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重生之恶毒女配的反套路逆袭 余安平秦叙小说

2021-09-16 21:00

重生之恶毒女配的反套路逆袭

推荐指数:10分

精选热书《重生之恶毒女配的反套路逆袭》是来自作者我不是炮灰著作的重生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余安平秦叙,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重生成为恶毒女反派,本来只想苟且偷生,却没料到剧情居然开始反转了!那个苦情男配他居然不按照套路走,这就让她有点忧伤。”你知道你不按剧本走给我造成多大困扰吗?”恶毒炮灰女配正色道。”有吗?“”等会儿女主从这儿过你记得上去跟她对戏,然后一脸落寞的退场知道了吗?这才是你的打开方式!“”我不喜欢她,演不出来。“某苦情男配拒绝。”你就说你那个影帝奖是不是买的?花了多少钱?“男人斜睨她一眼,“没花多少钱,走了,我们回家,别管她了。”

《重生之恶毒女配的反套路逆袭》 第3章 免费试读

当你不想碰见某个人的时候,老天爷总会让你们相遇。

这场戏对于余安平来说,可以说是简单到不能更简单。

“余安平,等下伴娘喊完,你就直接冲出去,然后就对着镜头哭,懂了吗?”

张导不耐烦地看了一眼余安平,然后就招呼其他工作人员准备。

似乎一点都不在意余安平到底有没有听懂自己的话,余安平倒也不在意这位张导对自己的态度。

再说了,这种戏码她上辈子不知道上演过多少次,这种被别人抢走心上人的崩溃情绪,对于她来说简直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漂亮的白纱层层叠叠,看上去似乎是少女在豆蔻时期织造的美丽幻境,但裙尾残破的边角和勒紧腰身的束腰,却隐晦地揭示了这场婚姻的结局。

“各部门准备,action!”

“不好了,新郎跑了!”

“什么?”

余安平按照剧本上所写的内容,惊愕的神情迅速掩盖少女的羞涩和甜蜜。

眨眼间似乎又想起什么,眼尾立刻带上了怒色,随后便拎起裙子往外冲。

束腰勒得余安平喘不过气来,但更麻烦的还是笨重又累赘的婚纱。

为了显出雍容华贵的模样,不管是什么价位的婚纱,店家都会贴心地送上最大号的裙撑。

从腰部一直延续到小腿的裙撑,把这件均价不过三百的婚纱衬出了市价一千的效果,却实打实地阻碍了余安平前进的脚步。

“快停下,有人摔倒了!”

裙撑不仅让余安平迈不动步子,甚至在摔倒后,脚尖都没办法着地。

被工作人员从地上拖起来的余安平此刻的样子简直不能更狼狈,但老天爷总能一次又一次地挑战她的底线。

有些人可能天生就是明星,哪怕戴着口罩隐匿在人群里,看上去似乎也比别人多了一层光环。

被粉丝夸了成千上万次的桃花眼看上去平静无波,只是皱着眉头看余安平的眼神里,还是隐约掺杂了一点不耐烦。

“堂老师,不是说下午才会到吗?”

张导一改刚刚面对余安平的敷衍,反而笑得满脸褶子。

“我听说上午这场戏对人物主线挺重要的,只是我拿到的剧本里没写,正好上午没事,我就想过来看看。”

“原来是这个样子,堂老师还真是敬业。”

张导瞥了一眼站在堂弛光身边的戚雪心,神情了然,识相地没有戳破堂弛光的谎言。

“堂老师好。”

刚刚摔了一跤,脚腕还隐隐作痛的余安平低着头,恭恭敬敬地和自己的前男友打招呼。

“你好。”

堂弛光眼底的担忧一闪而过,疏远的神情让在场的人都无法探知他和余安平的关系。

“堂老师,这位是饰演姜甜甜的余安平。”

站在一旁的张导忙不迭给堂弛光介绍,生怕被别人抢了机会。

“这是在拍男主逃婚的戏?”

堂弛光看着身穿白纱的余安平,脑海里突然闪过两人多年前的某个约定。

她郑重地接过堂弛光手里的玩具戒指,然后毫不犹豫地套在自己的无名指上。

“对。”

张导看了一眼堂弛光,估摸对方是真准备在这里观摩,便朝不远处的场务招了招手,让对方赶紧找一把椅子过来。

“听说这位演员今天拍完这场戏就杀青了?”

堂弛光盯着已经转身离开的余安平,迫不及待地把今早才知道的消息抛了出来。

如果不是事发突然,他也不会专程跟剧组请假,提早到余安平这边来察看情况。

他记得很清楚,上一辈子余安平还因为发现自己来客串雪心的戏,在休息室跟自己大吵了一架。

怎么这辈子却是在自己来剧组客串之前就杀青了?

明明他是按照上辈子的回忆一点一点地复制,为什么还是出现了偏差?

“怎么回事?”

堂弛光把经纪人程林扯到暗处,脸上的焦躁显而易见,“余安平真的拍完这场戏就杀青了?”

堂弛光还是不愿意相信,毕竟他印象中的余安平,是一个为了多拍两场戏,敢拿着酒瓶和制片人对瓶吹的人。

这种把钱和戏份看得比尊严还要重要的人,怎么会甘愿被别人删戏?

“对。好像是得罪了这剧的女主金玲玲,演不下去了。”

程林不知道堂弛光为什么如此纠结这件事。

“你确定?”

堂弛光不确定地又问了一遍。

“对。”

“不对。”

堂弛光终于发现自己一直以来的违和感是从何而来。

“什么不对?”

程林盯着满脸阴霾的堂弛光,生怕他再犯什么糊涂。

如果让他在余安平和戚雪心中间选,他肯定会选戚雪心,因为余安平的“前科”,实在是太多了。

更别说她和堂弛光还真有过一段,跟假戏真做比起来,旧情复燃的可能性简直不能更高。

“余安平不应该是这样的。”

在他的印象里,余安平应该是那个为了钱无所不用其极,一心攀附权力、根本就不会落人下方的女人。

怎么会突然就杀青呢?

比分别时更加瘦削的蝴蝶骨,让堂弛光忍不住想起余安平当年为了减肥做的那些傻事,记忆里琐碎的日常像不可见的蛛网脆弱又病态,仿佛只要一颗尘埃的重量,就能分崩离析。

“程哥,你能帮我查一下余安平这几年的情况吗?”

“弛光,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知道。”

他只是念旧情,并不是因为放不下。

闹剧似乎也会有收场的时候。

“导演,我好像没什么状态,能休息一下吗?”

“好,那就休息二十分钟。”

张导大手一挥,爽快地答应了女主金玲玲的请求,守在一旁的工作人员听到指令,递水的递水、撑伞的撑伞、

几乎就是眨眼的功夫,拍摄现场只剩下余安平一个人。

打卷的冷风带走了温暖的阳光,也带来了余安平最不想看见的人。

“安安姐,你还好吗?”

“怎么了?”

正艰难地靠在墙脚休息的余安平无奈地睁开眼睛,应付过来搭话的人。

“我听场务说你嫌婚纱太重,就没贴暖宝宝,我这儿刚好有带电暖宝......”

“不用了,谢谢。”

余安平看见站在戚雪心背后一脸警惕的堂弛光,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跟过来。

不过她现在只想赶紧拍完这部戏,离堂弛光和戚雪心远一点。

她上辈子因为这两个人遭的罪已经够多的了,这辈子她都知道自己是小说里的恶毒女配了,那她看见主角团绕道走还不行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