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林晨郭洁小说 林晨郭洁

2021-09-18 21:00

鉴宝奇缘

推荐指数:10分

林晨郭洁是作者花缘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郭毓年第一个走过来,把石头摆平,拿着强光灯在料子切边打灯,是丝瓜青绿、高冰种的丝瓜绿,非常浓艳。灯饰料,色泽艳丽,绿意萦绕,玉质细腻,自然光下窗台水润,种色俱佳!

《鉴宝奇缘》 第4章 明天就搬走 免费试读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在他震惊的目光中,把宾利开出了停车场。

虽然有点可惜,这辆车不是我的。

不过没关系,迟早我会有的。

我家住在昆城老城区,是上世纪盖的房子,很破旧了。

到家后,我说:“郭老板,刚刚在饭店谢谢你了。”

郭瑾年擦了擦眼镜,说:“不用谢我,还是谢你自己吧。是我看中你这个人了,既然你懂赌石,有没有兴趣到我公司上班,专门给我相玉。”

我接受了郭瑾年的邀请,捧着父亲的骨灰盒回家。

我住的房子是租的,房东是一个老头子,院子里除了我们母子,还有一个学妹。

大家用一个浴室,房间也只是用石膏板隔开的,非常简陋。

一进房间,我就听到隔壁传来赵蕊的声音,透过石膏板的缝隙,我看到隔壁赵蕊不停地推着房东。

赵蕊就住在我隔壁,刚上大一。但是家庭很穷,一直在勤工俭学。

“我求你了,我下个月一定给你房租,你别碰我,你走开……”

我叹了口气,狠狠地砸了两下石膏板。

对面的房间传来一阵慌张的声音,就没了声响。

很快,我们家的门被敲响了。

我出去开门,房东站在门口,愤怒地看着我。

“你们的房子到期了,明天就搬走吧。”

说完,不给我说话的机会,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知道他是在报复我,只要把我赶走,就没人能阻止他欺负赵蕊了。

这时,赵蕊哭着走了出来,她是个长得很清秀的女孩子。

赵蕊走到我面前,她问我:“能借我四百块吗?我下个月发工资了就还你。”

我笑了笑,说:“我就算能帮你一次,但也不可能一直帮你,所以你如果不想被他欺负,就搬走吧。”

赵蕊低下头,不说话了。

我叹了口气,我不忍看到赵蕊被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给糟蹋了。

我告诉她,我明天会去找房子,到时候可以带她一起合租,顺便帮她解决房租的问题。

我从赵蕊的身上,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

所以,我决定帮助她。

第二天早上,我去了世纪翡翠公司。

人事早早就等在门口,安排我去做了登记,领了一套制服还有工作牌。从今天起,我就是世纪翡翠珠宝公司的员工了。

安排好入职工作,郭瑾年就带我去了景星赌石一条街。

我们又到了老友赌石铺,这家店铺人很多,不少人都拿刚赌出来的翡翠给郭瑾年看,希望他能给个好价钱。

我看他们都在跟郭瑾年讨论翡翠,我就去选原石。

有了第一次的赌石经验,我稳健多了,但是我内心依然渴望钱。

昆城郊外的房子一套只要十万块,我不想再租房子了,我想买一套房。

我只要赌赢一块高色的料子,说不定房子就有了。

我停在了莫西沙敞口,这个敞口是八大厂区的料子,以出产无色玻璃种翡翠著称。

所以我想赌一块莫西沙的料子试试。

我在原石堆里扒拉着,突然看到一块方正的,比拳头大一点的料子。

这块料子脱纱带色,还有个小撬口,显露出来的肉质种老得发黑,皮壳也非常的老。

我看了看价格,三千块。

我说:“郭老板,这块料子不错,可以试试。”

郭瑾年说:“那你就赌吧。”

我皱起了眉头,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郭瑾年看我疑惑,就跟我说:“我只买成品,你赌石,出了货我收。”

我有些无奈,郭瑾年这么说,就是等于输赢的风险我要自己承担了。

不过这也无可厚非,赌石有风险,他是翡翠商人,不可能承担风险的。

三千块虽然不贵,但是我只有一万四。这些钱是我爸买墓地的钱,如果赌输了,我不仅买不起墓地,还会输掉郭瑾年对我的信任。

可我必须得赌,既然路已经开始走了,就得继续走下去。

我深吸口气,说:“老板,这块料子我要了。”

拿到料子后,我把料子交给师父,说:“对切吧。”

我知道,我这是拿自己的人生在做赌注。

输,我可能会丢掉工作,会让郭瑾年离我远去,更重要的,我爸的骨灰可能会再次要洒到大金江里。

我不希望这样。

所以我极其渴望赢。

我想要赌赢,想要改变我的人生,我不想去洗盘子,也不想再窝囊地住廉租房。

出高货吧。

出吧,让我的人生逆袭一次!

切开后,师父简单地清洗了一下,就把料子打开了。

“哟呵,这地张,我的天呐……”

我听到一阵夸张的叫喊声,但是当我看清楚料子切开后的表现,我自己也忍不住低吼了一声。

浓郁纯正的蓝绿色,非常的浓烈,种老水足色正的蓝绿水翡翠原石!

郭瑾年走过来,把我手里的料子拿过去,跟我说:“好东西啊,虽然不大,但种老肉细,水头足,二十万是有了。”

郭瑾年的话,让不少人都羡慕地咂舌。

我惊讶地说不出话,这块三千块买的料子,居然能赌出二十万。

郭瑾年把料子交给他的助理,他说:“走吧,料子我收了,回去我给你结算。”

郭瑾年说给我结算的时候,我内心还感觉不太真实。

我有些愣神的跟着郭瑾年回到了公司,当两大捆现金堆在我眼前的时候,我觉得太梦幻了。

郭瑾年笑了笑,说:“吃个饭,下午继续?”

我说:“我还有事,我被房东赶出来了,所以我想买一套房子。”

郭瑾年点了点头,他说:“开我的车去吧,把琐事都处理干净,明天我们去瑞城,赌点大的。”

我说:“可是,赌大的需要本钱,我没有那么多本钱。”

郭瑾年说:“有投资才有回报,今天你的表现,让我有投资你的冲动,所以你要抓住机会,别让我失望。”

郭瑾年的话说的十分清楚,我很喜欢他的性格,不像是齐亮那样,藏着掖着装着,多累啊。

我开着郭瑾年的车回去,把车停在离家不远处的空地上。

我走回到出租屋,看到我们家的东西都被丢出来了,我妈无奈地坐在一边。

“丫头,你在外面站着干什么?快进来啊,屋里凉快。”

房东对站在太阳底下的赵蕊喊道,她很害怕,眼巴巴的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哀求。

房东看赵蕊盯着我,就走到我们面前,恶狠狠地说:“滚!拿着东西赶紧滚,你们这种穷鬼就只配睡大街!”

房东的话很刺耳,但是我并不生气,只有没用的人才会跟这种没用的废物生气。

我只是慢悠悠地走上前去,从皮包里抽出了一叠钱,狠狠地抽在了房东的脸上。

“十万!这房子卖给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