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完整版)秦婉蓉陈不凡小说

2021-09-16 06:01

我的七个姐姐倾国倾城

推荐指数:10分

秦婉蓉陈不凡是作者谷峰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咱们接着往下看你答应吧,不然你忍心丢下妈妈,跟陈不凡出去住?秦婉蓉脸上充满了纠结。无论是陈不凡,还是林强东和田秀敏。那是她最亲的人,她一个也不想辜负,可偏偏最亲的人却水火不容,真让她头疼。

《我的七个姐姐倾国倾城》 第2章 愿做狗 免费试读

“什么?”

林副总愣了一下,而后忍不住噗地笑出了声,语气轻蔑。

“哈哈!你特么吓死宝宝了,老子今天还就要动这块地,不止动这块地,还要掘你祖坟,怎么滴,你来杀我啊?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是众城集团副总,你知道众城集团么?”

“在南江市,黑白两道听到众城集团的名号,都得颤三下。”

“你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农民,动老子根汗毛试试,分分钟搞死你!”

随后,嚣张跋扈地指着一个彪壮保安道:“去,叫人把挖土车开过来,掘坟!”

然而,话没说完。

林副总就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意,随后,眼前一黑。

啪!

陈不凡一巴掌甩在林副总脸上,直接把林副总打出三米开外,摔了个狗啃屎。

之前林副总的所作所为,陈不凡可以忍。

因为陈不凡敬重院长,不愿在院长陵墓前动手。

可自己的忍让,却被林副总当做软弱,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甚至扬言要掘院长的坟。

这彻底激怒了陈不凡。

看到这一幕,几个彪壮保安情不自禁得打了个冷战。

林副总都已经自报家门了,这傻比还敢动手,到底是有所仰仗,还是无知啊?

而且这家伙强得可怕,他们甚至都看不清对方是怎么出手的,林副总就飞出去了。

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工厂里拧螺丝?扯淡吧!

“你,你特么敢打我?老子是众城集团副总,你死定了!”

林副总脑袋都有些眩晕,挣扎着爬了起来,手指着陈不凡怒吼。

“众城集团算个屁!”陈不凡冷哼道:“你出言不逊,对家父不敬,今天你活不了了。”

“我去你大爷的!”林副总气得面红耳赤,随后,朝几个彪壮保安咆哮道:“你们特么的看戏呢,给老子上啊!”

陈不凡那犀利如鹰般的眼神,环视四周,盯的几个彪壮保安心里发毛,哪敢上去找死。

“怕什么?不就一个工厂拧螺丝的小农民么,给老子一起上,打死了我负责。”

听到林副总这话,几个彪壮保安站在四周,依然不敢上前一步。

这家伙是工厂拧螺丝的?我看你特么像掏大粪的,有本事你上啊!

就在这时,众城集团董事长海富贵,带着秘书,缓步踏入陵园。

“什么情况?怎么乱糟糟的,林东呢?”

秘书环顾四周,很快就看到了林副总:“董事长,林副总在那边,好像出事了。”

海富贵顺着秘书指的方向看去,目光在陈不凡身上掠过,落到林副总身上,然后那目光忽然又回到陈不凡身上,死死盯住,顿时呼吸都有些急促。

他怎么会在这里?

***之际,又注意到几个彪壮保安正手持铁棍,似乎要袭击陈不凡。

那可是西域主帅,大夏国最年轻的战神龙王啊!

海富贵顿时目呲欲裂,大喊了一声:“住手!”

那边,几个彪壮保安和林副总听到呵斥,回头一看,就看到海富贵满脸怒容得跑了过来。

董事长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啪!

立正,敬礼!

“董事长好!”几个彪壮保安齐刷刷的敬礼。

而海富贵跟没看到他们似的,直接奔陈不凡而去,脸上堆起阳光般和煦的笑容。

林东林副总看到海富贵跑过来,而且还是往陈不凡那边跑,顿时上前拦住海富贵,劝道:“董事长,您不能过去,那家伙是个危险人物。”

而后向几个彪壮保安发号施令。

“你们还不赶紧把那傻比轰出去,冲撞了董事长,你们负责得起吗?”

啊?林东这智障竟敢骂堂堂西域主帅是个傻比?

海富贵听得心惊肉跳,那张脸顿时沉了下来,怒斥道:“混账,这位是我的恩人,谁让你们这么无礼的!”

他知道,陈不凡的身份是机密,绝不能泄露,否则说出陈不凡的身份,能吓死这帮智障。

恩……恩人?

就凭那傻比?一个工厂拧螺丝的小农民?怎么可能会是董事长的恩人?

林东有些发懵,难以置信道:“董事长,您有没有搞错?这傻比是您恩人?”

“你特么才是傻比!”海富贵气得一巴掌打在林东脸上。

随后,胆战心惊地来到陈不凡跟前,作揖道:“恩人,海某御下无方,冲撞了您,请您恕罪!”

“海富贵!”陈不凡抬了下眼皮,看着海富贵说道:“你可真够行的,购地拆房建楼都搞到我家祖坟上来了,来来来,你说给我听听,你要在我家祖坟上盖楼还是建厕所?”

啊?这里是恩人的祖坟?我的天啊,我都干了些什么?

海富贵顿时吓出一声冷汗来,噗通,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

这一幕惊得在场所有人胆战心惊。

堂堂众城集团董事长,有权有势,却竟然给一个小年轻跪下了。

而林东更是吓的一股尿意充斥着膀胱。

自己到底得罪了何方神圣啊?

“恩人饶命啊,海某真不知道这里是您家祖坟,不然海某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您家祖坟上动土啊!”

“别演了。”陈不凡掏出支票簿,冷哼道:“你说个数,这块地我买了。”

海富贵战战兢兢道:“恩人,不就一块地么,海某这条命都是您救得,还谈什么钱啊!”

“公是公,私是私,你说个数,我派人送到你家里去。”

“海某罪该万死啊!”

听到这话,海富贵把脑袋都磕出血了。

这哪里是送钱,摆明了要我的小命啊!

“恩人,您就饶海某一条贱命吧,海某愿成做您的奴仆,为您效犬马之劳!”

为了活命,海富贵宁愿为奴,自尊什么的,跟小命比起来,一文不值。

然而,陈不凡却伸出食指晃了晃,淡然道:“你,还不够格。”

“愿,愿做狗,海某愿做您在南江的一条狗。”

海富贵哆嗦着嘴皮子,那语气,近乎哀求。

陈不凡沉吟了一会儿,淡漠道:“也罢,就给你这个机会。”

“叩谢主人,能做主人的狗,海某荣幸之至。”海富贵一脑袋磕在地上,感激涕零道。

这话还真是发自肺腑,能做西域主帅的狗,他海富贵以后都能当荣耀炫耀半辈子。

站在旁边瑟瑟发抖的林东,终于瘫倒在地,脑袋一片空白。

他终于明白,被自己当做工厂里拧螺丝的那个小农民有多强了。

强到董事长都只能做人家的一条狗。

而自己连做人家一条狗的资格都没有,却偏偏不长眼,往枪口上撞,而且还撞了不止一下。

就在林东心如死灰之际。

海富贵卑微的问道:“主人,林东屡次冲撞您,该如何处置?”

“打断双腿,令其披麻戴孝,给家父守灵一年。”陈不凡冷冷道。

“诺!”海富贵立刻朝几个彪壮保安喝道:“还愣着干什么?拉下去打!”

听到这话,林东哭爹喊娘的爬到陈不凡跟前,苦苦哀求道:“饶命啊,我有眼无珠,求您饶了我这一次,我也愿意做您的狗……”

然而,话没说完。

海富贵抢来铁棍,砸到林东头上,怒道:“靠,你特么还想跟老子平起平坐?”

这一铁棍打得林东头破血流,当场晕死过去,最后被几个保安跟拖死狗一样,拖了下去。

事情处置完毕。

陈不凡又心情沉重的站在墓碑前,看着荒凉的四周,深吸了一口气。

“海富贵,你听着,立刻找人为家父修砌新坟。”

“新坟要方圆十丈,要以白玉铺成,墓碑上,要以金漆为字,再找来本地贤士,为家父编写墓志铭,要以金石刻成,以供后世赞颂。”

“还有,新坟以外方圆三里,要筑成园林,引来百鸟争鸣,以伴家父长眠!”

海富贵毕恭毕敬道:“诺!”

……

婉蓉珠宝是国内知名珠宝品牌,连锁店破万家。

创始人正是陈不凡的大姐,秦婉蓉。

陈不凡找到她并不难,可到公司前台一问,正巧秦婉蓉去门店视察,不在公司。

最让陈不凡感到纳闷的,秦婉蓉身为创始人,竟然只是公司总裁,而董事长另有其人。

怀着疑惑,陈不凡又赶往门店。

既然大姐去视察门店,那他正好可以买点首饰,给大姐做见面礼。

半小时后,陈不凡终于在万寿路的婉蓉珠宝店见到了大姐秦婉蓉。

坦白说,秦婉蓉要比照片上的漂亮多了。

眉如翠羽,肌似羊脂,洁白的瓜子脸上,找不出一丝瑕疵。

此时,正身穿黑色职业套装,长发盘在脑后,亭亭玉立地站在几名员工前面训话。

陈不凡站在马路对面,眼睛通红,童年时的记忆瞬间涌上心头。

一时间,站在那里,竟有些***。

就在陈不凡***之际。

婉蓉珠宝店冲进来四个戴头套的劫匪。

四个劫匪身背蛇皮袋,二话不说,进店就开枪,柜台收银员顿时倒在血泊中。

这一幕吓坏了在场所有人,同时惊醒了马路对面的陈不凡。

推荐阅读: