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凤轻彤祁曜小说 凤轻彤祁曜完整版

2021-09-16 09:00

锦衣天下:菜鸡驸马不要苟

推荐指数:10分

凤轻彤祁曜是作者八爪鱼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书中凤轻彤祁曜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古言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下面看精彩试读!王府没落,皇家逼迫。她是三郡主,“莽就完事了!”他是锦衣卫,“苟着才能活!”阵营不同的两个人,产生了奇妙的爱情。她,人前人后精神小妞:嚣张跋扈、横冲直撞。他,人前人后两幅面孔:官场能人、情场菜鸡。她,敲诈太子、套路尚书、挑衅权臣,无人脸皮厚过她。他,帮她敲诈、帮她套路、帮她挑衅,还要装作不认识。皇子夺嫡,朝堂争斗,摇身一变为长公主的她:“驸马,你别苟着了!”

《锦衣天下:菜鸡驸马不要苟》 第2章 免费试读

“你浑说!”赵康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还欲反驳:“我确是奉了太子......”

“打!”

一声令下,早就憋屈了半天的护卫再不客气,棍棒不要钱地朝这起子混蛋招呼过去,看他们还敢不敢在府中撒野!

院内立刻响起鬼哭狼嚎的痛呼声,赵康的人被打得嗷嗷叫。

“啊呀,疼!凤轻彤,你大胆!竟敢抗旨不遵!”

赵康一边后悔没带会武的护卫,一边想往院外退,却被打得根本辨不清方向了。

“轻彤......”凤淑彤担忧地拉住凤轻彤的袖子,三妹自小顽劣成性,若是下手没个轻重,再徒惹事端......

凤轻彤给了大姐安慰的眼神,示意她别慌。 

“你才大胆!”凤轻彤冷笑一声,指着赵康怒斥:

“我太子哥哥是何等人中龙凤,怎会在幼弟新丧尽孝之际,提出迁居太子府的旨意?此等不忠不孝行径,你还敢说是‘太子旨意’?”

赵康被说得一噎,连呼痛都忘记了。

是,太子本意是为试探穆王府深浅。若能把凤玖软禁在太子府,他自然可以说奉太子之命,全了兄弟之谊。

可现在凤轻彤“不忠不孝”这么大一顶帽子口上来,太子怎会认下?

自然是他赵康顶缸。

“假传太子旨意为罪一,陷皇家于不忠不孝之地为罪二!擅闯灵堂不敬先辈,此为罪三!给本郡主狠狠地打!打残了我自会向皇伯父请罪!”

前世,赵康打着太子的由头带走了凤玖。凤玖体弱,住在太子府不足半年便感染风寒去世。

如今想来,这其中未必没有太子的手笔。

重来一世,凤轻彤绝不让穆王府的唯一的男丁血脉流落在外。

她的弟弟,必须留在穆王府。

“该!”饶是端庄贤淑的凤淑彤,此刻见赵康挨打亦十分解气,忍不住叫好。

望向三妹,凤淑彤眼底满是欣慰。

这王府,终是有人撑起来了。

“三郡主饶命!是在下的错!是在下的错!”

形势比人强,赵康不敌,只能低头认错。

“知错便好。”凤轻彤挥手,管家令护卫停手,整齐列队。

凤轻彤双手抱臂,清冽的凤眸眨了眨,一副等着赵康正式认错的样子,着实气人。

赵康眼底划过羞恼,鞠躬认错:“是在下假传太子旨意,本想照拂穆王府一二,倒是好心办了错事,还望三郡主海涵。”

“穆王府乃皇家正统血脉,自有皇家照拂,赵公子何必多管闲事。”

凤轻彤声音不大,冷眸满是挑衅:“还是先顾好自己吧......”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赵康又羞又恼:“三郡主教训得是。”

他带人欲走,管家和护卫仍堵在院门口,赵康气愤回头,“三郡主,在下已经道歉认错,这是何意?”

“上香。”

朱唇微启,凤家人齐齐让开一个位置,直通穆王及王妃灵柩。

“扰先人清净,赵康,你本罪该万死。念我父王母妃皆是宽厚之人,磕三个响头,滚蛋!”

赵康一行磕了头、灰溜溜地离开穆王府,全王府上下大快人心。

“三姐!”幼弟凤玖一双小眼睛亮晶晶地,崇拜地望着凤轻彤,“你刚才好厉害!”话音刚落,凤玖便再度咳嗽起来。

凤轻彤心疼地揉了揉他的小脑袋:“别在外间吹风了,回院去吧。”

前世,弟弟至死她都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如今重生,她定亲自看护,让弟弟一生顺遂。

不到十岁的小少年摇摇头,“弟弟想为父王母妃守灵。”

“别浑说!你的身子哪里能守灵?去上一炷香,赶紧回去歇着!”凤淑彤红了眼眶:“王府......可再承受不住失去任何了。”

这番话,说得凤家人都红了眼。

“......是,小玖听大姐的。”

幼弟回了后院,姐妹二人在院中说话。

“此番得罪了永庆侯府,那赵康恐怕不会善罢甘休。”凤淑彤轻叹一声。

父王母妃皆已离世,弟弟年幼,穆王府倒像是一块肥肉,任谁都想来撕咬一口。

“大姐莫怕,有我在,穆王府绝不会任人轻贱。”

凤轻彤眸底满是寒光,不管为什么重生,既然上天给了她机会,她便要改天换命,护穆王府满门荣光!

“好,好,你是个顶事的......”凤淑彤再度红了眼眶。

三妹素来顽劣,不知让父王母妃操了多少心。想不到,如今王府式微,反而是三妹出手,保全了王府,护住了弟弟。

是她没用。

凤轻彤摇摇头,握住大姐的手,“府中诸事还需要大姐费心,二姐醒过来了吗?”

“熙彤才哭晕过去......”

“二姐娇气些,等她醒了,帮大姐操持丧事。”

凤轻彤低声安慰:“咱们穆王府齐心协力,定能挺过这一关。”

“是,定能挺过去的。”凤淑彤擦了眼泪,坚强地道。

凤轻彤来到灵堂,朝父母叩拜磕头,上了三炷香。

父王,女儿迟来一步,未能挽留母妃性命。望您二人在天有灵,护我此行顺利!

凤轻彤挺直了脊背,眉宇间刚毅果敢,她上前两步,举起父亲的灵位擦了擦。

“父王,原谅女儿不敬,得用您一用了。”

“三妹......”凤淑彤诧异地望着凤轻彤恭敬地举着牌位离开灵堂。

举先人灵位,乃是忤逆之举啊!

“轻彤,你要做什么?”

“我出门一趟。”凤轻彤语气从容,仿佛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般。

“玲珑,跟上。”

“是!”

目送三妹离开小院,仿佛知道了三妹所图何事,凤淑彤再度红了眼眶。

轻彤,定要平安归来啊!

凤轻彤一边往宫门方向走,一边理清纷乱的思绪。

她已然接受了重生回到一年前的事实。

前世如今天这般,父王暴毙、母妃绝望自尽,赵康以太子名义软禁弟弟,当今圣上不颁谥号、不袭承王位,竟是让穆王府变成了一个空壳子。

这一整年,穆王府遭尽冷眼、尝遍世态炎凉,家中人竟没有一个得以善终!

法场满门抄斩,凤轻彤绝望嘶吼,老天无眼,让王府蒙冤,竟不得善终!

满目的血红沾染了凤眸,凤轻彤脚步一顿,深吸一口气,紧握着父王的牌位,仿佛能给她力量。

父王,母妃。女儿发誓,一定会将仇人欠下的血债一笔一笔地讨回来!

凤眸望向不远处的宫门,眼底划过一道精光。

首先,就把狗皇帝欠的谥号王位,讨回来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