的肺活量也太好了吧?南雪在情事上的经验本就不多,没一会儿就被那个男人吻得浑身发软。

南雪,你的出息呢?

“怎么样?我的吻技很好吧?”看着南雪一副失神的样子,男人舔了舔丰润的唇,笑得十分得意:“我的名字叫做唐锦年,你要记住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